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蒼穹》 最新章節: 第一章五帝破空(11-14)      第一千六百二十二章雙帝之戰(上)(11-14)      第一千六百二十三章雙帝之戰(下)(11-14)     

斗破蒼穹328 藥老蘇醒

三百一十四章
  夜空之下,四道影子安靜的閃掠著,沉默氣氛,在幾人之間繚繞著。
  “嘿,法老頭,我們浪費了一晚上時間,就這樣空手回去了?”腳尖輕點在房頂之上,海波東終于是忍不住的開口問道。
  一旁,加老也是點了點頭,以他的性子,從不會干這種空手而回的事。
  “怎會是空手?我們不是已經知道那家伙的真實身份了么?現在至少心中有了一些底子。”清楚海波東兩人有些不爽的情緒,法犸無奈的搖了搖頭,道。
  “光知道又什么用?他明天不照樣參加大賽?以他那般實力,再加上多年的煉丹經驗,取得冠軍,并不會太難。”加老皺眉道。
  “呵呵,我們不是還有巖梟這三個小家伙么?他們三人,誰會沒有底牌?說不定明天會出意外呢。”法犸看了一眼后面的蕭炎,笑道。
  “你少裝糊涂了,巖梟三個小家伙天賦雖然不弱,可那家伙畢竟是出云帝國公會的副會長啊,而且這次還是有備而來,他們三個取勝的幾率,很小啊。”加老沉聲道:“若是一旦那家伙取到了冠軍,不僅你們公會聲望會大跌,而且連帶著加瑪帝國,在大陸上恐怕也會被人嘲笑一陣。”
  “最重要的,還是一旦成為冠軍,那家伙就會越來越受人矚目,到時候你就算想要中途截殺他,也會畏手畏腳。
  ”海波東也是補充道。
  落在最后,蕭炎安靜的聽著前面三人的爭辯,他清楚,這種時候,還是不插言為好。
  “月兒那妮子地實力如何。我還不清楚?雖然取得前三甲不是很難。可想要奪冠。就算沒有那突然出現地家伙。也是很有一些難度至于柳翎。古河地確教了他很多東西。可他吃虧在年輕。經驗根本遠遠比不上炎利”加老皺眉分析道:“在他們三人中。也就巖梟能與那家伙相抗衡一下。不過。我能肯定。今日。炎利應該也是隱藏了很多實力。明天最后一輪比賽。巖梟恐怕也會落下風。”
  法犸沉默。臉龐陰晴不定。眼瞳之中。不斷閃爍著。
  “唉。法老頭啊。你也該想點辦法了啊。那家伙地參賽。本來就已經違反了規定。所以你也不用再守著那些死東西。該干點啥。就干點啥。只要別讓那家伙得到冠軍就好。”海波東嘆道。
  “呼”長長地吸了一口夜空有些冰涼地空氣。法犸閃掠地速度忽然變緩了下來。微微點頭。輕聲道:“是啊。是要干點什么啊。加瑪帝國煉藥師公會傳承了這么多年。可不能在我手中名譽掃地啊。”
  “嘿嘿。你知道就好。”瞧得他終于開口。海波東與加老都是松了一口氣。笑道。
  法犸皺眉沉吟了片刻。忽然轉過頭來。望向蕭炎。微笑道:“小家伙。想必你今天是展現地實力。并非是底線吧?”
  聞言,蕭炎一愣,抬頭望著那笑瞇瞇的法犸,遲疑的道:“法老為何這樣問?那個的確是隱藏了一點。”
  “哈哈,我就知道現在的年輕人啊,怎么都好這一手?”大笑了兩聲,法犸落后許些,拍著蕭炎的肩膀,笑道:“這一次大會,與炎利爭奪冠軍,恐怕就得靠你了。”
  “法老說笑了,雖然我并不想長別人的威風,可你也知道,那家伙,可是一個公會的副會長,我這初出茅廬的小子,想要爭過他,難啊。”蕭炎搖了搖頭,嘆道。
  “自然是不可能全部依靠你既然那家伙率先破壞規矩,那也就不能怪我了。”法犸淡淡的笑道,旋即將目光投向海波東兩人:“你們兩人先行回去吧,我帶巖梟小友回一趟公會,有些事情,得與他談談。”
  聽得法犸的話,海波東與加老一愣,旋即對視了一眼,微微點了點頭,對著法犸拱了拱手,兩人便是一東一西的閃掠而去,眨眼間,便是消失在了蕭炎的視線之中。
  望著消失的兩人,蕭炎將目光轉向法犸,疑惑的道:“法老,你這是?”
  “呵呵,跟我來吧。”笑了笑,法犸展動身形,對著城市中央位置的煉藥師公會閃掠而去,其后,蕭炎在略微躊躇了一下后,緊跟了上去。
  兩人一前一后,快速的在城市上空飛掠著,十幾分鐘后,沒有驚動任何人的停在了煉藥師公會之外。
  “走。”對著蕭炎說了一聲,法犸便是帶頭對著公會之內走去。
  雖然此時已是深夜,可煉藥師公會依然是燈火通明,猶如白晝,在公會門口處,臉色冷漠的守衛,正不知疲倦的監視著從門口處進出的所有人,當他們的目光,忽然掃到那大步對著公會行來的老者之后,先是一怔,旋即身體猛然繃緊,眼露尊崇與敬畏的盯著緩緩而來的法犸。
  對著門口的守衛隨意的笑了笑,法犸轉頭對著蕭炎催促了
  然后便是抬腳走進公會。
  聽得法犸那著急的催促,蕭炎無奈的搖了搖頭,旋即在門口那些守衛詫異的目光中,緊跟了上去,自從他們在這里當守衛以來,可從未見過法犸如此對待一名年輕人。
  行進公會,一路跟著法犸快速的穿梭過幾個龐大的區域,期間不少見到法犸的煉藥師,都是面露敬畏的躬身退到一旁,而跟在法犸身邊,蕭炎倒也是狐假虎威的享受了一把這等待遇。
  在兩人行上樓之上,大廳中的那些煉藥師,頓時竊竊私語了起來。
  “那個年輕人好像就是今天大會上的那個巖梟吧?”
  “看來他很受會長的重視啊”
  “嘁,廢話,他可是為數不多能夠和那個出云帝國的灰袍少年爭奪的人了,能不重視么”
  “如果這次他取得冠軍,恐怕會成為我加瑪帝國煉藥師公會最年輕的長老了吧?”
  “唉,真是英雄多出少年輩啊,我這老家伙在公會混了一輩子,也才緊緊到達執事的級別”
  跟著法犸一路行上公會的最高層,然后在一所房間之外停下,法犸推門而入,蕭炎也是走了進去,目光一掃,略微有些詫異,房間寬敞倒是極為寬敞,可卻是顯得有些古樸,幾排書架靠著墻壁,一張顯得古老的桌子,孤獨的的矗立在房間之中。
  “坐吧。”在桌后坐下,法犸對著蕭炎笑道。
  “嗯。”點了點頭,蕭炎隨意抽出椅子坐下,安靜的盯著微笑的法犸,半晌后,方才輕笑道:“法老,有事便說吧,若是在實力范圍之內,巖梟應該不會拒絕。”
  “呵呵,想必你也能猜到,讓你跟我來,主要是因為想要讓你取得冠軍的事。”法犸笑道。
  “我也很想那到冠軍的位置,可”蕭炎苦笑著攤了攤手。
  “我知道”點了點頭,法犸撫著胡須,沉吟道:“明日那那輪比賽,考題并沒有太大的玄機,基本是需要靠各自的真本事以及底牌。”
  “那輪比賽,全憑自由發揮,所有東西,包括材料,都必須得自備也就是說,明日的考核,公會不會再給出任何藥方,那得看你們自己的收藏是否有著在能力極限之內的合適藥方同時,在具備藥方的前提下,你自己的包里,還必須有著煉制這種丹藥的足夠材料,如果沒有那就只能算你倒霉。”法犸攤了攤手,戲謔的笑道。
  “靠”嘴巴緩緩張開,半晌后,蕭炎忍不住的罵了一聲,如果今天法犸沒有給自己提前透露,那明天的考核,他所能煉制的最高級別藥方,也就是藥老偶爾傳出來的一些三品藥方,可這種等級的藥方,明顯很難勝過炎利,小公主,柳翎這些收藏豐富無比的家伙。
  “雖然這種考核有點偏向運氣的成分,不過運氣也是實力的一種,所以”法犸笑了笑,道:“按照我的猜測,那炎利,應該收藏著有四品藥方,再以他身為副會長的身份,材料,也應該很齊全。”
  “四品?以他的實力,應該能夠煉制五品丹藥的吧?”蕭炎皺眉道。
  “能是能,不過失敗率太高,所以明顯不適合那種比賽。”
  “可就算是四品我貌似也沒辦法,不怕你笑我寒磣,我現在身上,能夠在我實力范圍內煉制的藥方,最高也只是三品而且很多還是材料不全。”蕭炎嘆息道。
  “呵呵,這我能猜到”法犸笑著點了點頭,望著蕭炎:“叫你來,自然是需要你勝過炎利,所以,藥方以及材料的問題,我可以幫你解決,不過前提是,你必須要有把握煉制它!”
  “那我需要大致看一下藥方是什么等級以及需要什么要求。”聞言,蕭炎心中略微有些竊喜,以煉藥師公會的財力,拿出來的藥方,定不會是那些普通東西,能夠免費學到手,那自然是天降橫財。
  “藥方絕對不會讓你失望,這卷藥方,雖然只是四品,可論起價值的話,絕對不會比五品藥方低,甚至還猶有甚之”法犸淡淡的笑了笑,起身走進書架之后,過得半晌,手持一卷漆黑如墨的卷軸,緩緩走出。
  “喏,看看吧,我想你應該會喜歡。”撫摸著卷軸古樸的表面,法犸笑著將之遞了過去。
  雙手接過卷軸,蕭炎小心翼翼的將之攤開,目光緩緩的在卷軸表面上所記載的一些信息上掃描而過,半晌后,輕吸了一口涼氣
  “太貴重了”
  (第三更到,或許會有第四更,不過時間會有些晚,如果等不了的朋友,建議早上再看。)(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