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蒼穹》 最新章節: 第一章五帝破空(11-14)      第一千六百二十二章雙帝之戰(上)(11-14)      第一千六百二十三章雙帝之戰(下)(11-14)     

斗破蒼穹1114 交換


  平淡的聲音。徐徐的在天際響起,然后輕飄飄的擴散開來...
  院落之中,那十幾名跟隨著翎泉而來的黑湮軍也是一臉的目瞪口呆,他們怎么也都是想不到,翎泉居然會在蕭炎手中敗得這般的凄慘,先前的那閃電交手,他們都是看得清清楚楚,蕭炎由始至終,都未曾施展過一種斗技!
  也就是說,蕭炎一直都是在依靠著體內斗氣,不僅將翎泉的斗技抵御而下,而且還在幾回合之內,將其以雷霆手段擒拿!
  這般一幕,所形成的震懾,對于他們來說,可不是一星半點!
  “這...他真是翎泉統領嘴中的那蕭家廢物?這等實力...即便是放眼古族年輕一輩,也是足以排進前十之列啊!”
  十來人面面相覷的對視了一眼,皆是從對方眼中看出了一抹震驚之色,蕭炎那近乎摧枯拉朽般的攻擊,給予了他們相當大的震撼。
  “這小子的戰斗經驗,比起翎泉不知道強了多少。而且斗氣扎實,一看便是根基極其穩固之人,翎泉的實力,經過帝壇的洗禮,而且在洗禮之后也是未曾過多錘煉,與蕭炎的斗氣比起來,倒的確是算得上虛浮二字...”
  見到天空上的那一幕,黑衣老者二人也是緩緩的點了點頭,聲音中略微有些贊嘆,從蕭炎的斗氣穩固程度便是知道,他是真正的依靠自己一步步的修煉至如今的地步,這種性子堅韌之人,在以后的修煉道路上,遠遠會比翎泉走得更遠。
  “翎泉這小子,此次算是自取其辱了...”
  一旁的薰兒倒未因為這閃電般的戰斗而有絲毫的意外之色,對于蕭炎的實力,她頗為清楚,翎泉從小便是天賦優秀,雖說接受了古族精銳般的培訓,但卻很少經歷那種真正的生死搏殺,實戰經驗與蕭炎比起來,宛如天地之別,平日從氣息上倒是看不出什么,但如今一交手,兩者間的差距便是顯露了出來。
  天空之上,翎泉的臉色也是在蕭炎那充斥著憐憫的評價之下變得煞白,身體不斷的顫抖著。片刻后,臉龐猛然漲紅如血,而其體內斗氣,卻是在此刻陡然洶涌澎湃起來!
  “吼!”
  臉色漲紅如血,翎泉氣息也是在此刻驟然暴漲,磅礴銀色斗氣在掌心中閃電凝聚,無數銀蛇四下竄動,旋即掌心一震,狠狠的對著蕭炎手掌震了過去。
  “嘭!”
  翎泉突然間的變化,也是令得蕭炎眉頭微挑,掌心詭異一曲,剛好是險險的將翎泉反震而來的手掌避開,右手緊握成拳,閃電般的一拳對著翎泉胸膛轟出!
  “砰!”
  翎泉身體表面雷光急速縈繞,眨眼間便是在其胸膛處凝聚成一塊半尺大小的雷光盾,將蕭炎這一拳給抵御而下。
  “你這個蕭家的小廢物,也有資格對本統領下評價?”
  雷光盾泛起陣陣漣漪,將蕭炎拳頭之上的勁力盡數抵御,而翎泉的臉龐,也是在此刻變得異常的猙獰起來,雙眼之內。血氣繚繞,看上去尤為可怖。
  “秘法?”
  感受到翎泉突然間暴漲的氣息,蕭炎雙眼微瞇,身形一閃,便是敏捷的退后十幾步。
  “化血功?這家伙還真是不要命了,居然連這等自殘秘法都是使用出來。”院落中的黑衣老者二人見狀,臉色不由得一沉,旋即目光轉向薰兒,道:“小姐?”
  “不用管他...”薰兒微微搖頭,唇角噙著一抹淡淡冷笑:“自取其辱而已。”
  天空上,翎泉渾身雷光閃爍,隱隱間有著許些血紅色彌漫而出,其目光猙獰的盯著蕭炎,手掌一握,一柄滿溢著血絲的雷電長槍,再度徐徐的凝聚而出。
  蕭炎目光望著那聲勢駭人的翎泉,眉頭微微皺了皺,這古族的秘法倒的確不弱,如今這家伙的實力,應該達到了將近七星斗宗的層次...
  “不過不管秘法再強,若是沒有足夠堅固的根基,也是無用之力,你直到現在,也未曾達到我開始所期望一半...”
  蕭炎緩緩的搖了搖頭,對于這翎泉,他的的確確是有些高看了,雖說其本身實力達到了五星斗宗,但以蕭炎的眼光來看,他頂死也就與四星斗宗相仿。甚至,若是沒有那些高階斗技相助,只要一些根基結實的三星斗宗,都是能夠與其相戰個上百回合。
  即便如此他施展了秘法,強行將自己的實力提升到六星巔峰,將近七星的層次,但在施展了天火三玄變第一變的蕭炎眼中,依舊不具備太大的威脅力。
  “你算個什么東西?待得本統領將其擒拿之后,再好好治你這張嘴!”
  蕭炎的這種話,令得翎泉眼中猙獰之色更濃,片刻后,終于是森然一笑,身形一顫,居然是憑空消失在了原地...
  見到那身形消失的翎泉,蕭炎卻是緩緩的搖了搖頭,腳步突然輕輕的朝左移了半步。
  “嗤!”
  就在蕭炎腳步剛剛移出時,其身后的空間突然一陣波動,一桿雷電長槍閃電般的洞穿而出,然后貼著蕭炎的肩膀處搽飛而去...
  一擊落空,槍身突然一震,旋即彎曲成一個詭異弧度,狠狠的對著蕭炎腦袋彈了過去。
  蕭炎面色不變,腦袋后仰。長槍貼著面門掠飛而出,而其腳掌一跺虛空,身體陡然如陀螺般的高速旋轉而起,旋即一記極具力道的鞭腿狠狠的抽甩在了一旁的虛無的空間!
  “嘭!”
  一腳抽出,虛無空間一陣波動,翎泉身形便是閃現而出,在其面前,一面雷光盾再度閃現,但卻并未完全的卸去力道,殘余的力量,依舊是將其震得狼狽退后了好幾步。
  身形退后。翎泉臉色也是一片陰沉,借著后退之勢,手印再度變動,磅礴的斗氣,在其掌心迅速成形!
  見狀,蕭炎眼眸微瞇,身形一動,便是化為一道模糊黑線暴掠而出,而吃了上次虧的翎泉,卻是再不敢讓得蕭炎近身,手掌一松雷電長槍,旋即身體成半旋之狀,一腳狠狠的踢在長槍槍柄之上!
  嗤!
  雷電長槍猶如銀龍般,借助著這般兇猛力道,張牙舞爪的對著蕭炎暴射而去!
  望著那暴射而來的銀芒,蕭炎身形一顫,一道殘影駐留,而其身形卻是陡然加速,旋即身軀一躍,腳尖極為精準的點在長槍槍身之上,微微一點,身形便是猶如鬼魅般的出現在了翎泉面前!
  “翻海印!”
  蕭炎剛剛出現,翎泉眼中便是寒芒一閃,手中宛如能量晶層般的手印,狠狠的對著蕭炎面門轟擊了過去。
  手印在漆黑眼瞳中急速放大,蕭炎腦袋突然極為詭異的一偏,手印貼著耳朵掠出,手臂伸出,然后手肘猶如刀鋒般的狠狠剁下!
  “咔!”
  被碧綠火焰沖擊的手肘,狠狠的剁在翎泉手腕處,強猛的勁力,直接是令得其手腕發出一道骨頭斷裂的清脆聲響。
  蕭炎的出手,狠,快,根本容不得翎泉有半點的反應,手肘剁斷翎泉手腕,蕭炎眼中也是掠過許些狠色。被碧綠火焰包裹的拳頭,直接狠狠的對著翎泉臉龐砸了過去。
  手腕上傳來的劇痛,還不待翎泉慘叫出聲,那迎面而來的熾熱兇悍勁風,又是令得他一頭的冷汗,這與蕭炎交手的短短十來回合中,他算是真正的見識到什么叫做以命搏命,而且最令得他感到心寒的是,只有蕭炎對他施展搏命,每當他自己的攻擊擊出時,卻都是會被蕭炎在最為驚險的一刻閃避而去!
  “嘭!”
  碧綠火焰包裹的拳頭,在擊中翎泉面門時,那雷光盾再度浮現,在一道低沉聲響中,將之勉強的抵御而下。
  蕭炎的攻擊被阻,翎泉尚還來不及松一口氣,便是驚駭的見到面前那突然浮現的一道道拳影,每一道拳影上所蘊含的兇悍勁道,都是令得他心驚膽顫。
  嘭!嘭!嘭!
  拳影猶如暴雨般的傾瀉在那面雷光盾之上,令得后者不斷的泛起道道漣漪,片刻后,終于是砰的一聲,在一道清脆聲音下,爆裂而開!
  “嘭!”
  雷光盾爆裂而開,蕭炎眼神一寒,拳影一變,便是在翎泉那驚駭目光中,狠狠的招呼在其臉龐之上。
  “噗嗤!”
  蕭炎的這一拳,極為的結實,直接令得翎泉一口鮮血夾雜著幾顆牙齒**而出,而其身體,也是猶如斷翅的鳥兒般,狠狠的倒射而下,然后重重的撞在院落的一面墻壁上,可怕的勁道,直接是將墻壁都是震得塌陷而下,碎石四濺間,化為一堆廢墟...
  蕭炎面無表情,身形一閃,閃落半空,一腳將那濺射而出的碎石狠狠的踢進那堆廢墟之內,在帶出一個漆黑深洞時,也是有著凄厲的慘叫聲響起...
  腳掌緩緩的落在廢物之外,蕭炎掌心微曲,吸力暴涌,將眾多碎石震開,然后露出那被碎石掩蓋,滿身鮮血的翎泉,瞥了后者一眼,蕭炎手掌一抓,直接是隔空將翎泉吸入掌中。
  “翎泉統領,我這個蕭家廢物,現在可還有資格評價你?”
  蕭炎手掌輕輕的握著翎泉的脖子,現在只要他微微一用力,這個當年曾經在他面前趾高氣揚的黑湮軍統領,便是得喪命此地!
  望著蕭炎那張微笑的臉龐,翎泉掙扎了一番,眼中終于是流露出了一抹恐懼,他記起,在他與自己的交手中,前者由始至終都未曾施展過一項斗技!
  這是一種藐視,但即便是如此,翎泉也是敗了...而且還是敗得如此的狼狽...
  到得現在,他方才有些明白,如今站在他面前蕭炎,已經不再是當年內院時的那小小斗靈...
  三十年河西,三十年河東,莫欺少年窮......
  當年的債,今日,也輪到他來還了。
  (第一更!
  每次發完單章,都會睡不好覺,總是想著月票的事...
  已經拼到29號了,這個月,也只有最后的32小時了,跟后面也只有短短六十來票的差距,這個票數,幾乎一眨眼便是將會逆轉...
  這月,土豆已經努力到極限了,對于其他的一切,我已經無能無力,最終的成敗,土豆也是相當的茫然...
  我努力了,至于最后是成功,還是失敗,這已經不再是土豆能決定,而是只能依靠斗破的所有兄弟姐妹了...
  最后一句,這個月,土豆真的真的不想再輸了...
  一個人能爬起一次,兩次,三次,但每爬一次,心頭便是會有一次的失敗的烙印,這一次,土豆不想再留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