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蒼穹》 最新章節: 第一章五帝破空(11-14)      第一千六百二十二章雙帝之戰(上)(11-14)      第一千六百二十三章雙帝之戰(下)(11-14)     

斗破蒼穹523 一號修煉室


  青色的蓮子安靜的躺在蕭炎手中,微微散發著淡淡的光芒,其體積雖然頗小,但是其中所蘊含的雄渾熾熱能量,即使是劉長老與郝長老兩人,臉龐之上都是布滿著驚異。
  這枚青色蓮子,正是當年蕭炎在塔戈爾大戈壁搜尋青蓮地心火時所得到的附加品,地火蓮子,這種火蓮子是經過長久歲月的火屬性能量凝聚而成,因此對于火屬性的人修煉大有益處,當初這地火蓮子蕭炎總共都只得到十一枚,曾經自己服下過一枚,因此如今也只是尚還剩余十枚而已。
  藥老當初在蕭炎初得到地火蓮子時便說過,盡量少在外人顯露,不然惹得人起貪婪心的話,定會憑空生出許多麻煩,但今時不同往日,如今的蕭炎已經再非當年的小小斗師,如今身上諸多底牌,即使是面對斗王強者,也是能夠全身而退,再者,身處這內院之中,倒也不必擔心這些長老會因為垂xian他的東西而暗中下手。
  房間之中,氣氛頗為安靜,熾熱的能量微微波動,猶如在房內刮起淡淡的熱風一般。
  劉長老眼睛直直的盯著地火蓮子,眼中的光芒越來越盛,如此雄渾的能量,他若是能夠盡數煉化的話,恐怕那遲遲未見動靜的實力,將會再次取得精進!心中重重的嘆息了一聲,沒想到蕭炎竟然能夠拿出這等奇寶,雖說這地火蓮子比不上斗靈丹對斗王強者的吸引力大,但是劉長老也清楚,若是想以這枚六階水系魔核換取斗靈丹的話,除非真正的遇見一些冤大頭,不然的話,想要從別的煉藥師手中換取到斗靈丹,那應該頗為困難,先前說出這等交換條件,倒也真如郝長老所說,有著一點獅子張口的意思。
  “咳。”忽然響起的輕輕咳嗽聲,.將陷入沉默的兩位長老驚回了神來,互相對視了一眼,皆是訕訕一笑。
  劉長老干咳了一聲,,原本略沉的臉龐,此刻也是多出了幾分笑意:“不知道你這東西,究竟是何物?”
  “地火所凝聚而成的蓮子,,據說這種蓮子,想要凝聚成形的話,怕至少也是需要百年的歲月。”蕭炎笑了笑,反正無人認識它,就算他說是千年,怕對方也只能愕然相對吧。
  “哦。”微微點了點頭,劉長老面皮抖動了幾下,。
  “劉長老,怎樣?這枚地火蓮子雖然比不上斗靈丹,,特別它還擁有著如此精純的火屬性能量,這對你的好處,恐怕遠非那枚六階水系魔核可以相比。”蕭炎微笑道。
  劉長老tian了tian嘴,神情很是猶豫不決,,但是就這樣便將手中最珍貴的六階魔核交換出去,短時間內,這實在是有些令他難以接受,手指輕輕的敲打著桌面,臉龐上的神情變幻不定,許久后,緩緩開口道:“這一枚地火蓮子便要換六階魔核,我可是很有些吃虧啊...”話到最后,他卻是猛的一拍桌子,道:“你若是再拿出一枚地火蓮子,我也忍了心痛,將這六階魔核給你了。“
  一旁,,郝長老臉皮抖了一抖,卻是并未開口cha嘴,只是拿著目光斜瞟了蕭炎一眼,似是在看他的決定。
  蕭炎微微皺了皺眉,這地火蓮子極為珍稀,他一直以來不到關鍵時刻都是舍不得服用,因為誰也不清楚日后是否煉制一些更高品階的丹藥時會需要到它們,這東西僅僅與青蓮地心火生在一處,可青蓮地心火這等異火,天下間能夠尋到幾處?所以,這些地火蓮子,幾乎是用一枚就少一枚,如今拿出一枚來與劉長老交換六階魔核便已經是極xian,若在添加的話,則該輪到蕭炎肉痛了。
  “唉,這地火蓮子我也只是僥幸得到一枚,劉長老yao我再添一枚,卻是真的讓我為難了。”嘆息了一聲,蕭炎搖了搖頭,緩緩收攏掌心,將地火蓮子緩緩收回,看樣子竟然是有種放棄交換的打算。
  而瞧得蕭炎這般舉動,劉長老眼中頓時閃過一抹焦慮,強行壓住心中的沖動,沖著蕭炎強笑道:“小家伙,這地火蓮子雖然珍稀,可你也應該清楚六階魔核的價值,足以匹敵斗皇強者的魔獸,有多少人敢打它們的注意?這內院中的諸多長老,除了大長老之外,或許我手中這枚六階魔核是唯一的一顆。”
  說這話的意思,無疑是暗中提醒蕭炎,這內院中,就他一人手中有一枚六階魔核,若是不與他交換的話,恐怕就只能落個兩手空空的結果了。
  “我倒是想,但可惜,拿不出長老所需要的價碼。”劉長老雖然將眼中的焦慮收斂得頗好,但是其本性便不適合干這種隱匿心性之事,因此坐于其對面的蕭炎,倒是清楚的抓住了那一縷情緒,當下心中竊笑了一聲。面上卻是嘆息著搖了搖頭,竟然是緩緩站起身來,并且還將地火蓮子收進納戒之中,沖著劉長老拱了拱手,然后對著身旁的郝長老苦笑道:“走吧,郝長老。”
  “唉,算了,換不到也沒關系,到時候我幫你去向大長老詢問一下。”郝長老無奈的點了點頭,站起身來,對蕭炎說道。
  坐于桌旁的劉長老聽得郝長老此言,眼皮頓時一跳,心中有些惱怒的暗罵了一聲,見到蕭炎轉身要走,終于是忍不住的連忙站起身來,道:“蕭炎小友,先別急著走啊,我們可以再談談的。”
  腳步頓下,聽得劉長老開口,蕭炎心中也是松了一口氣,微微偏頭,卻是加到郝長老臉龐上的一抹笑容,當下一怔,原來他也是明白劉長老定然按耐不住性子,因此方才才會加了一把火。
  感激的沖著郝長老投去一個感謝目光,蕭炎這才轉過身來,面帶無奈的道:“劉長老,并非是我不愿意交換,可我實在是拿不出第二粒地火蓮子啊。”
  劉長老面龐略有些泛紅,他想要得到地火蓮子,可又心疼六階魔核的價值,當下竟然是有些啞口,如此掙扎半晌后,終于是頹喪的嘆了一口氣,道:“不再加一枚地火蓮子也行,但是你得答應我一件事。”
  “何事?”蕭炎謹慎的問道。
  “幫我也煉制一枚“龍力丹”。”劉長老嘆息道,讓他光拿一粒地火蓮子實在有些不甘,所以無論如何也是要弄點其他東西,心理方才會平衡。
  “煉制龍力丹么...”聞言,蕭炎心中有些竊喜,面上卻是遲疑了一會,道:“這行,但是按照規矩,煉制的藥材,劉長老卻是得自備。”
  “你...你這個吝嗇的家伙!”聽得蕭炎此話,劉長老頓時有些氣得吹胡子,大罵了一聲后,卻是突然萎靡了下來,揮著手道:“好,藥材自備,自備,你這小子,也實在是太摳了一些,年輕人就不能大方一點么?”
  “這可不能大方一點,煉制龍力丹的藥材,連我自己都湊不齊,去哪給你煉制?”蕭炎心中嘀咕了一聲,他給郝長老煉制龍力丹都是后者自己準備的藥材,這些藥材雖然比不上地火蓮子這種,但也是頗難尋見的,讓他自己去尋找,恐怕又要浪費極大的時間。
  劉長老手指納戒上的光芒微微閃爍,一枚足有一個拳頭大小的蔚藍色晶體出現在了其手中,隨著這蔚藍色晶體的出現,原本干燥的房間之內,利馬變得清爽與濕潤了起來。
  極為不舍的撫摸著這枚形狀不太規則的蔚藍色晶體,片刻后,劉長老一咬牙,將之輕放在了桌上,道:“唉,拿去拿去。”
  蕭炎眼睛緊緊的盯著桌上的藍色晶體,那微微綻放的光芒,柔和而不刺眼,隱約間,甚至都是能夠聽見晶體之內響起的一些浪潮之聲,心頭悄然泛起火熱,蕭炎面不改色的上前一步,在劉長老極為肉疼的目光中,將之握在了手中,感受著其中那猶如滔滔河流般雄渾的水系能量,這才如釋重負的松了一口氣,這煉制地靈丹的最后一種東西,終于是徹底的到手了。
  “呵呵,劉長老,地火蓮子您先收起來吧,至于龍力丹,等長老將藥材送到磐門,我便幫你開始煉制。”快速的將這枚六階水屬性魔核收進納戒,蕭炎笑瞇瞇的將手中的地火蓮子恭敬的遞向劉長老。
  苦笑著搖了搖頭,劉長老抓過這枚地火蓮子,感受著其中龐大的火屬性能量,臉色這才略微好看了一點,淡淡的嗯了一聲,便是對著蕭炎兩人揮了揮手。
  知道此時這位劉長老心中定然有些不爽,蕭炎也是不敢繼續停留,心中偷笑了一聲,然后便是與郝長老交換了一個眼神,兩人輕手輕腳的退出房間,留下一個捧著地火蓮子,臉色忽喜忽疼的劉長老,獨自在房間之內品嘗著那種復雜滋味。
  (馬上還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