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蒼穹》 最新章節: 第一章五帝破空(11-15)      第一千六百二十二章雙帝之戰(上)(11-15)      第一千六百二十三章雙帝之戰(下)(11-15)     

斗破蒼穹314 天降橫財

第三百章收場
  “給我住手!”亂成一團糟的大廳之中,納蘭桀擠開人群,快步來到這一邊,臉se難看的喝道。
  腳步在納蘭嫣然身旁停下,納蘭桀先是轉頭對著蕭炎問道:“巖梟小友,你沒事吧?”
  蕭炎搖了搖頭,示意自己并無大礙。
  瞧得蕭炎無事,納蘭桀這才松了一口氣,若是他出了點什么事,那自己可就是遭殃了啊。
  目光瞟過那張年輕平靜的面孔,納蘭桀心中不僅再度對他高看了一籌,雖說這邊的戰斗僅僅只是持續了短暫的一會時間,可以納蘭桀的實力,自然是在戰斗爆發的那一霎,便是早早知曉了這邊的戰斗,而他卻這般遲遲來到,明顯是想在暗中觀察一下蕭炎的戰斗實力,畢竟,很多煉藥師,或許在煉藥術shang極其精通,可在戰斗方面,說不定卻是會爛得一塌糊涂,這種人,納蘭桀也并非是沒有見過。
  “這小家伙,沒想到不僅煉藥天賦如此杰出,在戰斗方面,也是極為不弱啊,看他出手的那股凌厲,明顯也是經過真正殺伐的人。”心中暗中贊嘆了一聲,納蘭桀將視線投向了對面的木戰,老臉一沉,喝道:“木戰,沒想到兩年歷練,不僅未磨平你那蠻不講理的氣焰,反而是讓得你越來越囂張了,這是納蘭家,不是你木家,在這里,就算木辰那個老家伙來了,也不敢如此不給我納蘭桀面子!”
  “嘿嘿。納蘭老爺子別罵,小侄只是想試試這位朋友的身手而已,并未有在納蘭家搗亂地意思,這里東西的損壞,待會小侄定馬shang叫人全部整換。”雖然木戰天xing囂張,不過在這輩分足以和其爺爺輩相比的納蘭桀面前,卻是不敢太過放肆。當下捎著頭狡辯的笑道。
  “哼,你這話。騙鬼去吧。”
  冷哼了一聲,納蘭桀目光直盯著木戰,沉聲道:“木戰,我現在這里把話給你說清了,巖梟小友是我納蘭家族的貴賓,我不希望他有什么損傷,你木家雖然狂人很多。可我納蘭家,也不是吃素的!”
  納蘭桀非常清楚木戰的xing子,今ri與蕭炎動手失敗,來ri說不定會讓家族地人動手,為了保證蕭炎的安全以及拉攏他對納蘭家族地好感,所以納蘭桀當眾說出了這番讓得很多人暗地變se的話來。
  聽得納蘭桀那不似開玩笑的話語,木戰臉se微微變了變,他可沒想到。為了一個二品煉藥師,納蘭桀居然會摞下這種狠話。
  目光泛著奇異,shang下打量著那站在納蘭嫣然身后的蕭炎,木戰心中暗自納悶道:“這小子究竟是何身份?看來回去后,要讓人調查一番了。”
  “怎么了?發生什么事了?”在木戰暗自嘟囔之時,又是一道蒼老的聲音在人群之外響了起來。一道單薄的身影在人群幾個詭異閃移,旋即便是猶如鬼魅般的出現在了蕭炎身旁,眾人目光一瞟,原來是先前被人叫出去地米特爾.騰山。
  “木戰?”米特爾.騰山眼睛掃了掃滿地的狼藉,當其目光移到對面的木戰身shang時,先是一愣,再回頭望著站在一起的雅妃與蕭炎兩人,轉瞬間便是明白了來龍去脈,當下老臉如同納蘭桀一般,迅速沉了下來。老眼狠狠的瞪著木戰。怒聲道:“你一回來,就惹是生非。你信不信我讓木辰那老不死的,再把你攆去邊境歷練?”
  “呃…騰山族長…您也在這里啊。”
  瞧得來人,天不怕地不怕的木戰頓時打了個寒蟬,當初離開帝都,前去邊境,最大的原因,便是囂張地木戰惹得米特爾.騰山發怒,最后導致木家不得不把這個禍害給丟到了帝國邊境,所以如今一見到米特爾.騰山,木戰便是有些畏忌,當下訕訕的笑道。
  米特爾.騰山輕哼了一聲,目光瞟了一眼一旁的納蘭桀,慢吞吞的道:“我也給你提個醒,離開這里后,不要再去找巖梟小友的麻煩,他是我米特爾家族的朋友,若你真是惹出了什么事,那就別怪我這老頭子要動怒了,到時候,就算是木辰,也保不了你…”
  雖然并不清楚蕭炎地確切實力以及背后背景,不過米特爾.騰山在說出這番話時,卻并未有半分遲疑,一名xing子高傲的斗皇級別的強者,卻是能夠甘心跟在蕭炎身旁當護衛,這足以瞧出這位看似平凡的青年,究竟蘊含著何種能量。
  短短兩分鐘之內,木戰便是受到了三大家族其中兩個的鄭重警告,這種局面,不僅是木戰本人有些目瞪口呆,就連周圍圍觀的眾人,也是大感驚愕。
  若說蕭炎能夠替納蘭桀驅除烙毒,后者這般盡力維護他,他們倒不是太過意外,畢竟自己的命捏在人家手中,可對于這方才與蕭炎結識不久的米特爾.騰山,卻依然是毫不遲疑的摞下這般重話,這則是有些讓人他們詫異不解了。
  要知道,木戰背后,可是整個木家啊,他們的勢力,絲毫不比米特爾家族小shang多少啊,而且若是光比拼強者地數量,木家甚至要超過米特爾家族許多,畢竟米特爾家族是一個商業家族,并非是木家那種尚武家族。
  當然,這里地強者,只是指中端力量,而并非是類似米特爾.騰山這種的頂端力量,畢竟這種等級,并非是單單只kao尚武風氣便能輕易出現地,更多的,還是取決于xiu煉天賦,在這一點shang,兩家倒是不差多少。
  “嘁,好運的小子…”人群中,瞧得兩位重量級別的人護持著蕭炎,柳翎眉頭微皺。撇了撇嘴,冷笑道。
  一旁,小公主柳眉微蹙,眸子穿過人群,望向蕭炎,低聲喃喃道:“看來他應該是有著什么讓得兩大家族極為看重地東西吧?否則的話,米特爾.騰山與納蘭老爺子。是絕對不可能冒著得罪木家的危險而義無反顧的替他說話的。”
  “真是個神秘的家伙…可惜了。”惋惜的搖了搖頭,小公主想起蕭炎對她地態度。便是苦笑了一聲,沒想到一時的眼拙,居然便是與這等出類拔萃之人,失之交臂,這若是被父皇或者姐姐知道地話,恐怕又會狠狠訓斥一通了。
  嘴角扯了扯,木戰臉龐shang的笑容極為的難看。半晌后,在納蘭桀與米特爾.騰山的注視下,無奈的攤了攤手,道:“兩位老爺子,我都說了今天只是個誤會,好吧,只要這位朋友以后不來遭惹我,那我也不會再去*擾他。這就權當是給兩位面子吧。”
  納蘭桀淡淡的點了點頭,轉過頭來,望著大廳,拍了拍手,笑道:“諸位,請繼續吧。這小輩間的胡鬧而已,大家就當是看了場精彩地表揚吧,呵呵。”
  聽得納蘭桀這話,圍觀的眾人也是識趣的附和著笑了笑,然后自覺的散了開去,互相尋找著順眼的對象,繼續喝酒談情。
  “嘿嘿,老家伙,你還真是不放棄任何拉人好感的機會啊…”米特爾.騰山笑瞇瞇的與納蘭桀貼kao著,低聲道。
  “哼。老東西。看來你還真是打算和我們搶人了?”納蘭桀瞥了米特爾.騰山一眼,冷笑道。
  “如此人才。跑到別人家里,那可是件很讓人頭疼的事啊…”米特爾.騰山低笑道:“我似乎覺得雅妃和巖梟小友挺聊得來地啊?你說是不是?不過嫣然小侄女,似乎拉不下臉去跟巖梟小友套近乎啊?嘿嘿,畢竟身份不一樣,不過,那你們不是要吃虧很多?”
  gan枯的面皮抽搐了幾下,納蘭桀眼角余光掃過那正拉著蕭炎shang下查看他在戰斗中有沒受傷的雅妃,再瞧了一眼那站在一旁,俏臉清冷得沒有絲毫動靜的孫女,只得甩了甩袖袍,悻悻的道:“你還真是舍得下本錢…”
  “一般般啦。”米特爾.騰山得意的笑了笑,將手中地紅酒,一飲而盡。
  ……
  “好啦,我真的沒事,那家伙雖然難纏,不過這點熱身戰斗,對我還沒什么傷害。”無奈的望著那不斷打量自己的雅妃,蕭炎搖了搖頭,苦笑道。
  聽得蕭炎那并沒有異常的聲音后,雅妃這才松了一口氣,狹長的眸子中布滿著驚詫的打量著蕭炎,輕聲道:“小家伙,我記得你當初離開烏坦城時,才僅僅只是突破斗者后不久吧?這才多長時間啊…居然便是能夠和木戰斗得不分shang下了?”
  蕭炎笑了笑,經歷了那般嚴酷修行的付出,有這般收獲,在他認為,是極為正常的事情而已。
  “納蘭小姐,多謝你先前出手了…”雅妃shang前兩步,來到納蘭嫣然身旁,替蕭炎微笑著感謝道。
  “巖梟先生是納蘭家的客人,我自然是要出面,其實以巖梟先生地實力,似乎我地舉動,有些多余了…”納蘭嫣然瞟了一眼蕭炎,這個家伙在一瞧見她后,臉se便是逐漸冷漠,這種與雅妃幾乎是兩極化的待遇,實在是讓得納蘭嫣然有些無語。
  “雅妃,兩年不見,不用這般無視我吧?”那站一旁地木戰,瞧得雅妃一直連眼光都未瞟過來,不由得苦笑道。
  “木大少,我哪敢啊,只是你那脾氣,雅妃實在是無福消受,希望你ri后,不要再說那些有損雅妃名聲的話,我從未答應過什么婚約,何時又成了你的女人?”雅妃瞥了一眼這家伙,冷笑道。
  說完,雅妃便是再度步回蕭炎身邊,拉著他的袖子,柔聲道:
  “我們換個地方吧…”
  蕭炎看了一眼滿臉溫柔的雅妃,再瞧著那臉se因為憤怒而有些青se的木戰,微微點了點頭,任由雅妃拉著他,對著另外大廳的另外一邊行去。
  “該死的小子…”眼瞳怒瞪著蕭炎的背影,木戰狠狠的揮了揮手,然后將目光投向納蘭嫣然,道:“嫣然,這小子究竟是何來頭?別給我保持沉默,我們怎么說小時候也在一起打滾摸爬的,難道連這點消息都不肯透lou?”
  瞧得那一臉兇戾的木戰,納蘭嫣然無奈的搖了搖頭,道:“說實在的,我還真不清楚巖梟的確切底細,不過他的煉藥術極其不凡,我爺爺體內的烙毒,連古河長老都沒有辦法,可他,卻是能夠將之驅逐…”
  “我所知的,也就這些了,反正你ri后別去找他麻煩,不然,我想,你也會有著不小的麻煩。”納蘭嫣然提醒了一聲,便是轉身緩緩走進大廳,留下木戰一個人咬著牙不甘的站在原地。
  “管你究竟什么身份…別讓我逮住機會…”咬著牙,木戰惡狠狠的低聲道。
  (還有一更,二十分鐘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