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蒼穹》 最新章節: 第一章五帝破空(11-14)      第一千六百二十二章雙帝之戰(上)(11-14)      第一千六百二十三章雙帝之戰(下)(11-14)     

斗破蒼穹720 赫乾

云韻的離開,蕭炎沒能阻攔,因為他心中也清楚,云韻雖然對其毀滅了云嵐宗并沒有抱太大的恨意,可不管如何說,她都是云嵐宗的宗主,云嵐宗的毀滅,不可能沒有在其心中留下一個芥蒂疙瘩,她或許同樣想留在蕭炎身旁為其盡一點力,可她的內心深處,卻是對此隱隱的有著一點抗拒。
  這份抗拒,來自她對云嵐宗的情感,來自云嵐宗對她多年的培養。
  云韻此次離開加瑪帝國,或許也是有著想要用時間來將心中的那絲抗拒化解的緣故,也正如她所說,若是她哪一天能夠將云嵐宗深深的放進心底深處而不去掀起,那么她便是能夠回來。
  以蕭炎如今的實力以及身旁的強者,想要強行留下云韻,并不難,但是他卻并不想將之栓在身旁,對于云韻,他有著一種特殊的情感。當年年少,魔獸山脈的那些事,令得他始終難以忘懷,那山洞中所生的一幕春事,偶爾回想,便是會令得他心中蠢蠢欲動。
  所以,為了讓云韻化解心中的那份心結,他并未阻攔。
  蕭炎在云嵐山上停留了三天時間,而三日之后的清晨,云韻終于是不再拖延,她害怕自己繼續留在他身邊,會令得自己好不容易升起的離開念頭隨之消散,所以,在趁著蕭炎閉目修煉時,她帶著納蘭嫣然悄然離開。
  輕輕離開的云韻,并沒有現,在其轉身時,那緊閉眼眸的蕭炎,卻是緩緩睜開了眼瞼,視線柔和的望著那動人身影,卻是并未出聲阻攔,任她騰空而去,最后迅的消失在視野之中。
  在云韻身影徹底消失在蕭炎視線中時,他面色也是悄然一黯,伸手取過整齊疊在一旁的深藍色內甲,其上還殘留著一點點淡淡幽香。
  手指劃過內甲邊緣處的那些細微裂縫,蕭炎眼中柔和更盛。當年這件內甲幾次救了他的命,期間掉落了不少碎片,而最后這些碎片,都是在他離開加瑪帝國后,被云韻默默的苦尋而回,然后再度嵌入其中,當然,也有著一些因為種種緣故而難以尋回,這些都被云韻用同樣物體,細心縫補。
  雖說這內甲當年是云韻的貼身之物,因此彼此有著細微的聯系,但想要在這龐大的帝國中找尋那小小的碎片,也是要付出極為龐大的心血,因此,光是這一點,便是足以令得蕭炎放棄以往的任何芥蒂。
  將內甲鄭重的收入納戒之中,蕭炎深深一嘆,旋即站起身來,目光望向云韻消失的方向,半晌之后,喃喃道:“一路保重。”
  沉默片刻。蕭炎肩膀微微一顫,碧綠色的火翼浮現身后,旋即輕輕一振,便是對著帝都的方向掠去,在這三日時間中,蕭炎的傷勢出人意料的完全康復,而且幾次斗氣在經脈流淌間,都是令得他隱隱感覺到斗皇階別的那一層障壁,但這,卻只是感覺,真正的突破,并沒有出現。
  想要突破到斗皇階別,其難度遠蕭炎所料,即便他經歷了與云山的那一場生死大戰,可距此,依然有著一些距離。
  不過蕭炎對此并沒有多少焦急,因為他能模糊的知道,自己晉入斗皇,已經并不遠,或許只是需要一個小小的契機,那突破,便是會水到渠成般的到來。
  “斗皇...”身形如閃電般的飛掠過天空,留下一道淡淡的黑影,蕭炎微瞇著眸子,袖袍中的拳頭卻是緊緊的握了起來,以他此刻的戰斗力,在全力之下施展除了三色火蓮之外的所有斗技,他能夠與斗皇巔峰階別的強者一戰而勝率頗高,而若是施展三色火蓮。那便是能夠絕對擊殺斗皇巔峰強者,并且甚至連三星以下的斗宗強者,都是會受不輕的傷,若是有更倒霉的,則就會如云山那般,措手不及下面內斗氣被炸得出現滯塞,而面臨接下來的真正致命攻擊。
  但后者的幾率,并不算大,蕭炎當日若非借助著幾分運氣,也決然不可能將云山擊殺,而且這擊殺,還是拼得自己重傷的前提,這之中,很是有著一些以命搏命的味道,畢竟不管如何說,蕭炎的真實實力,也不過才斗王巔峰而已,這個層次,與斗宗強者,差了太多,若非是蕭炎掌控著好幾種威力不凡的斗技,根本不可能在斗宗強者手中堅持過二十回合。
  但若是蕭炎成功突破到斗皇階別,那么憑借著體內“焚決”功法玄妙以及一干不弱斗技。斗皇階別中,若非特殊情況,應該是難尋敵手,甚至遇見了斗宗強者,就算不使用三色火蓮這個殺手锏,也是能夠憑借雙翼疊加的恐怖度與之周旋一二,然后尋找機會逃跑,這也就是說,只要達到斗皇階別,日后蕭炎在斗宗強者手中,也是有著逃生之能。甚至若是敢用命一拼施展三色火蓮,也是能夠有幾分的幾率,將三四星以下的斗宗強者,擊殺毀滅!
  當然,這種幾率,有著太大的冒險性,畢竟一旦殺不了對方,恐怕那時候便將會是蕭炎的死路!
  “那魂殿的一個護法,便是有著斗宗階別的實力,也不知道其內究竟有著多少個這樣的強者,想要將父親與老師救出來,看來至少也是得達到斗皇巔峰乃至斗宗初期方才有可能,不然的話,即便強行前去,也只是自投羅網的下場,到得那時,可就真正的全完了。”狂風在蕭炎耳邊呼嘯,下方景物飛一般的向后閃掠著,蕭炎心中也是念頭飛轉。
  “薰兒走前也說過,在未達到斗宗實力時,不能去尋她,想必她那種族實力也不會遜色于“魂殿”,唉...這路,可還遠著啊...”心中一聲輕嘆,蕭炎面色逐漸堅毅,他從當年那家族廢物一步步的走到如今整個加瑪帝國強者都是要仰視的地步,其中的付出,常人難及,萬事開頭難,既然如今他已經度過了最為艱難的時期,后面的阻礙,已經不能令得他有絲毫的退縮與畏懼。
  現在的他,已經不再是當年那個年少無知的倔強少年!
  “父親,老師...薰兒,等著我吧,蕭炎,不會讓你們失望的!”
  深吸一口氣。蕭炎肩膀一顫,碧綠火翼變得濃郁許多,飛掠度也是陡然暴增,最后化為一道黑色閃電,徑直對著那已出現在視線之內的龐大帝都,掠飛而去。
  一路飛進帝都,片刻后,便是出現在了蕭府上空,身形一拐,便是迅閃掠而下。
  在蕭炎身形落進蕭府半空時,府中一些陰暗處,人影陡然閃動,泛著寒芒的武器在掌中閃爍,散著森冷光澤。
  然而這些黑影剛剛沖出黑暗,準備對這不之客攔截時,一股雄渾氣勢卻是從天而降,將他們將要彈射的身形盡數壓下,與此同時一道淡淡的聲音也是傳進眾人耳中。
  “不要慌,是我。”
  聽得這熟悉的聲音,那些黑影方才頓下身形,單膝跪地,對著懸浮半空的黑袍青年行了一禮,旋即再度如鬼魅般縮進黑暗之中,將整個蕭府都是納入防衛之中。
  “二哥培養的這些屬下果然不錯,雖然血腥氣太重,可卻戰力非凡,有他們守護蕭府,尋常強者怕是難以潛入,至于更強者,府中還有著美杜莎,紫研等人,一進入,定然也會被察覺。”目光微閃的望著那些縮回的黑影人,蕭炎輕聲喃喃道。
  心中想起紫研,蕭炎卻是突然想起那日在云嵐宗上,這個小妮子竟然抵擋下了吞噬云山靈魂后,實力大漲的鶩護法一擊,這可當真是有些不同凡響,要知道,那個狀態的鶩護法一擊,恐怕連海波東,加刑天這樣的斗皇巔峰強者,都是不敢輕易接下,而這個妮子,卻是硬接而下,除了有些虛弱外,并未受太大的傷害。
  “看來這妮子本體果然如老師所說,頗為不凡啊,等我晉入斗皇階別,那么煉制化形丹便是有了一些把握,到時候定要給她煉制一枚,讓我看看其本體究竟是何物,居然有此能耐。”
  蕭炎身形落進蕭府中,然后順著小道,片刻后,來到了客廳處,其中隱隱傳來蕭鼎等人談話聲,他微微一笑,推門而入。
  突然推門進來的蕭炎,也是令得蕭鼎蕭厲二人一怔,旋即大喜的迎了上來。
  “你若是再不回來,我們就得請海老去云嵐山找你了。”蕭厲拍了拍蕭炎肩膀,無奈的道。
  蕭炎笑了笑,并未說這三日所生之事,目光轉向蕭鼎,輕笑道:“大哥,明日便可以將法犸會長以及幾大家族族長邀請而來,保護我蕭家的勢力,是到組建的時候了。”
  聞言,蕭鼎眼中掠過一抹驚喜,道:“你傷勢痊愈了?”
  蕭炎含笑點頭,望著兩人欣喜的目光,心中輕聲喃喃道:“蕭家,將會越云嵐宗,成為這加瑪帝國的主宰!父親,您的意愿,我一定會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