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蒼穹》 最新章節: 第一章五帝破空(11-15)      第一千六百二十二章雙帝之戰(上)(11-15)      第一千六百二十三章雙帝之戰(下)(11-15)     

斗破蒼穹209 沙漠中心的城市

尖叫的聲音,依然高亢穿云,而在這越加響亮的尖叫聲中,青鱗眼瞳之中的三個綠色小點,驟然幽光大盛,三個小點,在頃刻之間,居然轉化成了三個極為細小的綠色花朵…隨著這詭異的綠色花朵的浮現,一片強烈的幽光猛然自其中暴射而出,將面前的那火靈蛇照射其中。
  在被這有些詭異的幽光照射之時,火靈蛇龐大的身體,驟然僵硬,兩雙巨眼,泛著許些驚恐的盯著面前的小女孩。
  詭異的幽光在火靈蛇身體之上緩緩的移動,最后停在了兩個蛇頭的額頭中央之處…當幽光停止移動之后,便是開始了緩緩的縮小,而隨著幽光范圍的越來越小,其中所蘊含的光亮,卻是越來越盛。
  幽光范圍越來越小,到得最后,居然變只有了巴掌左右大小,而當幽光縮小到這個面積之時,便是停止了繼續縮小,隨著一陣幽光的暴射,兩個小小的綠色花朵,被印刻在了火靈蛇的兩個腦袋之上。
  當花朵出現之后,幽光則開始逐漸消失,片刻后,青鱗眼瞳之中的細小花朵迅速退散,只是瞬間,便是回復了以往的碧綠…眼瞳回復正常之后,青鱗身體一陣搖晃,眼皮逐漸耷下,最后終于是倒在了地面之上。
  在青鱗倒下之后,那巨大的火靈蛇,卻依然是傻傻的頓在原地,只不過,每當它的視線掃著地上的青鱗之時,其中的兇狠與猙獰,都會不由自主的迅速消失,取而代之的,居然是一股溫順…“我去你媽的!”在火靈蛇發愣之時,蕭炎終于是破空而來,漆黑的玄重尺,狠狠的砸在其龐大的身體之上,頓時,鮮血四濺,皮開肉綻…“嘶…”再度遭受到重擊,火靈蛇終于是回過了神來,轉過龐大的身體,惡狠狠的盯著蕭炎,不過當其目光在掃著那巨大的玄重尺后,卻是眼中閃過一抹畏忌,然后在蕭炎暴怒的臉色下,再度一頭鉆進熔巖湖泊之中。
  “媽的。”望著那再次選擇逃竄的火靈蛇,蕭炎忍不住的罵了一聲,然后雙翼一振,快速的出現在青鱗身旁,將之趕忙抱起,手指在其鼻下探過,在感受到還有呼吸之后,這才松了一口氣。
  從納戒中取出一枚療傷的丹藥,蕭炎將之塞進青鱗嘴中,這才抱著她,緩緩走近通道之中,望著那受傷的蕭鼎,苦笑了一聲,將一枚療傷藥遞給他,道:“怎么樣?沒什么事吧?”
  “咳,沒什么大礙,歇息一會就好。”接過丹藥吞進肚內,蕭鼎這才喘了一口氣,苦笑道。
  蕭炎靠著山壁緩緩坐下,將青鱗抱在懷中,摸了一把滿臉的灰塵,遺憾的嘆道:“可惜,還沒找到異火…”
  “待會你先帶著青鱗回去吧,我留在這里繼續找找,不用擔心,現在那畜生看見我就只會跑,這里已經沒有什么東西能傷到我的。”蕭炎沉吟了一會,偏頭對著蕭鼎道。
  “這樣…也好,我們繼續在這里,也成你了累贅了。”聞言,蕭鼎也只得無奈的點了點頭。
  “不過這地穴面積這么大,而且到處都是火焰,你想要從這里找出異火,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啊。”蕭鼎嘆道。
  “嗯,而且還不能在這里拖延太長的時間,不然一旦被其他強者感應到了這里的動靜,恐怕那才是大麻煩…”蕭炎點了點頭,苦笑道。
  聞言,蕭鼎也是苦笑著點了點頭,他同樣非常清楚異火對于那些強者有著何種巨大的吸引力。
  “嚶…”在蕭炎有些無奈之時,懷中的青鱗終于是緩緩的蘇醒了過來,搖了搖昏沉的小腦袋,抬起頭來,望著抱著自己的蕭炎,小臉微紅,纖細的手指揉著太陽穴,忽然輕聲道:“少爺,青鱗或許能夠知道異火在哪里。”
  “哦?”聞言,蕭炎與蕭鼎皆是一愣,愕然的道:“你怎么可能知道?”
  抿著小嘴笑了笑,青鱗忽然掙脫蕭炎的懷抱,小跑到通道口處,小手圍在小嘴邊,大喊道:“出來!”
  隨著青鱗的喊聲落下,平靜的巖漿湖泊之中,巨大的火靈蛇,猛然騰起身子,然后緩緩對著通道口處游來。
  瞧得那再度出現的火靈蛇,蕭炎一驚,趕忙站起身來,抓起重尺,森然的望著游過來的火靈蛇。
  “少爺,別打它,它不會再攻擊我們了。”瞧得蕭炎的舉動,青鱗趕緊一把抓住他,道。
  “怎么回事?”眼睛緊緊的盯著火靈蛇,蕭炎發現,現在的它,似乎果然沒有了攻擊的意圖,當下不由得有些愕然的問道。
  “我也不太清楚…”青鱗微微搖了搖頭,上前兩步,碧綠的眸子盯著出現在面前的龐然大物,疑惑的道:“不知道為什么,我似乎和它建立一種奇怪的聯系,我能感應到它的意念…”
  “呃?”蕭炎一愣,目光緊緊的在面前忽然變得溫順起來的火靈蛇身上掃過,最后停在了其額頭部位的那綠色花朵之上,微微皺眉,這東西,先前是明顯沒有的…“嘖嘖,嘖嘖…了不起,小家伙,我不知道你是倒霉還是好運,為什么遇到的人,都是稀奇古怪的?上次是一個厄難毒體,這次也不遜色,竟然遇見了一個擁有“碧蛇三花瞳”的小女孩…”在蕭炎疑惑之時,藥老那驚嘆不已的笑聲,忽然的在心中響起。
  “碧蛇三花瞳?那是什么東西?”陌生的稱呼,讓得蕭炎驚愕的反問道。
  “嗯…怎么說呢…這是一種有些奇異的天生瞳孔,似乎只會出現在人類與蛇人的后代之中,擁有這種瞳孔的人,在掌握熟練的情況下,能夠使得人產生幻覺,你想想,若是與人戰斗的時候,忽然讓得對方一個精神恍惚,或者更甚的,直接讓對方去砍自己的同伴,那感覺如何?”藥老壞笑道。
  “呃…那肯定會很好玩。”蕭炎裂了裂,抹了把冷汗,干笑道。
  “還有,這種瞳孔,幾乎可以說是一切蛇形魔獸的克星,因為它有著一些幾率,能夠與蛇形魔獸形成一種單方面的強制聯系…嗯,這個強制聯系,你可以把它當成是這個世界極少存在的一些神秘契約吧。”藥老笑道:“很顯然,面前的這頭火靈蛇,正好是倒霉的被這小女孩那尚是極度生澀的“碧蛇三花瞳”給簽訂了契約…”
  “…靠…”張了張嘴,蕭炎低聲罵了一句,旋即低下頭望著身旁小臉略微有些膽怯的青鱗,以后這小丫頭可是有了一個了不起的保鏢了啊,斗靈級別的魔獸護衛,嘖嘖…他還從沒見過誰擁有這種級別的戰斗寵物。
  “少爺…它知道那異火在什么地方。”青鱗指著面前的火靈蛇,沖著蕭炎邀功般的笑道。
  “它知道?”聞言,蕭炎一愣,舔了舔嘴唇:“在哪?”
  “嗯…”青鱗微閉著眸子沉吟了片刻,緩緩睜開眼來,目光在四處掃了掃,最后訕訕的指著下面那熾熱的巖漿湖泊,怯生生的道:“它說…在這下面。”
  “嘶…”目光順著青鱗的手指移向那熾熱的火紅巖漿,蕭炎嘴角一陣抽搐,巖漿底下?沒想到那異火竟然隱藏在這巖漿之下,可這里…難道讓自己活生生的跳下去找?那不是找死么?
  “呵呵,原來如此,難怪我說為什么總是察覺不到異火的感覺,原來是被這些地穴熔漿給遮掩了啊。”藥老那恍然的笑聲,忽然在蕭炎心中響了起來。
  “老師…這里,能下去?”聞言,蕭炎扯了扯嘴,指著下方不斷冒著氣泡的熾熱巖漿,干笑道。
  “嘿嘿,想要得到異火,自然不會太過容易,怎么樣?敢跳么?”藥老淡淡的笑道。
  咽了一口唾沫,蕭炎眼角再次瞟了瞟下面的火紅巖漿,喉嚨微微滾動了一下,臉色一陣陰晴不定。
  站在一旁,青鱗望著臉色急速變幻的蕭炎,也是一片忐忑,對于火靈蛇傳過來的消息,她也是不敢打包票,若是蕭炎真的跳了下去出現了事故,那她恐怕也只能跟著一死了之算了…“呼…”沉默了良久之后,蕭炎輕吐了一口氣,偏頭對著青鱗輕聲道:“讓它在下面帶路!”
  “啊…”聽著蕭炎這話,青鱗嬌小的身體頓時顫了一顫,只得微閉著眼眸,對著火靈蛇傳出了命令。
  接到青鱗的命令,火靈蛇巨大的眼瞳中明顯閃過一抹不愿,不過在強制性的聯系下,它也只得對著蕭炎發出一聲嘶吼,然后一頭鉆進了巖漿之中,抬起巨大的頭顱望著上面呆立不動的蕭炎,眼瞳中掠過譏諷與挑釁。
  “呼…”盯著躍下的火靈蛇,蕭炎長長的呼了幾口氣,胸膛一陣起伏,片刻之后,猛然閉上雙眼,在青鱗與蕭鼎那心驚膽顫的目光注視下,一頭對著熾熱的巖漿之中投射而下。
  望著那對著巖漿躍下的蕭炎,蕭鼎與青鱗的心臟,驟然被高懸了起來,眼睛死死的盯著急速掉落的身形。
  劇烈而熾熱的風聲,從耳邊飛速刮過,蕭炎胸膛中的心臟,不斷狠狠的跳動著,一聲聲沉悶的聲響,幾乎是猶如在耳邊響起一般。
  溫度越來越熾熱,在某一刻,外界喧鬧的聲響,終于是被完全的隔離了開去…“噗通…”
  隨著這入水般的清脆聲響,地穴之內的三人,心情驟然緊繃成了一條稍稍用力一扯就會崩毀的彈簧…(四更完畢,全身虛脫的向諸位兄弟求點月票,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