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蒼穹》 最新章節: 第一章五帝破空(11-15)      第一千六百二十二章雙帝之戰(上)(11-15)      第一千六百二十三章雙帝之戰(下)(11-15)     

斗破蒼穹312 真相

第兩百九十八章短暫的對決
  大廳中忽然爆發而起的兇猛勁氣,迅速的將周圍的視線吸引了過來,待得這些目光瞧著那滿臉兇戾的青年后,皆是一愣,旋即將幸災樂禍的視線,投向那正與青年對恃的蕭炎身shang,顯然,他們都是認出了這位在帝都擁有著極大名聲的年輕人。
  “終于打起來了么…”大廳中,小公主含笑著搖晃著透明酒杯中的紅酒,輕聲笑道。
  “呃…那是…木戰?”圍在小公主周圍的人中,大多都是貴族子弟,因此一眼便是認出了那滿臉兇戾的青年,當下臉se微變的失聲道,他們之中的很多人,當年都吃過這個家伙的虧。
  “難怪你說今晚會發生點有趣的事,原來是說的這家伙…”望著那一身青衣的木戰,柳翎也是愣了愣,旋即恍然的低笑道。
  “帝都很多人都知道,木戰對米特爾家族的雅妃很有幾分愛慕,當初在離開的時候,還囂張的表示誰敢碰雅妃便宰了誰…”小公主臉頰shanglou出一個淺淺的笑容,目光瞥向那因為措手不及的偷襲而臉seyin沉的蕭炎,道:“他挺倒霉的,與正好撞見木戰回來的時候與雅妃這般親熱…”
  “以木戰的xing子,今天晚shang,巖梟十有**都不會太過好受,當初木戰在離開帝都之時,便已經是三星斗師,再經過這兩年在帝國邊境軍營中的歷練,恐怕實力已達斗師巔峰了…”
  “不好受便不好受吧。招惹別人地女人,自然是需要付出點什么,免得總是一副鄉巴佬進城,誰也不放在眼里的模樣。”柳翎冷笑道,他現在可是巴不得有人出來挫挫蕭炎的銳氣呢。
  “不過這里是納蘭家族,納蘭老爺子可不會讓得木戰太過放肆的,所以。木戰若是想要教訓巖梟,則是要選擇最快的速度。不然,等納蘭老爺子或者剛剛出去的米特爾.騰山回來,他就沒機會了。”小公主微笑道,今天下午蕭炎拒絕了她的邀請,明顯也是讓得這位地位不凡地少女有些不滿,所以此時,她也并沒有出去調和的意思。
  冷笑了一聲。柳翎低聲道:“不過木戰正好是那種一旦動手就從不廢話地人,看吧,很快就要打起來了…”說話間,他的目光,已經投向了大廳的那處*亂之所。
  ……
  蕭炎拳頭舒展而開,旋即又緊握而起,如此反復幾次,方才將那股麻木的感覺驅逐。瞥著面前入深山猛虎般兇戾的青年,深吸了一口氣,冷聲道:“腦子不對?”
  先前的那一擊,蕭炎非常清楚,面前的這家伙絕對沒有半點留手地打算,若是換作一個反應慢的人。恐怕反應不及之下,當場就得重傷,所以對于這種莫名其妙便是出殺手的人,蕭炎的心中,也是充斥著暴怒。
  對著蕭炎一咧嘴,一排白se牙齒,頗為猙獰,這名青衣青年沒有回話,只是將熾熱的目光,停在了一旁那俏臉噙著憤怒的雅妃身shang。放柔了聲音大笑道:“雅妃。好久不見,又漂亮了啊。不愧是我預定的老婆啊…”
  “你…你這個瘋子!”
  雅妃臉頰因為憤怒而顯得有些漲紅,豐滿的xiong脯微微起伏著,她沒想到,兩年沒見,這個家伙還是一如既往地蠻橫不講理,什么話都不說,便是直接對著人下辣手。
  “巖梟,你沒事吧?”快步走到蕭炎身邊,雅妃shang下打量著,急忙詢問道。
  搖了搖頭,蕭炎目光一直停留在面前的青衣青年身shang,輕聲道:“他是誰?”
  “木戰,三大家族中木家的人,一個很讓人頭疼的瘋子,當初我出去歷練,有幾分原因就是想躲開他。”雅妃苦笑道。
  “下手很毒,很狠。”蕭炎輕聲笑了笑,笑容中的yin冷殺意,卻是讓得一旁的雅妃俏臉微變。
  “別沖動,木戰是木家年輕一代出類拔萃地新人,他當初在離開帝都的時候,便是斗師強者,如今經過兩年邊境軍營的歷練,實力更是直追老一輩之人,你…”熟知蕭炎xing子的雅妃,知道此時的他是動了真怒,不過對面的木戰也不是省油的燈,若是打起來,誰勝誰負還未可而知呢,當下趕忙勸阻道。
  “小子,新來帝都的?難怪敢和雅妃走這么近。”雅妃對蕭炎的關心,讓得木戰臉龐shang的兇戾更是盛了許多,扭了扭脖子,一陣噼里啪啦地骨頭聲響,清脆地響了起來。
  蕭炎抬眼瞥著這位毫不掩飾自己心中殺意的青年,抿了抿嘴,眼角在大廳中迅速地掃視了一圈,幾名納蘭家族的族人,已經開始退后,看樣子是想去將這里發生的事情報告給納蘭桀等人了。
  或許雅妃所說不假,面前的青年,也的確給了蕭炎一種危險的感覺,然而即使如此,他卻并未打算縮在雅妃身后,直到納蘭桀等人的到來…先前木戰的那險些讓得他重傷的偷襲,已經讓得蕭炎心中那壓抑了一個月而未曾動手的yu望夾雜著怒火徹底爆發了開來,所以…這一次,他不打算忍。
  漆黑的眸子盯著木戰,雅妃的勸說被他屏蔽了過去,右手攤開,旋即一曲,一股兇猛的吸力頓時便將腳下不遠處的一根足有大腿粗壯的破碎椅腳吸進了手中,緊握著它,蕭炎的身體陷入了寂靜,瞬間之后,青se斗氣再度暴涌而出,身體迅速閃開雅妃,腳掌一蹬地面,隨著一道能量炸響,蕭炎的身形,幾乎是化為一道黑線,閃電般的暴射向木戰。
  “小子,夠種!”
  獰笑著望著竟然主動攻擊的蕭炎。木戰身體之shang,翠綠se地斗氣噴涌而出,一對拳頭,竟然隱隱的化為了枯木的顏se。
  此時蕭炎幾人的這塊地方,無疑已經成為了大廳的焦點,而當眾人瞧得那在木戰面前,不僅未曾選擇退卻。反而主動進攻的蕭炎,清楚木戰實力的一些人。都不由得暗自搖頭,想來,在他們心中,蕭炎地這一舉動,只是想要在雅妃面前loulou風頭而已。
  “這家伙,當真是自討苦吃,安靜的站在原地。等著納蘭老爺子他們過來不是更好么?偏要這般自不量力地沖shang去受人侮辱。”瞧得蕭炎的舉動,柳翎搖著頭,笑著道,他也早就認識木戰,所以非常清楚這個戰斗狂人打起架來是如何讓人頭疼。
  “看來再出se的人,在*人面前,依然是免不了熱血shang涌啊。”小公主晃蕩著透明酒杯,笑容猶如小惡魔一般。他們這一群常年生活在帝都的人,都不看好蕭炎與木戰的戰斗。
  而在幾人談話間,蕭炎與木戰,便是在眾目睽睽之下,閃電般的接觸在了一起。
  面沉如水,蕭炎冰冷的注視著面前那滿臉兇煞地木戰。在即將到達木戰身前之時,腳跟一旋,身體詭異的竄現在了木戰左手旁,右掌緊握,巨大的椅腳,便是被青se斗氣覆蓋著,帶起一股兇悍的勁風,毫不留情的對著木戰腦袋砸了下去。
  察覺到頭頂shang方的勁氣,木戰冷笑了一聲,拳頭猛然shang砸。然后與那jian硬的椅腳硬轟在一起。
  “嘭!”
  隨著一道悶聲響起。大腿粗壯的椅腳就這般被木戰生生轟得四下爆裂,而在轟斷椅腳之后。木戰緊握地拳頭再度夾雜著勁氣,閃電般的穿過飛射的木屑間,狠狠砸向后面的蕭炎。
  腦袋微偏,那從遮掩了視線的木屑中暴射而出的拳頭,貼著蕭炎肩膀掠了過去,兇悍地拳風,讓得他皮膚有種火辣辣的感覺,然而這點小痛,并未遲緩蕭炎的半分攻擊,在木戰的拳頭貼身而過時,蕭炎身體便是詭異下滑,在同一時間,身體半翻而下,右掌撐著地面,腰桿半扭,腳掌在半空狠狠掄了半圈,然后攜帶起尖銳勁氣,交叉著對著木戰脖子切剪而去,那模樣,猶如是一對鋒利的剪刀一般。
  “嘿,不錯…”有些奇異的剪刀絞殺腳,讓得木戰眼睛泛起狂熱,雙臂護在頸間,泛著肉se的皮膚,迅速化為枯黃之se,看shang去,猶如兩截jian硬的枯木一般。
  “哚哚…”
  雙腳狠狠的砸在木戰手臂之shang,卻是發出兩聲古怪的聲響,腳掌shang所蘊含地巨大勁力,也是讓得木戰退后了一步,不過木戰地戰斗經驗遠遠超過蕭炎意料,即使是在他退后之時,卻依然是巧妙的穩下面形,腳尖狠狠地對著頭朝下的蕭炎腦袋踢了過來。
  對方的反應,讓得蕭炎眼中飛速的閃過一抹驚詫,那用來穩定身體平衡的左手,猛然一旋,在其他人不可察覺間,一縷青se火焰,浮現了拳頭表面,然后shang砸而去,與木戰的腳掌,狠狠的撞擊在了一起。
  “轟!”兇猛的勁氣對撞,從兩人拳腳接觸間暴射而出,而蕭炎右手撐地處,幾道細小的裂縫,迅速蔓延了出來。
  “哼…”
  這一次的交錯,讓得兩人皆是發出一聲悶哼,蕭炎右手輕拍地面,jian硬的地板,轟然爆裂,而他的身形,也是借助這股反推力,彈射而起,然后輕巧的落回地面,小退了幾步,將勁力化解后,臉se略顯凝重的望著對面那在退后間,將一張桌子碰得粉身碎骨的木戰。
  短短一分鐘之間,兩人便是經歷了一番驚心動魄的貼身肉搏戰,先前的那輪交鋒,不論誰稍稍失神,就將會
  被對方那毫不留情的攻擊,轟得極為狼狽。
  (唉,最近糊涂得,連時間都搞錯了,今天才星期天,丟人丟大了,一個小時后,還會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