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蒼穹》 最新章節: 第一章五帝破空(11-15)      第一千六百二十二章雙帝之戰(上)(11-15)      第一千六百二十三章雙帝之戰(下)(11-15)     

第六章煉藥師

古匣子之內,一枚通體碧綠,龍眼大小的藥丸,正靜靜的躺臥,而那股誘人的異香,便是從中所發。在斗氣大陸,想要成為一名真正的斗者,前提便是必須在體內凝聚斗之氣旋,而凝聚斗之氣旋,卻是有著不小的失敗率,失敗之后,九段斗之氣,便將會降回八段,有些運氣不好之人,說不定需要凝聚十多次,方才有可能成功,而如此重復的凝聚,卻讓得人失去了最好的修煉時間段,導致前途大損。
  聚氣散,它的作用,便是能夠讓一位九段斗之氣,百分之百的成功凝聚斗之氣旋!
  這種特效,讓得無數想要盡早成為斗者的人,都對其垂涎不已,日思夜想而不可得。
  說起聚氣散,便不得不說制造它的主人:煉藥師!
  斗氣大陸,有一種凌駕于斗者之上的職業,人們稱他們為,煉藥師!
  煉藥師,顧名思義,他們能夠煉制出種種提升實力的神奇丹藥,任何一名煉藥師,都將會被各方勢力不惜代價,竭力拉攏,身份地位顯赫之極!
  煉藥師能夠擁有這般待遇,自然與它的稀少,實用有關,想要成為一名煉藥師,條件苛刻異常。
  首先,必須自身屬性屬火,其次,火體之中,還必須夾雜一絲木氣,以作煉藥催化之效!
  要知道,斗氣大陸人體的屬性,取決于他們的靈魂,一條靈魂,永遠都只具備一種屬性,不可能有其他的屬性摻雜,所以,一個軀體,擁有兩種不同強弱的屬性,基本上是不可能。
  當然,事無絕對,億萬人中,總會有一些變異的靈魂,而這些擁有變異靈魂之人,便有潛力成為一名煉藥師!
  不過單單擁有火木屬性的靈魂,卻依然不能稱為一名真正的煉藥師,因為煉藥師的另外一種必要條件,同樣是不可缺少,那便是:靈魂的感知力!也稱為靈魂塑造力!
  煉制丹藥,最重要的三種條件:材料,火種,靈魂感知力!
  材料,自然是各種天材地寶,煉藥師畢竟不是神,沒有極品的材料,他們也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所以,好的材料,非常重要!
  火種,也就是煉藥時所需要的火焰,煉制丹藥,不可能用普通火,而必須使用由火屬性斗氣催化而出的斗氣火焰,當然,世間充斥著天地異火,一些實力強橫的煉藥師,也會取而用之,用這些異火來煉藥,不僅成功率會高上許多!而且煉出的丹藥,也比普通斗氣火焰煉出的丹藥,藥效更濃更強!
  由于煉藥是長時間的事,長時間的煉制,極其消耗斗氣,因此,每一位杰出的煉藥師,其實也都是實力強橫的火焰斗者!
  最后一種條件,便是靈魂感知力!
  在煉藥之時,火候的輕重是重中之中,有時候只要火候稍稍重點,整爐丹藥,都將會化為灰燼,導致前功盡棄,所以,掌控好火候,是煉藥師必須學會的,然而想要將火候掌控好,那便必須需要強悍的靈魂感知力,失去了這點,就算你前面兩點做得再好,那也不過是無用之功罷了!
  在這種種苛刻的條件之下,有資格成為煉藥師的人,當然是鳳毛麟角,而煉藥師少了,那些神奇的丹藥,自然也是少之又少,物以稀為貴,也因此,才造就了煉藥師那尊貴得甚至有些畸形的身份。
  ……
  大廳之中,聽著三位長老的驚聲,廳內的少年少女們,眼睛猛的瞪大了起來,一雙雙熾熱的目光,死死的盯在葛葉手中的玉匣子。
  坐在父親身旁的蕭媚,粉嫩嬌舌輕輕的添了添紅唇,盯著玉匣子的眸子眨也不眨…
  “呵呵,這是本宗名譽長老古河大人親自所煉,想必各位也聽過他老人家的名諱吧?”望著三位長老失態的模樣,葛葉心頭忍不住的有些得意,微笑道。
  “此藥竟然還是出自丹王古河之手?”聞言,三位長老聳然動容。
  丹王古河,在加瑪帝國中影響力極其龐大,一手煉藥之術,神奇莫測,無數強者想對其巴結逢迎,都是無路可尋。
  古河不僅煉藥術神奇,而且本身實力,早已晉入斗王之階,名列加瑪帝國十大強者之一。
  如此一位人物,從他手中傳出來的聚氣散,恐怕其價值,將會翻上好幾倍。
  三位長老喜笑顏開的望著玉匣子中的聚氣散,如果家族有了這枚聚氣散,恐怕就又能創造一名少年斗者了。
  就在三位長老在心中尋思著如何給自己孫子把丹藥弄到手之時,少年那壓抑著怒氣的淡淡聲音,卻是在大廳中突兀響了起來。
  “葛葉老先生,你還是把丹藥收回去吧,今日之事,我們或許不會答應!”
  大廳噶然一靜,所有目光都是豁然轉移到了角落中那揚起清秀臉龐的蕭炎身上。
  “蕭炎,這里哪有你說話的份?給我閉嘴!”臉色一沉,一位長老怒喝道。
  “蕭炎,退下去吧,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不過這里我們自會做主!”另外一位年齡偏大的老者,也是淡淡的道。
  “三位長老,如果今天他們悔婚的對象是你們的兒子或者孫子,你們還會這么說么?”蕭炎緩緩站起身子,嘴角噙著嘲諷,笑問道,三位長老對他的不屑是顯而易見,所以他也不必在他們面前裝慫。
  “你…”聞言,三位長老一滯,脾氣暴躁的三長老,更是眼睛一瞪,斗氣緩緩附體。
  “三位長老,蕭炎哥哥說得并沒有錯,這事,他是當事人,你們還是不要跟著參合吧。”少女輕靈的嗓音,在廳中淡然的響起。
  聽著少女的輕聲,三位長老的氣焰頓時消了下來,無奈的對視了一眼,旋即點了點頭。
  望著萎靡的三位長老,蕭炎回轉過頭,深深的凝視了一眼笑吟吟的蕭薰兒,你這妮子,究竟是什么身份?怎么讓得三位長老如此忌憚…
  壓下心中的疑問,蕭炎大步行上,先是對著蕭戰恭敬的行了一禮,然后轉過身面對著納蘭嫣然,深吐了一口氣,平靜的出言問道:“納蘭小姐,我想請問一下,今日悔婚之事,納蘭老爺子,可曾答應?”
  先前瞧得蕭炎忽然出身阻攔,納蘭嫣然心頭便是略微有些不快,現在聽得他的詢問,秀眉更是微微一皺,這人,初時看來倒也不錯,怎么卻也是個死纏爛打的討厭人,難道他不知道兩人間的差距嗎?
  心中責備蕭炎的她,卻是未曾想過,她這當眾的悔婚之舉,讓得蕭炎以及他的父親,陷入了何種尷尬與憤怒的處境。
  站起身來,凝視著身前這本該成為自己丈夫的少年,納蘭嫣然語氣平淡嬌柔:“爺爺不曾答應,不過這是我的事,與他也沒關系。”
  “既然老爺子未曾開口,那么還望包涵,我父親也不會答應你這要求,當初的婚事,是兩家老爺子親自開口,現在他們沒有開口解除,那么這婚事,便沒人敢解,否則,那便是褻du死去的長輩!我想,我們族中,應該沒人會干出這種忤逆的事吧?”蕭炎微微偏過頭,冷笑著盯著三位長老。
  被蕭炎這么大頂帽子壓過來,三位長老頓時不吭氣了,在森嚴的家族真,這種罪名,可是足以讓得他們失去長老的位置。
  “你…”被蕭炎一陣搶白,納蘭嫣然一怔,卻是尋不出反駁之語,當下氣得小臉有些鐵青,重重的跺了跺腳,吸了一口氣,常年被慣出來的大小姐脾氣也是激了出來,有些厭惡的盯著面前的少年,心中煩躁的她,更是直接把話挑明:“你究竟想怎樣才肯解除婚約?嫌賠償少?好,我可以讓老師再給你三枚聚氣散,另外,如果你愿意,我還可以讓你進入云嵐宗修習高深斗氣功法,這樣,夠了嗎?”
  聽著少女嘴中一句句蹦出來的誘人條件,三位長老頓時感覺呼吸變得急促起來了,大廳中的少年們,更是咕嚕的咽了一口唾沫,進入云嵐宗修習?天吶,那可是無數人夢寐以求的啊…
  在說完這些條件之后,納蘭嫣然微揚著雪白的下巴,宛如公主般驕傲的等待著蕭炎的回答,在她的認知中,這種條件,足以讓任何少年瘋狂…
  (求收藏,求推薦^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