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蒼穹》 最新章節: 第一章五帝破空(11-15)      第一千六百二十二章雙帝之戰(上)(11-15)      第一千六百二十三章雙帝之戰(下)(11-15)     

斗破蒼穹337 白熱化的戰斗


  巨大的廣場之上,一片沉默,好半晌之后,兩邊的觀眾席之上,方才響起連片的惋惜嘆聲。
  “唉...”小公主纖手輕輕拍去衣袍上被濺射過來的灰塵,抬起頭,望著蕭炎所處的那邊白色霧氣,低聲嘆息著搖了搖頭,誰也沒想到,這個本來是這屆大會堪與那神秘少年相比肩的最大黑馬,竟然會是因為這個烏龍結果而宣告失敗。
  “這次,公會可是真正的要顏面大損了啊。”
  “哈哈,法犸會長,既然巖梟已經失敗,那么還請宣布大會最后的成績吧!”炎利狂笑了一陣之后,終于是按耐住了心中的那份狂喜,抬起頭來,望著貴賓席前天的法犸等人,大笑著道。
  “怎么辦?”海波東眉頭微皺,淡淡的陰冷殺意在臉龐上若隱若現,森然的瞥了一眼下方的炎利,低聲道。
  “還能怎么辦?難道我們還能在這大庭廣眾下,將他給擊殺了么?”法犸臉色同樣是極為難看,不過此時的他,也是毫無辦法。
  “早知道如此,那昨天晚上就該直接把他給...”加老手掌斜著切了下來,冷漠的道。
  “唉,殺了也麻煩啊...那家伙捏著我們沒辦法讓得他暴露身份的軟肋呢。”搖了搖頭,法犸嘆息了一聲,苦笑道:“看來,只能讓他拿到那冠軍之位了啊...這眾目睽睽之下。公會總不可能因為一些莫須有的緣故,將他扣留下來吧?”
  聞言,海波東與加老眉頭都是大皺,對視了一眼,可卻是沒有半點辦法,當下也只得陰沉著臉點了點頭。
  緩緩上前一步,法犸目光在廣場中掃過。聲音中地那份無奈,卻是任誰都能夠清楚的聽出來。
  “按照大會規矩。誰在這一輪煉制的丹藥品階與實用程度最高,那么便是最終的勝利者...小公主與柳翎,雖然也是煉制出了四品丹藥,不過,在品階與實用程度上,都是遜色了炎利所煉制的紫心破障丹,所以...”
  龐大的廣場上空。安靜得鴉雀無聲,只有著法犸的那無奈聲音,緩緩地響徹著。
  “所以...這一屆加瑪帝國的煉藥師大會,勝利者...”
  雙臂抱在胸前,炎利笑瞇瞇地望著高臺上那臉色陰沉的法犸三人,伸了一個懶腰,現在的他,幾乎已經能夠想到。當他回到出云帝國后,將會受到何種的追捧,到時候,公會會長之位,將再無人能與他一爭雌雄!
  “勝利者...便是炎...”緩緩的閉上了眸子,法犸終于是咬牙切齒的念出了最后幾個字。
  “等等!”
  突如其來的喝聲。忽然在廣場之上響起,打斷了法犸即將說完地話音。
  無數道目光,順著聲音移動,最后全部鎖定在了那被包裹在白色寒氣之內的石臺處,先前的喝聲,便是從此處傳出。
  在聲音響起之后不久,那片籠罩在石臺周圍動也不動的白色霧氣,忽然開始緩緩變淡,半晌時間后,白色霧氣。已經淡化得不能再遮掩視線。而里面的景象,也是出現在了所有人目光之中。
  奸硬的青石臺。因為先前藥鼎的炸了,已經裂開了不少縫隙,在石臺之上,也是一片狼藉,目光順著石臺前移了一點,衣衫破碎的青年,正手扶著石臺,不住地喘著粗氣,在他的身體表面,隱隱有著血跡,想來應該是先前藥鼎忽然炸了而射出的碎片所致吧。
  似是察覺到最后一縷寒氣的消逝,青年抬起了那張略微有些蒼白的平凡面龐,對著高臺之上的法犸聲音嘶啞地道:“距離比賽結束,應該還有十幾分鐘吧?”
  “還有十四分鐘!”望著那已經極為虛弱的蕭炎,法犸點了點頭,回道。
  “巖梟,你連藥鼎都已經炸了,就算還有著十幾分鐘時間,可你又能如何?難道現在更換藥鼎,重新開始煉制么?哈哈!我勸你還是直接認輸吧,這般磨磨唧唧,可不像是男人所為。”望著那再次出現的蕭炎,炎利忍不住的譏諷笑道。
  “有力再戰,可卻選擇退縮,這才不是男人所為。”淡淡的笑了笑,蕭炎微偏著頭,嘴角噙著一抹嘲弄,冷笑道:“再者,誰告訴你,我需要重新煉制的?”
  “你什么意思?”望著蕭炎那神秘兮兮的模樣,炎利臉龐上的笑意也是逐漸收斂,有些不安的喝道。
  沒有回答炎利的喝問,蕭炎在廣場周圍那幾萬道目光地注視下,緩緩舉起了右手,掌心微曲,一股吸力,猛然對著天空,暴涌而出...
  順著蕭炎掌心所指,上萬道目光,開始緩緩上移,最后,皆是錯愕地停在了天空之上懸浮的一朵白色火焰之上。
  由于火焰顏色與周圍云層同色,所以,若是不細心地觀看,還真是發現不了那是一團燃燒的白色火焰。
  這團白色火焰,正是先前藥鼎在即將爆裂之前,蕭炎擊打在藥鼎之底,發出巧勁,將三紋青靈丹用一團骨靈冷火包裹著,沖上了天空,以此方才使得丹藥,躲開了藥鼎炸了的沖擊......
  在那緊急的最后分秒關頭,竟然能夠臨危不亂的想出這般化險為夷的辦法,甚至連蕭炎,都是有些對自己感到佩服,那看似莽撞的一拍,卻是活生生的將整個大會的關鍵局面,扭轉了過來!
  “這是?”愕然的望著天空上地那團白色火焰,法犸能夠察覺到。這火焰周圍,蘊含著冰冷的寒氣,當然,最重要的,還是那火焰中心部位,竟然有著一枚青色丹藥,若隱若現!
  “呵呵。看來此時言敗,還有些尚早啊。奇跡,永遠都是在最后一刻發生,況且,在這個家伙身上,從來不缺那東西。”望著那團白色火焰,海波東心中松了一口氣,他就知道。想要擊敗那個小妖怪,憑炎利的實力,似乎還差了一些。
  “好小子...果然是看低了他!只不過,為什么每次他都要把比賽搞得這般一波三折?”加老拍著手掌,笑著贊嘆道。
  法犸深有同感的點了點頭,看這個家伙的比賽,若是沒有強悍的神經,恐怕還真地會被玩死掉。僅僅是這一場比賽,便是不知道讓得多少人心提起來,又放下去,然后再提起來......
  “恐怖的家伙,在那最后一刻,居然還能夠想到這種保全丹藥地法子。唉...不服不行啊!”納蘭桀撫著胡須,贊不絕口的笑道。
  豐滿的胸脯輕輕的起伏著,納蘭嫣然長長的吐了一口被壓縮在胸口間的悶氣,微微點了點頭,旋即素手不著痕跡的將光潔額頭處地冷汗抹了去,沒想到這即將成為定局的比賽,現在,又是開始了大逆轉。
  “這是什么東西?”臉色陰沉的望著天空上的白色火焰,一股比先前更加濃郁的不安之感,繚繞在了炎利心中。
  廣場中。天空上的白色火焰。在蕭炎所釋放而出的吸力之下,開始了急速下墜。而隨著它的下墜,其身體表面地白色火焰,也是開始了迅速消散,而其中的那枚青色丹藥,也是越來越明顯...
  當丹藥距離蕭炎手掌僅僅只有半米距離時,火焰終于是完全消散,青色的圓潤丹藥,準確的落進了蕭炎掌心之中。
  縮回手來,蕭炎低頭望著掌心處的那枚經過一波三折方才順利出爐的青色丹藥,忍不住仰頭吸了一口略微有些冰涼地空氣。
  丹藥呈青色,龍眼大小,在圓潤的丹身表面處,一青一紫一白的三道圈紋,極為有序的排列著,握著丹藥,蕭炎甚至都能夠察覺到其中所蘊含的澎湃能量。
  “終于成***了...”蒼白的臉龐上,浮現一抹欣慰的笑容,自從學會煉藥術之后,蕭炎是第一次費這般大的精力來煉制一枚丹藥。
  “成***了么?是什么品階啊?”瞧得蕭炎臉龐上的笑容,附近的小公主等人也是忍不住地開口詢問道,因為寒氣地緣故,這枚三紋青靈丹,居然是連丹香都未飄散而出,便是被冰冷的寒氣凍僵了過去,所以小公主等人,也并不知道蕭炎所煉丹藥地確切消息,當然,雖無丹香飄散,可他們也不至于蠢到認為這是那種低階丹藥便是。
  蕭炎輕笑了笑,目光掃了一眼不遠處臉色陰沉并且有些躁動不安的炎利,將手中的青色丹藥高高舉起,目光凝視著高臺上微笑的法犸等人,朗喝聲,在廣場之上,響徹不散。
  “四品丹藥,三紋青靈丹!”
  “哈哈...好!”
  望著下方那手舉丹藥,朗喝的青年,法犸終于是忍不住內心的興奮,欣慰的大笑了出來。
  “三...三紋青靈丹?!”
  耳邊響起的聲音,宛如驚雷一般,在炎利心中猛的炸響了起來,雙耳嗡嗡作響,原本得意的臉色,霎時間變得慘白了起來,目光渙散的盯著蕭炎手掌中的青色丹藥,腳跟一軟,終于是一臀部坐在了地面上。
  紫心破障丹雖強,可炎利卻是清楚的知道,三紋品階的青靈丹,絕對將會比它更強!
  即將到手的冠軍之位,在短短不到五分鐘之間,再度易位!
  這,便是奇跡!
  一個年僅不到二十的少年,所創造的奇跡!
  (推薦票,推薦票...月票,月票...各位給土豆吧...今天繼續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