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蒼穹》 最新章節: 第一章五帝破空(11-15)      第一千六百二十二章雙帝之戰(上)(11-15)      第一千六百二十三章雙帝之戰(下)(11-15)     

斗破蒼穹273 抵達帝都

遙遙天際,四股斗皇級別的氣勢,彌漫天空,周圍的空間,都似乎在此刻,略微有些顫抖了起來,蔚藍的天空上,慵懶白云,被暴虐的氣勢撕扯得粉碎。
  鹽城之中,所有人都在這四股互相糾纏的浩蕩氣勢下,不斷的輕微顫抖著,那股恐怖的壓迫力,讓得人猶如身負千斤重石,呼吸,都是略微有些沉重了起來。
  “綠蠻,哈哈,沒想到你竟然會被攆得到處亂竄,這若是傳了回去,恐怕會被他們給笑死!”巨大的三角瞳孔盯著對面的蕭炎與海波東,八翼黑蛇皇巨嘴張合著,發出震耳欲聾的大笑聲。
  “你個混蛋白牙,我身上帶著有人,而且又不想與他們纏斗,不跑難道還傻站著等他們攻擊啊?”身體懸浮在八翼黑蛇皇頭顱之旁,聽得他的嘲笑,青衣女人不由得怒道。
  “嘿嘿。”笑著擺了擺巨大的尾巴,八翼黑蛇皇三角瞳孔動了動,瞟了一眼被他稱為綠蠻的女子懷中的青鱗,宛如驚雷般的聲音中,多出了幾分凝重:“真的是碧蛇三花瞳?”
  “嗯,你的感應沒出錯,的確是!”提起這個,青衣女人眉宇間便是散發著喜意,點了點頭,笑道。
  “那就好啊…”聞言,八翼黑蛇皇明顯的松了一口氣,再次將目光掃向對面的蕭炎與海波東,微微掃移,最后驚咦了一聲,停在了渾身散發著森白火焰的蕭炎身體之上,驚異的道:“好奇怪。為什么我覺得這人身上地氣息,隱隱的有些熟悉?”
  “你也有這種感覺?”青衣女人詫異的眨了眨眼,上下打量著蕭炎,道:“我先前也是因為他身體上那股似乎略微有些熟悉的氣息,方才暴露了自己的隱匿,不過我所接觸過的強者實在太多,所以也記不清這股氣息究竟與誰相似。”
  “他身體上的那股白色火焰,應該是“異火”吧?不過就是不清楚是哪一種。嘖嘖,真是個好運的家伙。”八翼黑蛇皇驚詫地道。
  “嗯,的確是一種異火,威力極為恐怖。我的萬木囚牢,對他根本沒有半點作用。”青女女人點了點頭,沉聲道。
  “嘿嘿,好多年沒來加瑪帝國了,沒想到這里竟然是出了這等強者。”八翼黑蛇皇有些意外的笑道。
  “好了。別廢話了。這里搞出這么大地動靜。恐怕云嵐宗地人和加瑪皇室地那老妖怪應該已經有所察覺了。再拖下去。等到他們趕過來。那就麻煩了。”青衣女人沉聲道。
  “嗯。知道了。唆地女人。”
  八翼黑蛇皇巨尾微微擺動。旋即有些遺憾地道:“不過可惜。本來這次是想來找美杜莎女王比試比試地。哪想到她竟然進化失敗了。唉。那么完美地女人。簡直是專門為本皇而出現地啊。”
  “白牙。別發情了。你難道忘記上次你被她打得那凄慘模樣了么?”翻了翻白眼。青衣女人無奈地道。
  “嘿。我就是喜歡她地暴力。”八翼黑蛇皇搖著巨大地頭顱。大笑道:“好了。你帶著人先走吧。我來攔住他們。十分鐘后。老地方見面。”
  “嗯。小心點。這兩個家伙不是省油地燈。”點了點頭。青衣女人囑咐了一聲。背后雙翼輕震。然后對著遙遠地天際暴射而去。
  “放心吧,論起飛行速度,斗皇級別中,還沒有誰能比得上我。”八翼黑蛇皇對著那遠去的青衣女人擺了擺尾巴,得意地笑道。
  “想走?把人留下來!”瞧得那閃掠而走的青衣女人,蕭炎臉色一沉,紫云翼輕振,身形便是暴射而出。
  “嘿嘿,你們地對手是我。”
  瞧得那想要從上空飛掠而過的蕭炎,八翼黑蛇皇嘿嘿一笑,八翼齊齊振動,龐大地身軀瞬間出現在蕭炎飛行的路途之上,蛇尾猛地一甩,其上所蘊含的恐怖力量,竟然是讓得空間都出現了許些扭曲之感。
  察覺到蛇尾力量的恐怖,蕭炎臉色微變,不敢硬接,身體急速扭轉,將之閃避了開去,不過雖然避開了攻擊,可他想要追擊的目的,卻是被阻攔了下來。
  “該死的!海老,動手!”蕭炎低聲罵了一句,身體在躲避著八翼黑蛇皇的輪番攻擊時,偏頭對著海波東大喊道。
  “幫我擋住他一會!”海波東臉色凝重的低喝了一句,雙手結出印結,袖袍輕顫,寒氣猛的自其體內暴涌而出,轉瞬間,這片天地,便是完全被寒氣所繚繞著,天空上,由于寒氣的加劇,絲絲雪花開始飄落,再過得片刻,狂風嗚嘯,雪花急速凝聚成雪白的冰刃,一縷狂風逐漸成漩渦狀,驟然擴散,半晌后,居然擴張到了十多米寬敞。
  狂風嗚嘯著,一道道鋒利的冰刃投射進入其中,轉瞬間,一個外表被覆蓋著鋒利冰刃的白色龍卷風暴,便是憑空出現在了天空之上。
  憑借自身之力,構建出如此兇悍的冰刃風暴,即使是以海波東的實力,額頭之上也不由得浮現了許些細密的冷汗。
  “蕭炎,閃開!”
  低喝了一聲,望著那迅速退閃到一邊的蕭炎,海波東袖袍一揮,龐大的冰刃風暴,便是帶著尖銳的破風聲響,嗚嘯著對著八翼黑蛇皇席卷而去。
  “嘿,聲勢倒是不錯,不過我可是六星斗皇,你這二星實力,如何與我斗?哈哈!”望著那暴卷而來的冰刃風暴,八翼黑蛇皇大笑了一聲,巨大頭顱一擺,黑色的火焰,忽然自其體內暴涌而出,然后源源不斷的輸送出來,最后在其頭頂上空處。凝聚成了一個體型同樣龐大的黑色能量八翼黑蛇。
  巨尾猛地一甩,那完全由詭異的黑色火焰所凝聚而出的八翼黑蛇,猛的暴射而出,夾雜著一股近乎恐怖的勁氣,狠狠的撞上了那白色的冰刃風暴。
  在相撞的那一刻,兩者接觸地空間處,似乎都是被震裂開了絲絲細小的黑色裂縫。
  “嘭!”
  一白一黑兩種恐怖的能量,互相僵持了片刻時間。便是在天空之上,轟然爆炸開來,劇烈的能量爆炸聲,即使是相隔千米距離。依然能夠隱隱聽見。
  爆炸地瞬間,一圈能量漣漪從爆炸處擴散開來,將海波東與八翼黑蛇皇,同時震得急速后退。
  “哈哈,照你這般揮霍。即使你是斗皇強者,恐怕也來不了幾次吧?”望著那臉龐浮現許些冷汗的海波東,八翼黑蛇皇大笑道。
  “八極崩!”
  笑聲還未完全落下,那巨大的三角瞳孔卻是猛的一縮,渾身漆黑的鱗片,忽然詭異地緊縮了起來,一層淡淡的黑色奇異油漬。從鱗片之下滲透而出,迅速將八翼黑蛇皇龐大的身體包裹在其中。
  在八翼黑蛇皇龐大身體的腰部位置。蕭炎的身形忽然閃現而出,覆蓋著森白火焰的拳頭。猛然緊握,夾雜著一股惡風勁氣。猶如崩雷一般,狠狠的砸了下去。在這一刻,那寬大地黑色袖袍,似乎都是變得猶如鋼鐵般堅硬了起來。
  “嘭!”
  拳頭重重的砸在八翼黑蛇皇地身體之上,可蕭炎的臉色,卻是變得極為難看了起來,因為,在他地感知中,八翼黑蛇皇的身體,忽然變得猶如那滑膩膩地泥鰍一般,拳頭砸了上去,可最后竟然是貼著其身體表面上的那層油膩薄膜,飄飛了出去。
  然而這一擊雖然大部分攻擊落空,不過卻依然有著一小部分結結實實地砸在了八翼黑蛇皇的身體上,森白火焰所蘊含的熾熱溫度,頓時,便是讓得落拳之處的那一小部分蛇鱗,曲卷了起來。
  “嘶,好痛!”身體上傳來的劇痛,讓得八翼黑蛇皇龐大的身體猛的縮卷了起來,巨大的尾巴猛然回甩,也是狠狠的砸在蕭炎背上,頓時,將之猶如皮球一般,砸飛了出去。
  “噗嗤…”背上傳來的巨大力量,讓得蕭炎噴了一小口鮮血,雙翼急速振動著,方才穩住踉蹌的身形。
  “唉,畢竟不是屬于自己的力量啊,控制起來,極為不順手。”抹去嘴角的血跡,蕭炎在心中苦笑道。
  “沒事吧?”飛掠在蕭炎身旁,海波東問道。
  “沒事。”蕭炎搖了搖頭,目光有些焦慮的望著遙遠的天際處,在八翼黑蛇皇拖延的這段時間,那青衣女人早就跑得沒影了。
  “怎么辦?雖然說他并不能擊殺我們,可以他的速度,要攔住我們,似乎并不難。”海波東苦笑道:“而且這家伙的屬性剛好克制我,渾身的鱗片更是防御力驚人,先前若非是靠你的異火,恐怕那一拳,對他都沒多少效果。”
  蕭炎緊咬著牙,呼吸有些急促。
  “我們兩人都沒有那種破壞力極為恐怖的斗技,想要擊退他,似乎很難。”海波東嘆息道。
  蕭炎沉默,骨靈冷火是屬于藥老的東西,所以蕭炎對它的控制程度,遠遠沒有藥老靈活,更何況那些能夠使得自己與斗皇強者戰斗的靈魂力,也是完全的屬于藥老,說起來,這些都不關蕭炎啥事,他只不過是起到一個中轉站的作用罷了。
  連八極崩都對這八翼黑蛇皇沒有多大的效果,那么蕭炎所剩下的底牌,就只有那地階斗技:焰分噬浪尺了!
  手掌輕放在肩膀之上,蕭炎手指觸摸著背后那冰涼的黑色巨尺,然而就在當他準備啟用這最后的底牌之時,眼角忽然停在了左手上的骨靈冷火之上,微微一愣,沉默瞬間后,一個近乎有些瘋狂的念頭,悄悄的從內心深處,不受控制的滋深了出來……
  “或許這樣…會更加恐怖……”
  (諸位弟兄,3370的加更到,繼續碼,3670的加更,兩點左右,如果不出意外,應該會傳上來,弟兄們,為了明天的三更,甚至四更,將月票火暴的投起來吧,只要你們敢投,土豆拼了命也會加更拼上!!!另外,也求一下推薦票,看完后,請順手投幾票吧,謝謝了。
  PS:若是可以,更新票也使勁的丟吧,看看土豆能不能繼續日爆一萬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