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蒼穹》 最新章節: 第一章五帝破空(11-14)      第一千六百二十二章雙帝之戰(上)(11-14)      第一千六百二十三章雙帝之戰(下)(11-14)     

斗破蒼穹1285 龍凰古甲


  第一千兩百六十六章妖花邪君
  廣場上,一道道目光目瞪口呆的望著那突然闖進來并且一把握住云韻玉手的男子,一時間,滿場竟然都是安靜了下來,面面相覷間,有些不明白這事情的起因。~~~~
  “你……蕭炎!你,你怎么來了?,
  云韻臉頰羞紅,也是有些驚愕的盯著身旁那臉龐上掛著一抹戲濤笑容的青年,片刻后,終于是忍不住的失聲叫起來。
  “你有難,我總不能袖手旁觀吧?’,蕭炎注視著面前這風華絕代的人兒,聲音中不自覺的卻是多了一分柔意。
  “是嫣然?’,云韻微微一怔,便是明白了過來,旋即感受著玉手上傳來的熱度’連忙俏臉緋紅的將手從蕭炎掌中掙脫了出來,略微有些責備的道:““這里是花宗,你怎么還是這么莽撞的亂來?,
  “躲了我這么多年,也該躲夠了吧?”蕭炎微微一笑,道。
  “誰在躲瓶”
  “來者何人?報上名來’竟敢闖我花宗?,那錦袍女子,目光微凝的望著蕭炎,冷聲喝道,看這模樣,這青年難道便是云韻找來的幫手不成?
  “你可以把我當成是云韻的伴侶,蕭炎瞥了錦袍女子一眼,漫不經心的道。
  聽得蕭炎此話,云韻臉頰又是一紅,羞惱的看了前者一眼,但蕭炎卻是并未理會,只是目光盯著對面的兩人。
  “區區二星斗尊的實力”也敢在此處囂張’本尊看你是活膩了不成?,錦袍女子身旁的那妖異男子”手中折扇輕輕扇動,眼中卻是寒意涌動,蕭炎與云韻的親密,令得他心頭略微有些不爽。
  “云韻,你口口聲聲說沒有伴侶,結果還是忍不住的叫來了么’,錦袍女子冷笑道:“也罷,叫來就叫來,免得說本宗欺負你,今日便讓你與這小子一起出手”若是敗了’就將老宗主舟畢生斗氣交出來!”
  聞言,云韻黛眉微蹙,她并不想將蕭炎拖進這花宗的內部爭斗之中來’當下前踏一步,剛欲說話,一旁的蕭炎卻是將其攔了下來。
  “交給我來。,
  聽得蕭炎那平淡的語氣,云韻微微一怔,美目注視著身旁的青年’望著前者那帶著幾分堅毅線條的側臉,心頭也是一陣恍惚’幾年時間不見,如今的蕭炎,已不再是當年的稚嫩少年,現在的后者,即便是在這強者如云的中州’都是擁有了不弱的名聲”現在的他,已經真正的具備了站在她身前遮擋一切風雨的資格與實力。
  “嗯……”’
  在嘴中徘徊了一陣的話語,到得最后,終于是化為一道低低的順從聲音。
  “要比試,自然是沒問題,不過這比試的價碼,倒是顯得太過可笑’你贏了,能夠得到云韻的傳承斗氣”你輸了,卻是沒有半點損失,你認為世上會有這么的事?’,蕭炎淡淡的道。
  錦袍女子眼眸微瞇,冷笑道:“本宗若是輸了,云韻便可安然離開花宗,不會再有任何的糾纏。”
  “如果只是這樣的話,那就不用比試了,蕭炎面色微寒,道。
  “你敢!你當我花宗是什么地方?想來就來,想走就走?,見狀,錦袍女子面色也是一變,怒喝道:“即便你今日能夠離開花宗,但日后,花宗的追千,也必然伴隨你一生!’,
  “有膽,你就來星隕閣追殺!’,對于錦袍女子的怒喝威脅,蕭炎卻是絲毫不讓,冷笑道。
  “星隕閣?’,聞言,錦袍女子一愣,旋即面色微變,有些驚疑不定的道:“你是星隕閣的人?”
  對于星隕閣出現了半圣強者的事,花宗也是有所耳聞,有著這等階別的強者坐鎮,星隕閣的實力已能不懼花宗,而且,誰都不會忘記,星隕閣的那位半圣強者,同時還是斗氣大陸的第一煉藥師!
  “在下蕭炎,家師藥塵,此行出來,老師吩咐我遇見花宗老前輩,代他老人家問一聲”’
  蕭炎目光突然抬起,望向花宗周圍的蔥郁山脈,大喝聲在斗氣的夾雜下擴散而出,最后在天地間響徹不休。
  從踏足花宗那一霎”蕭炎便是隱隱間感覺到那些山脈之中有著一些隱晦氣息存在,這些氣息極其強大’想來應該便是屬于花宗那些不出世的老一輩強者,花宗其他的強者’蕭炎或許不懼,但這些老怪,卻是必須多加忌憚。
  “蕭炎?,
  聽得蕭炎自報名號,那錦袍女子與妖花邪君面色都是微微一變,他們倒是未曾料到’蕭炎竟然還有這等背景。
  廣場周圍的那些花宗弟子,也是彼此間竊竊私語,一道道奇的目米匯聚在蕭炎身上,花宗皆是女弟子,對于蕭炎這等年輕俊杰自然頗感興趣。
  “原來是藥塵的弟子那老家伙倒是有心了,若是日后有空閑的話’必然會前去星隕閣拜訪,在蕭炎大喝聲落下后不久,一道嘶啞的蒼老聲音,便是徐徐從山脈之內傳出,最后在廣場半空響徹著。
  蕭炎沖著那聲音傳來的方向恭敬的拱了拱手,然后目光轉向面色陰晴不定的錦袍女子,淡淡一笑。
  “花錦,既然蕭炎先生有要求’便聽聽他的吧。’,
  廣場正北方,一名老摳也是緩緩開口’看其服飾,應該是花宗長老,而且地位還不低的樣子。
  聞言,被稱為花錦的錦袍女子只能不甘的咬了咬牙,道:“你有何話,便速說”’
  “此次比試,若是我們輸,云韻體內的斗氣傳承交給你,但若是你們輸了,花宗宗主之位,便妾還給云韻!”蕭炎道。
  “原來你是凱覦我花宗宗主之位”’花錦面色陰寒,怒笑道。
  “蕭炎,我對當宗主沒興趣,你就不要添亂了!’,一旁的云韻也是連忙道。
  “花婆婆本來便是將宗主之位傳給云韻’倒是你不要臉不要皮的將宗主玉牌強行奪取,如今她只不過是拿回花婆婆給予她的東西而已!”蕭炎冷笑道。
  “你!牙尖嘴利的小子!”
  見到蕭炎如此不客氣,那花錦面色也是逐漸冰冷下來,但卻并未應下來,她只是花宗代宗主,說實在的,宗門內支持她的長老,并不占多數,若非她當年由花婆婆養育了十幾年,恐怕這代宗主之位也輪不到她來’若是此次真走出了什么變故,恐怕宗安之位,就真與她沒關系了。
  “該死的老太婆,我跟你十幾年,難道還抵不過這**陪你三年時間么?,
  一想到花婆婆竟然將最大的寶藏留給了云韻,花錦心頭的怒火便欲燃燒理智。
  深吸了一口氣,花錦壓抑下心頭的怒火,目光突然轉向身旁的妖花邪君,兩人中后者實力強橫’一切都是得看他的意思。
  似是明白花錦心頭所想’那妖花邪君淡淡的瞥了蕭炎一眼,手中折扇緩緩扇動,對于后者的一些傳聞’他也聽說過,但傳聞畢竟是傳聞,總是有著幾分夸大性,而且,以他六星斗尊的實力,即便是放眼這花宗之內,能夠勝過的他也是屈指可數,這蕭炎就算再如何了不得,也僅僅只是二星斗尊的實力’這四星的等級之差,可不是那么容易超越的……,
  想到此處,這妖花邪君也是緩緩點了點頭,目光停在蕭炎身上,平淡的道:“既然你有這等要求’那便依你,放心,看在藥塵的面上,本尊會留你一口氣……”’
  聞言,蕭炎方才微微一笑,偏頭對著云舟輕聲道:““你退開一些,我來吧……,”
  “你?你一個人?”云韻一愣,臉頰上滿是愕然,對方可是一名六星以及四星斗尊,蕭炎卻僅僅只是二星,這還要以一敵二,不是找死么?
  “你也才剛剛斗尊實力’那傳承斗氣也未曾煉化,交手的話,并不會是他們的對手放心吧,很快的。”蕭炎輕聲道,他能夠感覺到云韻體內的那股恐怖斗氣,但此刻這股斗氣卻也并非她所能夠控制,而憑借她本身舟實力,不可能會是那花錦的對手。
  云韻有些懷疑的看了蕭炎一眼’但由于對后者的信任,她也并未再度開口,只能微微點頭,退后一步。
  見到云韻后退,蕭炎則是前踏一步,眼瞳之中,森白色的火焰緩緩繚繞而上,恐怖的溫度彌漫而出,令得這片天地間頓時變得熾熱起來。
  “既然你們都已商議妥當,那么比試,便開始吧。”
  一名花宗長老見到場中劍拔弩張的氣氛,袖袍一揮,大聲道。
  伴隨著這名花宗長老聲音落下,那妖花邪君臉龐上也是劃起一抹冰冷笑容,腳尖一點地面,身形宛如鬼魅般的對著蕭炎暴掠而去,浩瀚的斗氣,鋪天蓋地的彌漫而出。
  “本尊今日倒是要看看,藥塵教出來的弟子’能有他幾成的本事?”
  想閱文字版最快更新的文學站請上:()
  讓各位愛書的書友滿意,讓你舒服盡興的遨翔文學世界,是永久最大的回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