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蒼穹》 最新章節: 第一章五帝破空(11-15)      第一千六百二十二章雙帝之戰(上)(11-15)      第一千六百二十三章雙帝之戰(下)(11-15)     

斗破蒼穹321 紫心破障丹

測驗,神秘的灰袍人!
  抬頭望著那枚飛射而出的渾圓丹藥,蕭炎臉色平靜,手掌一招,一股吸力將之扯進了掌心中。
  在丹藥入手的那一霎,巨大沙漏之中的最后許些沙粒,終于是完全的傾灑而下,頓時,喏大的廣場之上,上百道紅色光芒,從那些依然還未煉制出成品丹藥的煉藥師面前的石臺上,亮了起來。
  失望的望著面前閃爍的紅色光芒,那些煉藥師,只得苦笑著搖了搖頭,然后將各自的藥鼎收回,滿臉頹喪的對著廣場之外行去。
  站在青臺后,蕭炎望著那些陸陸續續退出的參賽者,目光四處看了看,有些錯愕的發現,這僅僅是第一輪的考核,竟然便是把將盡三分之一的參賽者給淘汰了出去,這實在是讓他不得不感嘆,大會的嚴格與苛刻。
  把玩著手中的那枚丹藥,蕭炎轉了轉頭,將目光投向一旁的柳翎,此時這個家伙正笑瞇瞇的拋著手中的丹藥,滿臉的得意之色,瞧得蕭炎望過來,他將丹藥穩穩的握在手中,沖著他笑吟吟的道:“巖梟先生,運氣挺不錯的啊,竟然是在最后一刻把丹藥煉制了出來…你可是內部測試成績的最佳者哦,若是連這關都不過了,那可真是玩笑開大了。”
  瞥了一眼柳翎那得瑟的模樣,蕭炎淡淡的笑了笑,道:“反正這東西只要是煉制了出來。便是過關,第一刻與最后一刻,似乎也沒什么區別…”
  “巖梟先生這話可是有些自欺欺人了啊,能夠在這有著無數優秀煉藥師參賽的大會上,以最快地速度煉制出丹藥,那也是一種無可否認的本事啊。”柳翎笑道,他自然是不愿意蕭炎一句話便將他的成績給消減去了。
  “呵呵。或許吧…”聳了聳肩,蕭炎不再與他多費口舌。轉過頭與一旁的小公主笑著拱了拱手,然后便是抬頭望著貴賓席之上的法犸,等待著他的開口。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呼…”
  貴賓席上,奧托重重的喘了一口氣,用袖袍抹去額頭上地冷汗,對著一旁同樣滿臉冷汗的弗蘭克苦笑道:“這個家伙,不管什么事。都總是喜歡搞得這般驚險萬分,他難道就不知道替我們這些老家伙著想一下么?這種驚心動魄地事,我們可沒有他那么好的心臟啊。”
  弗蘭克同樣是一臉苦笑,當然,苦笑之余還有著一些慶幸:“不過還好,總算是趕在最后一刻完成了考驗,不然的話,內部測試的最佳成績者。竟然是連第一關都過不了的話,那可才真的是丟人丟大了啊…”
  聞言,奧托也是深有同感的點著頭,如果真那樣了,那就好玩了,他直接卷鋪蓋回黑巖城吧…
  法犸站在前臺位置。居高臨下地俯視著巨大的廣場,目光微微掃動著,望著那已經被洗刷了三分之一的參賽者,輕笑著點了點頭,雙手略微虛壓,喧鬧的場地,頓時逐漸的安靜了下來。
  “恭喜還站在廣場中的你們,成***的通過了第一輪的大致測試,不過,這還并未完全結束…”法犸微笑道:“大家想必也知道。有些狡猾地小家伙。總喜歡搞些莫名其妙的東西,他們或許也是成***的煉制出了外形看似渾圓的丹藥。不過,那種沒有絲毫療傷效果的丹藥,基本上與丹藥二字,沒有絲毫關系…所以,接下來,我們便是測驗你們所煉制出來的“生骨丹”,究竟是否達到了藥方地要求…”
  法犸那略微有些嘶啞的聲音,緩緩的在每一個人耳邊響起著:“現在,請諸位參賽者,尋找到你們青石臺左下角的一個綠色按鈕,然后按下去。”
  聞言,蕭炎目光在石臺上掃了掃,最后停留在了左下角那個并不太引人注目的角落,有些愕然的發現,在那里,原來錯落的分布著幾個顏色不同的細小按鈕,手指依言的停留在綠色按鈕之上,蕭炎輕按了下去。
  隨著按鈕的按下,光潔地青石臺忽然一陣細微地顫抖,在臺面上,一個石板,緩緩的凸出,待得升出半尺后,表面上地石板,微微凹陷,最后露出一個細小的黑洞。
  “這是一臺測驗機,將你們煉制出來的“生骨丹”投入進去,若是達到了要求,臺前的玉鏡會亮起綠光,而若是沒有達到,則是紅光,那便代表著失敗,失敗的結局,便是退場…另外,綠光越盛,那則說明他所煉制出來的“生骨丹”最符合藥方所記載的特效,反之,紅光越盛…那就說明…你煉制出來的根本不是“生骨丹”,而是一種毫無半點效用的丸子,當然,如果它能充饑的話,也還是有點作用…”
  聽得那響徹在廣場上空的幽默笑語,觀眾席以及貴賓席上皆是響起一陣笑聲,而那廣場中,卻是有著不少煉藥師臉色忽然的變了變…
  “呵呵,好了,諸位,開始吧…”
  手指輕輕的捏著渾圓的丹藥,蕭炎平靜的望著那漆黑的測驗機洞口,可卻并未急著投進去,反而是將目光掃向四周。
  此時,已經開始有著煉藥師將手中的丹藥投了進去,在丹藥投入測驗機之后不久,空曠的廣場之上,赫然間變得色彩斑斕了起來,或強或弱的綠紅兩色光芒交織閃爍,互相印襯著欣喜與陰沉…
  “**,狗x的測驗機…”一名二品煉藥師,臉色陰沉的怒視著那閃爍著紅芒地玉鏡,那里的紅芒。幾乎是整個廣場上最濃郁的一處,因此,無數錯愕的目光,都是投注在了這個臉色陰沉的青年身上。
  拳頭狠狠的砸在石臺之上,這名煉藥師將藥鼎收進納戒之中,然后在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下,罵罵咧咧地下臺。鐵青著臉,咬牙切齒的對著廣場之外行去。
  “C。盡搞些亂七八糟地考核…正經的煉制丹藥,會死人啊?一群老不死的家伙…虧得我費盡心機的把那些藥材塞在一起,你竟然還給來個測驗,**…給個藥方,除了名字之外,屁點信息都沒有,煉個鬼啊…”
  目光望著那名從面前走出去的二品煉藥師。聽得他嘴中那極其不忿的罵語,蕭炎忍不住地有些哭笑不得,沒想到這種活寶也能通過前面那番讓人驚心動魄的考核。
  隨著這輪的測驗,又是起碼有著將近百名的煉藥師,或青或紅著臉,離開了廣場。
  “呵呵,巖梟先生,一起吧…”小公主拋著手中的丹藥。忽然對著蕭炎笑道。
  “隨便吧…”蕭炎無所謂的聳了聳肩,偏頭望了那也正注視著自己的柳翎,此時對方眼中的那較量意味,甚濃…
  蕭炎微微笑了笑,三人手中地丹藥,幾乎是同時的。丟進了那漆黑的測驗機洞口之中。
  隨著三人丹藥的投入,頓時,無數道目光,都是投向了這處最引人注目的位置,所有人都很想知道,這三位明顯皆是算得上種子級別的選手,誰煉制出來地丹藥,會更盛一籌…
  “嘭,嘭,嘭…”
  玉鏡略微寂靜。瞬間之后。細微的悶聲響起,三道顏色璀璨的綠色光柱。猛的自三人面前的石臺中暴射而出,那股顏色濃度,明顯比先前場地中的任何一股綠光,都要顯得濃郁。
  三道綠光,左者稍淡,右者略勝許些,而中間的那一道綠色光柱,卻是早已經綠得猶如翡翠一般,顏色極為誘人。
  “嘩…好濃的顏色啊。”望著中間那道翡翠般的光柱,觀眾席之上,一道道驚訝的聲音,連綿不絕。
  “呵呵,巖梟先生果然是胸有成竹,雖然時間消耗最久,可這丹藥特效,卻是最佳啊,月兒甘拜下風。”美眸驚訝地望著蕭炎面前地那道翡翠光柱,小公主搖了搖頭,嘆息道。
  “僥幸而已。”
  蕭炎隨意的笑了笑,偏過頭來,瞧得柳翎那略微有些陰沉地臉色,聳了聳肩,輕笑道:“抱歉了,柳翎先生。”
  柳翎嘴角微抽,深吸了一口氣,轉過頭來,目光死死的盯著那閃爍著綠光的玉鏡,心中忽然有種將之砸碎的沖動。
  ______________
  “呵呵,果然還是巖梟略勝一籌啊。”望著廣場中那三道璀璨的光柱,法犸輕笑道。
  “先前若非那小家伙紫火忽然消失的緣故,想必早就趕在柳翎前面將丹藥煉制了出來,嘿嘿,我早就說過,這小子的煉藥本事,可不是這些毛頭小子可以相比的啊。”海波東得意的笑道。
  法犸笑了笑,剛欲說話,臉色卻是忽然微變,嘴中發出一聲輕咦,目光在巨大的廣場之上掃過,最后停留在一個偏僻的角落處,那里,一個全身被包裹在灰色長袍中的人影,正緩緩的將手中的丹藥,投入測驗機中。
  “怎么了?”瞧得法犸的反映,加老略微一愣,疑惑的問道。
  “那個人…”老眼微瞇,渾濁的眼中精芒閃爍,法犸手指輕輕的敲打在護欄之上,低聲道:“那個家伙,似乎有點強啊…”
  “哦?”聞言,海波東與加老皆是有些詫異,目光瞬間投注在那灰袍人身上,旋即皺了皺眉,疑惑的道:“沒發現什么不對啊?”
  “你們不是煉藥師,所以對靈魂力量的感應不是很清晰,可在我的感應中,那個家伙的靈魂力量,恐怕比柳翎,月兒,甚至巖梟,都還要強許多,在下方的廣場中,他的靈魂力量,應該是最強的,我記得,當年古河參加煉藥師大會時,靈魂力量。都沒有他這般強…”搖了搖頭,法犸緊皺著眉頭,目光緊緊的盯著下方,片刻后,那灰袍人面前地石臺上,璀璨的綠色光柱,猛然暴射而出。其光亮程度,幾乎隱隱的超過了蕭炎的那縷綠光。
  突如其來的綠色強光。幾乎是瞬間,便是把廣場之上的視線吸引了過去,當眾人瞧得那制造出這般光柱的,居然是一個縮在偏僻角落中地灰袍人后,皆不由得滿臉驚愕。
  忽然出現的綠色強光,也同樣是將蕭炎三人地目光吸引了過去,望著那縷甚至比自己這道光芒還要濃郁的光柱。蕭炎微微一愣,旋即微皺著眉頭,望著那將全身都包裹在灰袍中的神秘人,他沒想到,在這個時刻,竟然會莫名其妙的出現這么一個牛人,而且看他的體形以及所站的位置,明顯不是當日參加內部測試的那些人…
  “難道是自由煉藥師?”低聲喃喃著。蕭炎微抿著嘴,目光盯著那灰袍人,冥冥感知中,他覺得,這個神秘地灰袍人,恐怕將會是這次大會他最棘手的對手。
  似是察覺到了蕭炎目光的射來。灰袍人頭顱微微抬起,露出了半截蒼白的稚嫩面孔,斗笠遮掩間,一對閃爍著淡藍光芒的眸子,帶著許些冰冷,淡淡的注視著前者。
  “這家伙是誰?”愕然的望著那忽然冒出來的強勁對手,小公主與柳翎皆是滿臉詫異,互相對視了一眼,滿臉地茫然。
  _________
  “切爾西,給我他的資料…”貴賓席前臺。法犸忽然轉頭對著切爾西沉聲道。
  在先前法犸發出驚訝聲時。切爾西便是察覺到了事情的不對,迅速的辨認出灰袍人所在的位置編號。然后從納戒中取出一疊文件,快速的翻動著,半晌后,翻動逐漸停止,一張薄紙所記載地資料現了出來,上面所繪的畫像,正是那神秘灰袍人,只不過,這一次的灰袍人,還有著清楚的臉部特寫,那是一張擁有著一對藍色眸子,并且臉色蒼白而冰冷的少年面孔,看上去年齡似乎不過十六七左右,小得讓人覺得有些詭異…
  將資料遞給法犸,后者微皺著眉頭仔細閱讀著,片刻后,臉色一變,道:“是出云帝國的煉藥師?”
  出云帝國與加瑪帝國嚴格的說來,是經常交戰的敵對國家,并且由于出云帝國對煉藥師的死敵職業:“毒師”很是捧頂,這也使得加瑪帝國的正統煉藥師們,對他們好感欠佳,當然,最重要地,還是每當兩國開戰,那些“毒師”便是會采取那些極其下三濫地手段,在各種地方釋放毒藥,毒粉,毒液,每次的大戰,加瑪帝國因此而死亡地戰士,都是一個極為駭人的數字。
  另外,在出云帝國中,他們國內的煉藥師,卻并不如何反對毒師,有些甚至還能彼此合作,所以這也導致加瑪帝國的煉藥師,對這些幾乎背叛了煉藥界宗旨的家伙,很是感到憤怒與不屑。
  而也正因為如此,所以當法犸瞧得那神秘灰袍人竟然是出云帝國的人后,臉色會有些難看。
  “這上面怎么才寫的是二品煉藥師?以我先前所感應到的靈魂力量,那家伙,至少也是四品煉藥師!”目光瞟著資料上所記載的等級,法犸皺眉道。
  “十七歲的四品煉藥師?會長,您認為這可能么?不管他再如何天才,可畢竟煉藥術是需要時間以及經驗的累積。”切爾西苦笑道。
  “我的感應不會出錯…”法犸搖了搖頭,目光死死的盯著那張稚嫩面孔,不知為何,他總是覺得,這張面孔,略微有些怪異。
  “難道,他是易容而來的?看他煉制丹藥時的熟練手法,極其不像是一個十幾歲的少年所能夠具備的啊。”法犸低聲喃喃著。
  “易容的話,自然是不可能逃出我們的察覺。”加老淡淡的笑了笑,說著這話的時候,他的眼角卻是不著痕跡的對著廣場下方蕭炎所在的位置掃了掃,看來,他似乎也是發現了蕭炎的偽裝,只不過,因為一些緣故,并未揭破而已。
  “可那家伙把自己藏得嚴嚴實實的,在這種比賽地時候。我們總不好暫停大會,讓他把斗笠xian開吧?那樣別人會說我們加瑪帝國的煉藥師公會太過霸道與無禮了。”瞧得那將腦袋遮得嚴嚴實實的灰袍人,法犸無奈的道。
  “他不肯xian開,便讓我們幫他一把吧…”海波東站起身來,來到法犸身旁,低聲笑道。
  “你…不會被人發現吧?”聞言,法犸神色一動。旋即遲疑的道。
  “嘿嘿,雖然如今實力退步了一些。不過C控寒流,不知不覺間將那脆弱的頭袍凍成粉末,這點本事,我還是能夠辦到的…”海波東輕笑道,他自然是知道,若是讓一個出云帝國地煉藥師,在加瑪帝國的煉藥師大會上取得了冠軍。那將會讓得法犸等人有多丟臉。
  “這種需要精微C控地事,倒還真是海老頭的冰系斗氣來做最合適,我的斗氣屬性,偏向霸道,開山裂石,適合,現在,不行…”加老搖了搖頭。道。
  “也好…那便拜托了。”略微沉吟,法犸點了點頭,低聲道。
  笑了笑,海波東眼眸逐漸虛瞇,干枯的手指伸出袖袍,微微彈動著。而隨著其手指的彈動,淡淡的奇異波動,悄悄的傳了出去。
  在海波東暗自動作之時,加老與法犸與他靠近了一些,看似是在商量著什么,可卻剛好是將周圍地視線,隔絕了開去。
  “看來,大會似乎出了點變故啊…”雅妃眸子若有深意的望著前方不遠處的海波東三人,低聲道,以她這么多年所鍛煉出來的眼力。自然是能夠發現。自從先前那一道綠色強光出現之后,法犸的臉色。便是略微有些不太好看,而且后面切爾西翻看著文件的舉動,也是證實了某些東西。
  “嗯…那個神秘的灰袍人,貌似打破了大會的秩序啊。”夭夜與納蘭嫣然微微點了點頭,她們不是擺著看地花瓶,雅妃所能發現的東西,她們兩人也是沒有漏掉。
  “那個灰袍人所煉制出來的“生骨丹”,似乎比巖梟他們三人的,還要更加優秀啊…原本以為這次大會是他們三人爭奪冠軍,沒想到,現在卻突兀的跑出這么一匹黑馬…”雅妃微蹙著精致的黛眉,在心中無奈地道。
  ……......
  淡淡的寒流,悄悄的在空氣中穿梭著,半晌之后,不著痕跡的繚繞在了神秘灰袍人頭頂上空之處,猶如幾縷肉眼不可見的冰蛇一般,悄然吐露。
  此時的灰袍人,正在緩緩的收拾著石面上的東西,在某一刻,他移動的手掌猛然一僵,灰袍下的蔚藍眼睛,驟然一縮,腳掌重重一踏地面,身體就欲暴退。
  “哼,哪里走?”瞧得那似乎發現了寒流地灰袍人,海波東也是略微有些詫異,旋即冷笑了一聲,手掌猛然緊握:“破!”
  “嘭!”
  隨著海波東手掌地緊握,那剛欲移動身形的灰袍人,頭頂之上地斗笠,忽然突兀的化為一片粉末,然后傾灑而下。
  斗笠消失,那張掩藏在其下的稚嫩面孔,頓時便是出現在了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下,當下,觀眾席以及貴賓席中,響了一道道抽冷氣的聲音,誰也沒想到,這個取得第一輪最佳成績的人,居然會是這么一個稚嫩的少年…
  擁有著藍色眸子的少年,伸手摸了摸那已經消失的斗笠,片刻后,驟然抬頭,將冰寒的目光,射向了貴賓席前臺的海波東三人。
  “這個家伙,絕對不簡單,不僅能夠發現我的寒流,而且還能借此察覺到我的方位…”微瞇著眸子望著那灰袍少年,海波東磨挲著下巴,冷笑道:“雖然不知道為什么他有著這幅稚嫩的少年面孔,可他若真的只有資料上所寫的十七歲的話,那我海波東,也就不用繼續出來了,直接去隱居殘生吧…”
  法犸與加老眼眸虛瞇,緩緩的點了點頭。
  “這次的大會,看來是有趣了啊…”
  (今天中秋,在這里,土豆祝所有書友合家團圓,平順安康。
  土豆這里今天下了一天雨,晚上別說月亮,星星都未見到半顆,實在郁悶,晚上應該還有一更,不過會有些晚,如果等不了的朋友,建議明早起來看。
  另外,請諸位書友,看完更新后,點擊一下下面的那行紅字吧,現在土豆的位置岌岌可危,后面的眼看就要爆上來,最近土豆已經是在拼命碼字了,所以,拜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