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蒼穹》 最新章節: 第一章五帝破空(11-14)      第一千六百二十二章雙帝之戰(上)(11-14)      第一千六百二十三章雙帝之戰(下)(11-14)     

斗破蒼穹1619 魂帝魂天帝

天墓。()
  巨大的廣場懸浮在天際之上,一尊高達萬丈的石像,矗立在廣場中,一種淡淡的威壓,籠罩著整今天墓,讓得其中的眾多靈魂體感到一種源自靈魂深處的恐懼。
  蕭炎站在廣場上,目光凝視著面前那巨大無比的古帝石像,深吸了一口氣,對著石像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禮,然后身形便是緩緩升空而起,最后在石像胸膛處那石洞處停了下來。
  石洞表面,彌漫著宛如水波般的淡淡光澤,這些光芒看似微弱,然而蕭炎卻是不敢有絲毫的怠慢,因為正是這些看似薄弱的光芒,在先前時,可是將古元,燭坤這等強者都是輕易的壓垮而下。
  小伊也是在此刻閃現自蕭炎肩膀,凈蓮妖火涌出,將其身體盡數包裹。
  “成與敗”就在此舉了……”蕭炎喃喃了一聲,旋即面現決然之色,一步踏出,直接是邁進了那石洞之中。
  “嗡!”
  在蕭炎穿過那種薄弱光芒時,他清晰的感覺到,一種探測,從他的身體表面掠過,在這種探測下,他體內的任何東西,甚至是靈魂,都是變得無所遁形。
  那種感覺,就如同他所有的秘密,都是在此刻暴露了出來一般。
  不過雖然被仔細的探測了一番,但所幸,那光芒卻并沒有表現出對蕭炎的排斥性,而與此同時,蕭炎眼前突然一花,腦海中”便是傳來陣陣眩暈之感。
  這般眩暈,持續了幾息,而待得蕭炎回過神來時,卻是猛然發現,周遭的環境,卻是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殉麗的火焰,充斥著蕭炎的眼球,毫無疑問,這里是一片火海,而且火海的顏色,五彩繽紛,殉麗得讓人感到驚艷。
  “異火海洋么……”
  蕭炎低下身,手掌輕輕抓了一道呈現紫色的火焰,一種熟悉的感覺便是涌上心頭,當下不由得喃喃道:“三千炎焱火”
  蕭炎邁動著步伐,走在這片由各種各樣的異火所凝聚而成的火海中,而伴隨著他的走動,這些火焰”也是簇擁在他的周身,那般模樣,似乎顯得頗為的親和。
  “看來你的體質很受異火的歡迎”在蕭炎緩步而走時,突然間,有著一道噙著點點笑意的蒼老聲音在火海中響起。
  突如其來的聲音,讓得蕭炎微驚”急忙抬頭,望著前方不遠處的一片火海”那里”火焰凝聚,化為一朵巨大的火焰花苞”花苞徐徐的綻放而開,一道身著深色衣袍的蒼老身影,出現在了蕭炎的目光之中。
  老人身著深色衣袍,面目并沒有什么特殊的地方,若是將其那一頭殉麗多彩的頭發無視掉的話,他幾乎與那些尋常老者沒什么太大的區別。
  此刻的老人,正盤坐在花苞之中,蒼老的臉龐,蒂著一點莫名笑意的盯著蕭炎。
  這道身影”蕭炎已是見過數次,只不過那些所見,不是虛影便是假貨,但現在這一次,蕭炎心中卻是明白,這,才是真正的陀舍古帝!
  或許這只是殘留的影像或者殘魂,但不論如何,此人,方才是那傳說之中,斗氣大陸至今為止的最后一位斗帝強者!
  “晚輩蕭炎,見過古帝前輩。”
  蕭炎壓抑下心中的震動,對著盤坐在火焰花苞中的老人恭恭敬敬的行了一個晚輩之禮。
  “我所留下的洞府,看來是被打開了啊…………”陀舍古帝微微一笑,旋即手一揮,面前的火海便是升騰起一朵火焰花苞:“坐吧。”
  聞言,蕭炎倒并未嬌作,身形一閃,便是在那火焰花苞上盤坐而下,如今近距離的觀看著這位僅僅只存在于傳說之中的人物,蕭炎心頭也是有些澎湃,而在此時,他方才發現,那陀舍古帝的一頭絢麗長發上,竟然是升騰著淡淡的火苗,當下若有所悟,燭坤說過,陀舍古帝本身便是一朵異火,因為吞食了異火榜上其余二十一種異火后,方才進化,再經過萬載潛修,方才抵達斗帝層次。
  而現在蕭炎粗略的瞟了一眼那長發顏色數量,發現正好是二十一種。
  “如今的斗氣大陸,可有新的斗帝強者出現?”陀舍古帝凝視著蕭炎,微笑著道。
  “前輩便是至今為止,斗氣大陸上最后一位斗帝強者,在您之后,并未出現斗帝強者。”蕭炎遲疑了一下,道。
  “果然如此啊……”對于這個答案,陀舍古帝倒是并未太過詫異,反而是輕輕點了點頭。
  “前輩可知這究竟是何緣故?我曾聽先祖所說,現今的斗氣大陸,似乎比起遠古時,少了一種奇特的能量?”蕭炎忍不住心頭的好奇,道。
  “呵呵,你那先祖,倒也是有些本事,竟然還能發現到這一步。”聞言,陀舍古帝倒是略感訝異,旋即一笑,道
  的確如此,現在的斗與大陸,伴隨著時間的流逝,少了一種東西,這才是晉入斗帝的關鍵之處,不然的話,任憑你天賦何等驚才絕艷,也是唯有止步在那一道天壑之下。”
  “少了什么”蕭炎眉頭微皺,輕聲問道。
  “源。”陀舍古帝輕輕的吐出了一個顯得高深莫測的字語。
  “源?”蕭炎一愣。
  “在遠古的時候,一些強者稱這種東西為源氣,這是一種秉天地而生的奇異能量,唯有在吸收了源氣之后,方才能夠順利的突破斗帝的那一層屏障。”陀舍古帝微微點頭,道:“每一個位面空間,在誕生之始,都是會有著源氣的誕生,不過,源氣并不能再生,也就是說,每消耗一分源氣,它在天地間,便是會消失一分。”
  “斗帝強者,乃是這片世界凌駕天地般的存在,每誕生一位斗帝,對于源氣都是會有著不小的消耗,而這般入不敷出的消耗,終歸是有著到達盡頭的那一天,所以,如今的斗氣大陸,方才不會有著斗帝的誕生,因為,現在的斗氣大陸,已經沒有了源氣……”
  蕭炎苦笑,這可真是前人享福,后人遭難,所謂的源氣被那些遠古之人消耗得一干二凈,而此舉所造成的一些麻煩,卻是得后輩來承受。
  “前輩所留的帝品雛丹,已被人所得到,而如今的那人,正在屠戮生靈,強取能量”欲將帝品雛丹徹底的完成。”蕭炎在苦笑一會后,便是將心神回歸了正題,不管以前怎么樣,他現在需要考慮的,是如何才能晉入斗帝層次,將那魂天帝阻攔下來。
  “帝品雛丹之中,也是有著一絲源氣,若是那人真能將其完成最后一步,晉入斗帝,倒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能舍古帝一笑,旋即看著蕭炎”道:“我知道你來此處的目的。”
  蕭炎面色凝重,拱手道:“還望前輩相助,此番之事,也算斗氣大陸一大劫難。”
  “劫難不劫難什么的,我倒是沒有太大的興趣,你或許應該也知我的身的…………”陀舍古帝笑笑,道:“不過你既然能夠來到這里,那自然是最適合接受傳承的人,若是能夠完成傳承,你同樣能夠晉入斗帝層次。”
  “多謝前輩大恩。”蕭炎喜道。
  “呵呵。”陀舍古帝笑著擺了擺手,手掌突然對著蕭炎一招,一團粉紅火焰頓時從其體內掠出,最后化為一個火嬰出現在了前者手中,正是小伊。
  “凈蓮妖火,好久不見了……”陀舍古帝望著手中的小伊,輕笑了一聲,道。
  小伊小臉有些冰冷與仇恨的盯著陀舍古帝”但卻并沒有說話,那張小臉上,依稀有著茫然掠過,看這模樣,對于那遙遠之前的事,他還是無法清晰的記起,他唯一所能知道的,便是心中對于面前之人的那種怨恨與懼怕交加的復雜情緒。
  “看來還是挺恨我的……”
  對于小伊那般目光,陀舍古帝卻是并不在意,他目光轉回蕭炎,道:“你的體內,我有著一種熟悉的感覺,為是所料不錯的話,你應該修煉了一種能夠吞噬異火的神奇功法吧?”
  蕭炎一驚,旋即明白在面前的人那對眼睛下,可是藏不住什么秘密,當下默默的點了點頭。
  “那功法很不錯,我當年,也是因為它,方才有了日后成就。”陀舍古帝笑著道。
  “原來前輩便是焚決的創始人?”
  聞言,蕭炎頓時有些動容,沒想到那等玄奧的功法,居然會是陀舍古帝所創,不過也難怪,唯有這等人物,方才能夠創出如此神奇的功法來。
  “呵呵,這你倒是想錯了,你口中所謂的焚決,并非是我所創,當年我在凝聚靈智時,正巧在茫然中與這卷功法所遇,這才令得我出現了許些變異,說起來,這卷功法也是幫了我不小的忙,而至于它的創始者,我也挺好奇的,只是從未得見而已。”陀舍古帝笑著道。
  “緣分二字,難以琢磨,若是要從某種嚴格角度來說,或許我二人,都是勉強能夠算做同門之人。”
  蕭炎張了張嘴,心頭卻是震動非凡,沒想到這焚決與陀舍古帝還有這等關系”只不過”就是不知道,這等逆天般的功法,究竟是何等驚才絕艷之人,方才能夠創造而出?
  “呵呵,好多年未曾與人說話,今日倒是廢話不少。”
  陀舍古帝屈指輕彈,這無邊無盡的絢麗火海,突然蠕動而起,最后火龍涌動,在半空中凝聚成一枚拳頭大小的絢麗蓮子,蓮子表面,升騰著眾多火苗。
  “吾之傳承,盡在此處,至于能否抵達斗帝層次,所看的,卻是你的造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