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蒼穹》 最新章節: 第一章五帝破空(11-15)      第一千六百二十二章雙帝之戰(上)(11-15)      第一千六百二十三章雙帝之戰(下)(11-15)     

斗破蒼穹434 神秘黑塔


  長槍停留在棱白面前沒有收回,望著對方臉龐的些許僵硬,白山嘴角勾起一抹得意,微微偏頭,抬眼將目光掃向蕭炎,瞧得其身旁不遠處倒下的蘇笑以及三名內院老生,嘴角的得意不由得逐漸淡去,些許冷意與妒意忍不住的從眼中略顯而過,性子高傲的他,極其不喜歡這種被人穩穩壓一頭的感覺,以前在外院,他是當之無愧的風云人物,受所有學員的尊崇矚目,而這種待遇,在蕭炎出現后,便是轟然破裂,這使得心胸并不如何寬闊的他,對蕭炎沒有絲毫的好感。
  雖然這一路而來,他跟隨著蕭炎獲得了不少好處,可他心中堅持的認為,這僅僅只是各持所需而已,蕭炎無非也是想要借助他的力量,從其他內院老生中得到火能滿足自己的欲望罷了,在白山心中,可從未真將他當做過什么隊長,這,只是一場互相贏利的交易而已。
  “可交易的最大贏家,還是他...”眼睛掃過一些新生,白山從他們眼中看出了對蕭炎的敬意與崇拜,顯然,蕭炎敢與和老生隊伍對干的魄力,成***的獲得了他們的由心而發的支持。
  “這些混蛋,全然忘記了沒有我們,單靠蕭炎一人,能辦成這些事么?”牙齒狠狠的咬了咬,白山那壓抑已久的怒意,忍不住的從心中噴薄了出來,隨著心中越加憤怒,白山目光驟然變冷,長槍緊握,腳步向前一錯,長槍橫砸,旋即重重的掄砸在已經放棄戰斗,并且毫無防御的棱白胸口之上,頓時,后者臉色一紅,一口鮮血噴了出來,急退了幾步,最后一臀部坐在地面上,猛然抬頭,眼中充斥了暴怒。
  “看什么?不服?”瞧得棱白眼中的暴怒,白山冷笑了一聲,腳步朝前再度踏了一步,剛欲再度發泄一下心中怒氣,面前黑影忽然閃過,蕭炎低沉的聲音,響了起來:“他已經認輸了,你又何必再出手?打傷一個無防御的人,很榮耀?”
  “哼。”蕭炎的阻攔,,深吸了一口氣,將心中的怒火隱藏而下,哼了一聲,手持長槍,轉身沖進了新生與老生的戰圈之中,手中長槍帶起嗤嗤聲響,猶如銀色巨蟒一般,威風凜凜。
  微皺著眉頭望著白山的離去,,在見到后者已經勝算在握時,方才轉過頭,望著臉色暴怒的棱白,手掌一揮,將一瓶療傷藥丟了過去。
  接過藥瓶,棱白一怔,,他并未將之退還回去,撕開衣服,將冰涼的藥液傾倒在鮮血淋漓的傷口上,這才緩緩松了一口氣,手指彈了一下納戒,彈出一縷藍光,對著蕭炎射去。
  手掌一探,抓過藍光,蕭炎一看,,火晶卡上的數目,竟然是達到了八十六的數目,這可是蕭炎這段時間見到的數目最多的一張火晶卡了。
  握著火晶卡,蕭炎并未作圣人般的交還回去,,不是他一個人的,因此,他僅僅只是對著棱白抱了抱拳,當做感謝。
  “你那個同伴不怎么樣,告訴他,今天的這一槍,。”仰頭靠在樹干上,棱白淡淡的道。
  “抱歉了。”,這事,那白山的確有些過了,若說是在戰斗中將棱白打成這樣,那沒有人會說什么,可他卻是在對方已經認輸,并且撤掉了所有防御后,還下重手,卻是有些太不講規矩了點。
  “你們雖然借助新生之力,打敗了我們三支隊伍,可你們不可能滿載而歸的到達內院的。”棱白目光停在吳昊與修巖的戰圈中,那里,兩人在一記硬碰硬的對轟中,修巖已經現出了頹勢。
  “我知道,還有兩支所謂的黑白關煞。”蕭炎聳了聳肩,道。
  “看來你知道得不少。”聽得蕭炎的話,棱白眉頭一挑,略有些詫異。
  “先前我所說,并非是大話,這個所謂的“火能獵捕賽”,是內院專門設置,因為很多新生初來內院時,都是傲氣十足,所以,內院設置了這個獵捕賽,其目的便是讓得老生在森林中將新生的銳氣挫去,所以,想要強行闖出森林,談何容易?”
  “我只想讓我們不被搶得一絲不剩的進入內院,而且,你們老生所謂的那個磨去新生銳氣的手段,不得不說,很是容易讓得人反彈,或許他們是因為以前曾經也受過這種待遇,所以如今想要返送給新生吧,只不過,這種一屆傳一屆的風氣,實在是不行,就算這次我們不反抗,恐怕日后也會有新生率領隊伍kang議的。”蕭炎緩緩的說道,目光望向那終于一掌將修巖震得連退十幾步的吳昊,心中知道,那里的戰局,勝負已分。
  棱白沉默,他也清楚現在那些老生參加火能獵捕賽,不僅是打著搶奪火能的主意,更有一些,基本是為了撫平心中陰影而參加。
  “好了,戰局算是到此為止了。”輕吐了一口氣,蕭炎將視線投向那處混亂的戰圈,那里由于有了薰兒,琥嘉,白山三人的加入,那幾名苦苦的堅持的內院老生終于是守不住僵持,在拼著一股悍氣打傷幾名新生之后,便是被徹底的**了下來。
  “唉,損失慘重啊...這些老生,實力的確強橫啊,內院,果然是一磨練人的好去處。”目光掃了一下空曠的場地,蕭炎無奈的搖了搖頭,原本將近四十來名的新生,在打敗了十二名配合默契的老生之后,現在還能站起來的,僅僅只有不到十五人,其他的,大多都是因為受傷而暫時失去戰斗力的躺在地上猛出著氣。
  在最后一名老生倒地之時,空地上頓時響起了一陣夾雜著痛楚聲的歡喝,那十幾名還能站立的新生,皆是忍不住心中激蕩,發出痛快的笑聲,一時間,原本氣氛緊繃的場地,便是彌漫上了一層喜悅氣氛。
  “呵呵,各位,先看看同伴吧,將這些療傷藥給他們敷上,其他人,收繳一下老生手中的火晶卡,既然取得了勝利,那我們自然是要開始分贓了。”望著滿臉興奮的新生們,蕭炎微微一笑,緩步上前,從納戒中取出大堆的療傷藥品,放在一處石頭上,對著眾人笑道。
  “是!”此時的眾人,經過這場大翻身之后,基本上皆是以蕭炎唯命是從,因此,聽得他的話,無不是齊聲應喝,旋即依言而行,一時間,空地上,再次變得有些忙碌了起來。
  “沒事吧?”望著對著自己走過來的薰兒,琥嘉,吳昊三人,蕭炎笑了笑,問道。
  三人點了點頭,薰兒與琥嘉倒還好,吳昊卻是略有些氣喘,顯然,先前與修巖那種硬碰硬的戰斗,極其消耗斗氣與體力。
  蕭炎手指在納戒上輕彈,一個小玉瓶浮現而出,微微傾斜,倒出了三枚渾圓的回氣丹,遞給吳昊三人:“這能讓你們快速回復斗氣,吃下去吧。”
  薰兒含笑接過丹藥,沒有半點遲疑,徑直丟進了嘴中。
  琥嘉與吳昊倒是略微頓了一下,然后接了過來,低低的說了一聲謝謝。
  隨意的笑了笑,蕭炎抬頭,望著忙碌的空地,不由得長長的松了一口氣,終于是徹底解決了這三支隊伍啊,接下來,只要讓得他們休養一天時間,便是可以沖擊那所謂的黑白關煞了。
  ......
  “嘖嘖,果然有些本事,竟然還真的將那三支老生隊伍一口給吃了下去。”茫茫林海,一處樹冠頂端,兩名老人緩緩睜開了眼睛,對視了一眼,皆是搖著頭,略有些驚嘆的笑道。
  “那個叫做蕭炎的小家伙,貌似實力不錯,既然連蘇笑都能這般快速擊敗,雖說有著那聲波斗技的奇效緣故,可他那沒有絲毫拖泥帶水的攻擊以及毒辣眼力,即使是內院的老生中,也有一些人未曾具備啊,”一位老人贊嘆道。
  “呵呵,是啊,或許等獵捕賽結束后,我們應該讓琥乾那老家伙送一些關于這個小家伙的情報過來,我看他的潛力,經過內院修煉后,或許能夠擠進“強榜”前十。”另外一位老人點了點頭,笑道。
  “嗯。”先前說話的老人微微點了點頭,伸了一個懶腰,道:“不過這些新生接下來的好運就要到頭了哦,今年這屆的黑白關煞,可是經常在競技場賺火能的一些彪悍家伙,咦?”
  話還未落,老人臉龐忽然微微一變,驚咦的聲音從其嘴中吐了出來,偏過頭與另外一位老者對視了一眼,驚詫的道:“這五股氣息...?好家伙,沒想到鷸蚌相爭,后面還跟著個撿便宜的漁翁,不愧是混跡在競技場的家伙,手段狡詐啊。”
  ......
  空曠的林間,蕭炎笑瞇瞇的望著手中十五張淡藍色的火晶卡,心中長長的吐了一口氣,這可是大收獲啊。
  抬起目光,蕭炎在眾位眼光火熱的新生臉上掃過,笑瞇瞇的道:“接下來,我們便可以開始分贓了。”
  就在蕭炎剛剛話落后,陌生的淡淡笑聲,卻是忽然從密林間毫無預兆傳出,最后在空地半空緩緩回蕩,讓得所有人身體都是僵硬了下來。
  “嘖,今年的新生果然不一般,竟然能夠將其他八支老生隊伍都是打敗,不過這樣也好,你們到手的火能,我們就一并收了吧。”
  布滿笑意的臉龐驟然凝頓,蕭炎眼眸中掠過些許冷意,緩緩抬起頭來,將目光投向了一處密林,那里,樹葉忽然一陣抖動,旋即五道身形,帶起滿身兇悍氣息,如同五頭人形魔獸一般,閃掠出現在了樹干之上,居高臨下的俯視著場中眾人。
  (第二更到,再次懇請諸位,看完更新后,投幾張推薦票,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