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蒼穹》 最新章節: 第一章五帝破空(11-15)      第一千六百二十二章雙帝之戰(上)(11-15)      第一千六百二十三章雙帝之戰(下)(11-15)     

斗破蒼穹1120 考核開始


  見到蕭炎居然還真的應下了賭約。即便是曹單,都是忍不住的一怔,旋即一抹冷笑忍不住的在臉龐上擴大開來。
  “果然有膽量!”
  不知道是譏諷還是贊嘆的笑了一聲,曹單偏過頭,對著那名灰衣老者恭聲道:“苦供奉,這事,便交給我來吧。”
  聞言,灰衣老者面上不動聲色的點了點頭,但其心頭也是略微松了一口氣,小醫仙那清冷的目光,總是令得他有點毛骨悚然的感覺,厄難毒體的名頭他不是沒聽說過,但實力達到斗尊階別的厄難毒體,倒真是他這些年第一次見到。
  “都退開吧...”
  見到灰衣老人后退,曹單轉身對著其后的眾人揮了揮手,那群人也頓時連忙退散而開,立刻便是在這前院中留出了一片空地。
  “蕭炎先生,你...你真打算與他比玩火?”葉重見狀,遲疑了一下,忍不住的低聲道,曹單玩火的名頭實在是不弱。即便蕭炎也是七品煉藥師,但若真是單單論玩火的話,倒也真是有些兇險。
  蕭炎微微點了點頭,既然能夠用最省力的辦法將這些家伙打發走,那自然是最好。
  “唉,既然蕭炎先生執意,那便隨你吧。”見到無法令蕭炎打消主意,葉重也只能苦笑著點了點頭,旋即提醒道:“曹單手中的那淡黑色火焰,是一種極為厲害的獸火,據說是曹家花費無數心血,方才從一頭八階魔獸體內取得,威力極強,雖說比不上異火,但尋常火焰,也是很難與之抗衡。”
  聞言,蕭炎倒是并感到詫異,在那淡黑色火焰出現時,他便是感受到這東西威力不弱。
  在提醒一下蕭炎后,葉重也是手掌一揮,所有人皆是緩緩退后,給兩人留下了足夠寬敞的空間...
  隨著眾人的退后,曹單臉龐上的笑容也是越發的濃郁,緩緩前行一步,屈指一彈,手掌上的淡黑色火焰頓時暴涌而起,在其頭頂處迅速蠕動。旋即居然是凝聚成一頭漆黑色的巨鷹,火焰繚繞間,陰森而詭異。
  “我這火,名天陰魔火,取自八階魔獸天陰三頭獅體內...”
  黑色的火焰巨鷹在曹單頭頂盤旋,發出尖利的鷹啼之聲,而他在介紹時,眼中也是噙著許些得意,這天陰魔火雖說不能跟異火相比,但威力也是極為的不俗,當初曹家為了取得這種火焰,可是真正的花了不少心思。
  目光瞥了一眼那黑色巨鷹,蕭炎微微點頭,這家伙的囂張不是沒有道理,能夠將火焰操控得這般熟練,尋常煉藥師,的確比不上,不過,可惜,操控火焰,也一直都是蕭炎的長項。特別是在修煉了弄焰決之后,蕭炎對火焰的操控,更是達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以他如今的控火能力,即便是藥老在此見到,也定然會出聲相贊,這曹單自以為出了他很拿手的賭約,但卻是未曾料到,這,同樣也正是蕭炎最為擅長的...
  屈指一彈,一縷青色火焰,徐徐的自指尖升起,然后脫離指尖,迎風暴漲,迅速化為一頭體型碩大的火狼,仰天一陣長嘯,悠久的狼嘯之聲,在整座城市半空徘徊不散。
  這青色火焰,自然只是青蓮地心火,比起玩火的話,蕭炎還是操控青蓮地心火更加的熟練...
  青色的火狼一現身,這片天地的溫度便是徐徐的升高,而那曹單的眼瞳也是陡然一縮,目光貪婪的望著火狼:“果然是異火,傳聞的確是真的,這小子也是身懷異火!”
  “不過玩火,可不光光是看火焰的強橫程度...有異火,也不見得便能贏!”
  舔了舔嘴唇,曹單心中一聲冷笑。手指猛的指向蕭炎頭頂的那火狼,旋即黑色火鷹頓時發出一道嘹亮鷹啼,在天空一陣滑翔,然后咻的一聲,劃破空間,閃電般的對著火狼暴掠而去!
  “嗷!”
  面對著火鷹的沖殺,青色火狼卻是一陣長嘯,背后一陣蠕動,一對火翼便是延伸而出,微微一振,便是張著猙獰巨嘴,狠狠的與火鷹撞擊在一起,火焰四掠間,兩者也是狠狠的撲在一起,瘋狂的噬咬,渾身火焰皆是不要命的對著對方體內侵蝕而去。
  望著天空上那兩只火獸的瘋狂噬咬,下方眾人皆是有些嘖嘖稱奇,斗氣相戰他們看得太過,這種光憑火焰對抗的較量,倒是相當少見...
  天空上,兩頭火獸在彼此的瘋狂噬咬間,卻是異常的靈活,翻騰跳躍下。甚至連尋常強者都是追之不上,而眾人對此也清楚,這便是兩人對火焰的操控能力了,若是換個操控力差的,別說凝聚火獸與人比拼了,恐怕光是維持那獸星,就得消耗他們所有的靈魂力量...
  天空上,一簇簇的火焰在兩頭火獸的廝殺下,不斷的飄飛而出,然后徐徐消散。
  蕭炎雙手負于身后,目光注視著天空上的廝殺。對于火獸的操控,只是在他的心念轉動之間而已,這場較量,比拼的,也是靈魂力量的強橫...
  與蕭炎的這般灑脫相比,那曹單的臉色倒是要略微顯得凝重一些,而且在火獸的第一次碰撞間,他便是明白,這一次,的確是撞見鐵板了,對方對火獸的操控,乃是火獸身體的凝實程度,皆是絲毫不比他差...
  “這樣下去,天陰魔火可擋不住他那異火...”
  望著天空上那經過廝殺,渾身火焰略微有些暗淡的黑鷹,曹單眉頭微皺,片刻后,卻是一聲冷笑,手指一抹納戒,一個火紅的玉瓶便是出現在其手中,瓶蓋揭開,一團鮮艷如血的火焰,便是從中竄出,然后曹單咬破中指,一滴鮮血投入其內。
  “嘿,擁有異火又能怎樣,難道還能擋住我兩種火焰不成?”
  隨著鮮血的滴進,那團如血般鮮艷的火焰,頓時泛起了劇烈波動,然后在曹單的控制下,化為一頭通體血紅的獵狗,血紅的雙眼透著森冷光澤,四蹄一踏半空,便是沖向了天空上的戰圈,與那頭黑鷹一起,瘋狂的對著火狼進行噬咬,將其身體表面的青色火焰。一口口的撕裂而去。
  見到這一幕,院落中頓時響起一陣陣嘩然之聲,那曹家一行人更是歡呼出聲,而反觀葉家這邊,倒是因為面面相覷而顯得有些安靜,他們并未想到,在操控一種火焰的同時,這曹單還能繼續操控其他的火焰...
  要知道,每操控一種火焰,皆是需要不菲的靈魂之力,操控兩種火焰的話,那消耗程度更是龐大,再加上因為要分心二用,因此很少有煉藥師具備著這種同時操控多種火焰的能力,看來葉重所說這曹單的控火天賦極為優秀,倒也并非是沒有道理的。
  蕭炎也是因為這一幕而眉頭微皺,旋即淡淡的道:“兩種獸火而已...”
  話音一落,其心神所操控的火狼也是一陣敏銳的閃避,猙獰的巨嘴毫不留情的對著黑影與獵狗啃去,一時間,簡直就是雞飛狗跳,火焰亂飛...
  見到蕭炎并的火獸并未迅速潰敗,葉重等人也是松了一口氣,不愧是異火,若是換成其他火焰,恐怕早就被那兩頭火獸給噬咬撕裂了...
  瞧得那由異火形成的火狼這般頑強,曹單眉頭也是一皺,旋即眼中掠過一抹狠色,手掌一揮,又是兩個玉瓶出現在面前,瓶蓋一揭開,一灰一紫的兩種火焰,便是冒騰而起。
  這兩團火焰一出現,葉家那邊,即便是葉重,臉色都是蒼白了一分,他沒想到,曹單居然已經達到了能夠同時操控四種火焰的地步,這一點,即便是他,都是自認達不到啊!
  “哼,跟我比玩火,若非是憑借著異火,你根本就不是我的一合之將!”
  曹單一聲冷笑,又是兩滴鮮血掠進兩團火焰內,旋即這兩團火焰也是化為火獸,暴涌而上,然后將青色火狼包圍而進,而在四頭火獸的圍攻下,即便火狼是由異火形成,也是有些抵不住這般兇狠攻勢。
  操控四種火焰,威力的確極強,但這明顯也已經是曹單的極限,這從他臉龐上的一抹蒼白之色,便是能夠瞧出...
  “蕭炎,玩火,可不光光是看質量,數量也是很重要的,以后與人比試,可得牢記在心了!”
  望著那節節敗退的火狼,曹單臉龐上的笑容也是越來越濃,目光轉向蕭炎,忍不住有些得意的笑道。
  蕭炎淡淡的瞥了他一眼,旋即微笑道:“多謝曹單少爺提醒了,既然如此,那便以量取勝吧...”
  話音一落,蕭炎屈指一彈,十個玉瓶浮現,然后嘭的一聲,爆裂而開...
  隨著十個玉瓶的爆裂,頓時十團色澤不一的火焰,在一道道目瞪口呆的目光中,緩緩升起,然后一陣蠕動,化為十頭面向猙獰的火獸...
  這些火焰,皆是獸火,當初蕭炎為了給化生火提供的養料,不過后來有了地心珠,這些獸火便是失去了作用,沒想到現在,卻是派上了用場...
  蕭炎目光望著那臉色瞬間呆滯的曹單,嘴角,噙著一抹戲謔。
  “操控四種火焰而已,你也敢出來與人比玩火?”
  (第四更到!
  這個月的所有承喏,土豆都是全部的完成了...
  這一刻,全身都是輕松了下來,最后的75分鐘,土豆不知道我們這個第一能不能保持到最后,但不管怎么樣,請讓我們盡上所有的力量,不要留下一絲的遺憾...
  那樣,即便敗了,也是沒有遺憾的敗...
  再次懇求弟兄們手中的那最后一張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