斗破蒼穹》 最新章節: 第一章五帝破空(11-15)      第一千六百二十二章雙帝之戰(上)(11-15)      第一千六百二十三章雙帝之戰(下)(11-15)     

斗破蒼穹823 最終勝者


  桌子爆裂而開。木屑四處飛射,然而蕭炎臉色卻是沒有絲毫變化,手中端著的茶杯,宛如平靜湖面般,泛不起絲絲漣漪。
  對于那位面色陰狠的中年男子的森然聲音,蕭炎抬起眼來,輕瞥了他一眼,緩緩的道:“一些渣滓而已,殺了也就殺了。”
  見到蕭炎居然直接承認了下來,周圍那些眾多圍觀者也是略感訝異,旋即心中有些恍然,看來這年輕人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燈,不然的話,在這種場合還敢如此說話,那便是傻子了。
  聽得蕭炎此話,那一干赤膊大漢眼中兇芒猛然大盛,目光泛著獰然的盯著蕭炎,看那模樣,似乎只要那中年人一身令下,便是會直接將后者撕碎一般。
  “小子,夠狂。也正如你所說,那群人大多都是實力不濟的渣滓,殺了也就殺了,不過可惜,在那群渣滓之中,還有著我一位不爭氣的親侄子,你說,此事如何解決?”中年男子臉龐微微抖動,旋即森冷的道,聲音之中,充斥著難以掩飾的殺意。
  聞言,蕭炎眼眸微抬,旋即在眾目睽睽之下,輕抿了一口茶水,淡淡的道:“即便我預先知道,也不會留手。”
  蕭炎此話,在引起周圍眾人嘩然時,也是徹底令得面前這位中年人臉色陰沉了下來,在暴怒之下,他卻是逐漸的平靜了許多,能夠在這種情況下如此平淡,不是本身實力超強,恐怕便是身后有著什么大背景。
  心中閃過些許念頭,中年人壓下心中暴溢的殺意,目光緩緩在蕭炎身上掃視,旋即聲音陰冷的道:“奎狼幫幫主奎剎,小子,今**若能搬出一尊讓我忌憚的勢力背景。那這個虧,我就自己咽下去了!”
  “不用試探了,放心,我們是獨自三人,背后沒什么勢力,所以你也不用擔心。”聞言,蕭炎卻是一笑,道。
  蕭炎話語一落,大廳中頓時爆發出一陣哄笑聲,而在這般噙著些許嘲諷的笑聲下,那奎剎嘴角也是一陣抽搐,眼中殺意暴涌。
  “嗤!”
  心中殺意暴涌,某一刻,奎剎身形猛的一動,右腿掄起,身體成半旋空之狀,右腳帶著一股兇悍勁風,直接是撕裂了空氣,狠狠的對著蕭炎腦袋怒甩而去。
  奎剎這說動手就動手的狠辣心態,倒是令得不少人驚呼了一聲,這家伙果然如傳聞所說。是一個徹徹底底的滾刀肉。
  面對著奎剎這般極其突兀的兇悍攻勢,蕭炎卻是連眼睛都不抬一下,右手輕拂而出,瞬息后便是輕飄飄的與奎剎右腿撞擊在了一起,當下一道低沉聲音爆響,旋即一道勁風漣漪擴散而出,周遭的桌子,盡數爆裂開來。
  手腳一觸便分,蕭炎身形紋絲不動,不過所坐的椅子,卻是突然爆裂成一團粉末,而反觀那奎剎,卻是腳步噔噔的連退了好幾步,這短短一回合的交手,雙方實力強弱,頓時一眼便分。
  “這小子竟然也是一名斗皇強者?”這短暫的交手,直接暴露了蕭炎的實力,當下大廳中那些目光之中,涌上了一絲震驚,斗皇強者在黑角域并非沒有,然而能夠像蕭炎如此年輕的,倒是寥寥無幾。
  而一般來說,越是更早的達到斗皇層次,那么便是說明一個人的修煉天賦以及潛力越加強橫,像蕭炎這種年齡,明眼人皆是知道,只要給予他足夠的時間,日后定然有機會成為一名斗宗強者,甚至。若是機緣足夠的話,即便是斗尊強者,也未必不可能。
  穩下身形的奎剎,臉龐之上也盡是震驚,他同樣未曾想到過,以蕭炎這般年齡,居然會是一名與其同階別的斗皇強者,而且,從先前的交手來看,似乎對方的等級,還要比自己更高一些!
  以奎剎這三星斗皇的實力,根本就難以察覺蕭炎的真實實力,因此先前說話,方才會如此囂張。
  “這次真是瞎眼了...”心中深吸了一口冷氣,奎剎那滿心的殺意,此刻也是被澆了一盆冷水,先前接到消息,他也是被暴怒沖昏了頭腦,沒想到這帶著人沖過來,對方實力居然如此之恐怖。
  在周圍那一道道目光注視下,奎剎臉色一陣青一陣白,心中念頭飛速轉動,片刻后。渾身兇煞之氣一收,對著蕭炎一拱手,沉聲道:“在下技不如人,這恩怨,我記在心中,日后再來討還。”
  說完,他一揮手,便是欲帶著人有些狼狽的離開。
  然而就在其轉身時,蕭炎卻是突然緩緩的道:“奎幫助把在下當做什么了?想動手就動手?想走就走?”
  距離拍賣會開始,還有著幾日時間,而他想要在這段時間獲得安靜。那么便是得展露一些手段,而這奎剎自動送上門來,蕭炎自然是不會讓他隨意離開,這種送上門用來立威的人,放過了,可真是有些可惜了。
  身形一滯,奎剎望著蕭炎,后者眼眸中,同樣是閃爍著些許殺意。
  “你想如何?這里可是黑皇宗的地方。”感受到蕭炎眼中的殺意,奎剎臉色也是微微一變,道。
  “接她三拳,接得過,便走,接不過,死!”蕭炎指著一旁的紫研,淡淡的道。
  見到蕭炎指來,紫研先是一怔,旋即小臉上頓時涌上躍躍欲試的興奮之色。
  周圍一道道目光順著蕭炎手指望去,瞧得那粉雕玉琢般極為可愛的紫研,臉龐上頓時涌現一抹古怪之色,這個家伙,竟然讓一個小女孩去跟奎剎出手?
  那奎剎同樣是為此怔了半晌,旋即心頭涌上一股怒火,冷笑道:“我可以接你三拳,不用拿一個小女娃出來,免得到時候打死了,還得惹一身麻煩。”
  蕭炎卻是不理他,偏頭對著紫研微笑道:“動手吧,不用留手。”
  “嗯!”紫研重重的點了點小腦袋,旋即十指緊扣,微微一按,骨頭間頓時爆發出一陣噼里啪啦的聲響,邁著小步子,走向奎剎。
  “這是你自找的,老子可沒什么尊老愛幼的愛好,她出了什么事,那就怪你自己!”見到紫研對著自己走來。奎剎心頭怒火更甚,沖著蕭炎咬牙切齒的道。
  在奎剎說話間,紫研已至其面前,寶石般的大眼睛斜瞥了這個身高是你兩三倍的大漢,然后小拳頭緊握,最后在周圍那一道道啞然失笑的目光下,直接就是對著奎剎直轟而去。
  拳頭出手,陡然間,一道空氣炸裂的音爆之聲,猛然在大廳之中響起,旋即眾多喧嘩聲音噶然而止,一道道目光,震驚的望著那在小拳頭的揮動下,出現了一個巨大弧度的空氣凹槽。
  在那音爆之聲響起的霎那,那奎剎臉色也是瞬間大變,體內斗氣幾乎是在同一時間暴涌而出。
  斗氣涌出,奎剎還來不及松口氣,紫研的拳頭,便已是臨體,旋即,一股鋪天蓋地的可怕力量,如山洪般的傾瀉而出!
  “噗嗤!”
  繚繞在身體表面的斗氣,在那小拳頭可怕的力量之下,直接被撕裂而開,紫研的拳頭,便是正正的落在其胸膛之上,頓時,一口鮮血,在周圍那一道道驚愕目光的注視下,爆噴而出。
  鮮血在半空凝成血霧,而奎剎的身體,則是猶如受到重擊的沙袋般,直挺挺的對著后方倒飛而出,沿途所碰撞的桌椅直接被震裂成粉末,如此在倒飛了幾十米之后,終于是狠狠的撞擊在一根巨大的柱子之上,當下整個大廳都是出現了細微的晃動。
  滿場寂靜無聲,所有目光皆是凝固在紫研與那嘴中吐著鮮血的奎剎身上,誰都未曾想到過,這在前者那小小的身軀之中,居然隱藏著如此可怕的力量!
  震驚之余,一道道目光轉向那至始至終臉頰上都是噙著一抹微笑的蕭炎身上,心中越發的覺得后者的神秘。
  到得現在,絕大部分人心中,都是在蕭炎那張微笑的臉上貼上了一個危險的標簽,這黑角域之中,果然不能以貌取人。
  一拳直接打飛奎剎,紫研卻是沒有就此罷休,腳尖一點地面,身體就猶如炮彈一般的暴射而出,旋即拳頭再度緊握,狠狠的對著那已受重傷的奎剎暴沖而去。
  望著紫研此舉,那奎剎眼中頓時閃過一抹驚駭,高聲叫道:“莫少,救我!”
  其聲音剛剛落下,紫研身形如飛燕般的閃掠而至,而就在其拳頭轟擊而出時,一道清朗淡笑聲,卻是突然在大廳之中響起:“呵呵,這位小姑娘,出手何必如此之重?黑皇閣中,可不能出現死傷哦。”
  笑聲落下,一道白影突然如鬼魅般的閃掠而出,旋即出現在奎剎面前,雙手微曲,旋即詭異一旋,只見得紫研身形,便是從其身旁滑了開去,措不及防下,差點摔倒而去。
  紫研穩住身形,小臉上浮現一抹怒色,腳尖一彈,身形再度對著那出現的白衣人怒沖而去。
  瞧得紫研再度猛沖而來,那白衣人淡淡一笑,雙手再度詭異一扭,手掌一探一曲,便是將紫研雙拳握住,輕輕一拖,旋即猛然推出!
  這位白衣人似乎極其擅長對付剛猛之力,紫研的攻擊,不僅被其盡數卸開,然而還有著余力反震她,看其這一推,看似柔和,但其中力量也是相當之猛,若是紫研不可閃避的話,想必也會被震退幾十米,甚至,說不得還會略有受創。
  身處半空,紫研閃避起來自然異常麻煩,而對方經驗似乎極為豐富,出手間,幾乎將其退路封死,一時間,紫研居然是無路可退。
  然而,就在那白衣人推手施展而出時,一道黑影也是詭異般的閃現而出,旋即一手搭住紫研身體,往后一扯,五指猛然緊握,旋即帶起一股熾熱勁風,狠狠轟出。
  拳頭與那蘊含著暗力的推手相撞,爆發出一陣沉悶聲音,勁風擴散間,兩人皆是后退了一步。
  將紫研放下,蕭炎緩緩抬頭,目光望向那名出手的白衣人,漆黑眸中,掠過許些寒意。
  “對一個小女孩出這般重手,閣下是不是過分了點?”
  (第三更。
  最后七天,求聲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