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蒼穹》 最新章節: 第一章五帝破空(11-15)      第一千六百二十二章雙帝之戰(上)(11-15)      第一千六百二十三章雙帝之戰(下)(11-15)     

斗破蒼穹1000 識破身份

待得蕭炎回到石臺時,那音波陣的闖關已經接近了尾聲,而令得他感到驚愕的,是竟然在這短短的時間中,居然又有三人成功到達山頂,這樣一來的話,石臺上便是有了將近九人,但那天山血潭的名額,在除去兩個噬金鼠的名額后,已經只剩下了八個,也就是說,這九人之中,將會有著一人喪失進入天山血潭的機會。
  身形落在石臺上,蕭炎望著那最后的闖關一人,感受著那音波的強橫程度,不由得眉頭一皺,似乎現在的音波比起之前,要弱上不少?
  心中帶著疑惑略作思量,片刻后,當蕭炎望著那些看上去有些萎靡的噬金鼠后,頓時明白緣由,當下便是一聲無奈苦笑。沒想到他在使用了獅虎碎金吟之后,居然還令得后面的那些家伙撿了大便宜。
  按照先前的鼠潮音波陣強悍程度,先前那成功闖過的三人中,至少有一人將會難以通過,而且另外兩人,也不可能過得那般輕松,說起來,蕭炎倒算是在無意間為后面的那些家伙創造了一個良好的闖關條件。
  當然,即便是擁有著如此良好的闖關條件,但同樣也是需要一些實力相伴,先前的三人,實力也都是在七星斗皇層次,說起來,也不算什么弱手了。
  心中無奈的嘆了一聲,蕭炎目光轉向那石梯上狼狽閃掠的一道身影,微微搖頭,此人實力不過六星斗皇左右,看來想要通過這鼠潮音波陣,成功率并不會大到哪里去。
  果然,也正蕭炎所料,當這道身影在距離山頂僅有短短幾十米時,體內斗氣終于是告竭,臉色一白,一口鮮血便是噴出,身形狼狽的倒射而退,最后重重的落在平臺之上,一臉的不甘之色。
  見到此人最后依舊功虧一簣。平臺上那些失敗的人也是嘆了一口氣,目光苦澀的望著山頂,那里已經有了足夠的八個名額,也就是說,他們已經沒有了登頂的機會。
  “闖關結束,未曾成功者,等會會有人將你們送出天目山。”金石瞥了一眼平臺上不甘的眾人,淡淡的聲音,宣告了他們結局。
  聽得金石此話,不少人臉色也是變得蒼白了許多,但前者卻是未曾理會這些,手掌一揮,便是有著幾名人身鼠頭的壯碩人影行出,將石梯口封鎖,而其身形一晃間,則是如鬼魅般的出現在了山頂之上,居高臨下的望著蕭炎等人。
  見到金石出現,蕭炎等人也是連忙行禮,他們可是清楚的知道,在天目山若是得罪了噬金鼠族的人,不管是誰。恐怕都沒什么好果子吃。
  金石微微點了點頭,徐徐落下地面,然后便是直接對著山頂深處行去:“跟我來。”
  聞言,蕭炎等人也是不敢怠慢,迅跟上金石的腳步。
  天目山頂,怪石林立,在這里抬頭剛好能夠看見天空上那極為濃郁的能量潮汐波動,那股隱隱間所擴散而出的能量威壓,令得人心頭不由自主的泛起許些寒意。
  五彩的能量潮汐猶如波浪般,一波*的不斷對著四面擴散而出,那般景象,極為壯觀。
  頂著天空上的能量潮汐,蕭炎等人迅在那怪石群中穿梭,如此好半晌之后,腳步方才隨著前方的金石逐漸停下。
  緩緩的登上一處高坡處,出現在眼前的一幕,頓時令得蕭炎等人輕吸了一口涼氣。
  蕭炎等人面前,是一個極為寬闊的火山口,一縷縷泛著火毒的熾熱煙霧不斷的被噴吐而出,在那火山口的中心處,有著一個約莫幾丈大小左右的小池,此刻的水池中極為稀少,只能隱隱間看見一點火紅之色,猶如巖漿一般
  “那便是天山血潭,不過現在還不是能量潮汐的最高峰,待得達到高峰期時,整座山脈的能量都會在這火山口凝聚,而到時候血潭也會滿溢,而你們。便是需要在那個時候進入。”手指指著火山口中心位置的那個水池,淡淡的道。
  聞言,眾人心中不由得一跳,望向水池的目光也是變得火熱了許多,若是能夠在那里侵泡一下,那可是得省去不知道多少年的苦修。
  “你們得記著,天山血潭之內,擁有著極重的火毒,越往下越深,所以不能在里面多留,頂多三天時間,必須出來,否則火毒入體,即便是你們的老師出手,想要驅逐也極為困難,這里的火毒乃是無數年淤積而成,一旦入體,便是會如跗骨之蛆般,若非是一些高等級的煉藥師,恐怕無人能解。”金石沉聲道。
  聽得這話,不少人臉色皆是略有些變化,沒想到這天山血潭之內,居然也還有著這般危險。
  蕭炎目光在金石身上掃了掃。心頭突然略有些恍然,難怪總是覺得他體內有種傷勢淤積,如今看來,或許也是應該與這火毒有著一些關系。
  “另外,你們現在這里有著九人,也就是說,你們之中,有一人不能進入天山血潭,至于誰不能進,你們自己判定。”金石眼皮一抬,緩緩的道。
  這話一落。氣氛頓時變得微妙了起來,一些單獨之人,除了鳳清兒四人之外,其余者皆是腳步緩緩的后移了一些,看向周圍的眼神中,多了一絲警惕與戒備。
  對于他們的反映,金石卻是理也不理,剛欲轉身,腳步卻是突然一頓,目光轉向蕭炎,道:“你跟我來一下。”
  聞言,在場之人包括蕭炎,皆是一怔,旋即目光奇異的望向后者。
  身為當事人的蕭炎,遲疑了一下,剛欲開口,卻是見到金石已經晃悠悠的對著山活口的另一處高坡行去,那里有著一個石亭,見狀,他只能點了點頭,對著納蘭嫣然囑咐了一聲,方才迅跟了上去。
  待得蕭炎來到石亭時,金石已是負手而立,目光望著天空上那五彩的能量潮汐,而且在石亭中,他還見到了在迷陣之前所遇見的那位自稱金谷的灰衣老者。
  金谷見到蕭炎來到,沖著他嘿嘿笑了笑,看了一眼金谷,道:“小家伙,知道叫你來是干什么么?”
  聞言,蕭炎略微沉默,旋即道:“難道是因為金石前輩體內的傷勢?”
  此話一落,蕭炎明顯的察覺到那金石身體輕輕震了震,而金谷卻是大笑一聲,道:“看吧,我就說這小子絕對不是尋常煉藥師。”
  金石緩緩轉身,原本平淡的目光此刻卻是變得異常銳利。他緊緊的盯著蕭炎,有些懷疑的道:“你能看出我體內的傷勢?”不怪他會懷疑,要知道即便是一些頂尖的六品煉藥師,都是達不到這水平,難道面前的這不過二十多歲的青年,居然比這個等級還高?
  “嗯,能夠看出一些。”蕭炎微微點了點頭。
  “那可有把握治好?”金石上前兩步,沉聲道。
  “可以看看。”蕭炎遲疑了一下,也不客氣,上前在石桌面前坐下,對著旁邊的石椅一指,那金石見狀,扯了扯嘴,也只能如言坐下。
  抓起金石的手臂,蕭炎眼眸微瞇,一縷靈魂力量迅侵入而進。
  見到蕭炎閉目,金石與金谷對視了一眼,也不出言打擾,煉藥師多為性格孤僻之輩,當初為了找一些煉藥師幫忙察看,他們可是受了不少氣,蕭炎與他們比起來,倒是好了無數倍。
  察看持續了半晌時間,蕭炎終于是緩緩睜開雙眼,臉色略有些凝重。
  “怎樣?”一旁的金谷見狀,急忙道。
  “火毒入體,而且是深入骨髓,如此之深的火毒,是我第一次所見,想要驅除,極難。”蕭炎收回手掌,搖了搖頭,望向金石的目光不由得有些同情,若非這老家伙實力強悍,恐怕早就在這火毒之下,化為灰燼了。
  聽得蕭炎這與以前一些高階煉藥師察看幾乎完全相同的結果,金石與金谷二人臉色也是變得灰暗了許多。
  瞧得兩人這幅模樣,蕭炎手指輕輕在石桌上摩搽了一下,片刻后,方才慢吞吞的道:“雖然極難驅除,但也并非是完全沒有辦法...”
  “咔嚓!”
  此話一落,金石面前的石桌頓時爆裂開幾道裂縫,他眼神熾熱的抬起頭,死死的盯著蕭炎,聲音終于是變得急促了起來:“你...蕭炎先生能驅逐我體內的天山火毒?”
  蕭炎笑了笑,但卻并未答話,而是將目光轉向石亭之外,一副高深莫測的模樣。
  見狀,金石與金谷皆是一愣,旋即似是明白了什么,前者遲疑了一下,終于是狠狠一咬牙,聲音低沉的道:“只要你能徹底驅除我體內的天山火毒,我給你一個絕對順利晉入斗宗的機會!”
  唰!
  轉向石亭外的目光,幾乎是猶如瞬移般轉回,蕭炎的眼神,也是在這一刻變得極為熾熱起來,沒有絲毫的遲疑,一個重重的字音,直接從嘴中傳出!
  “好!”
  (求推薦,月票~~~~~另外再拜托大伙點擊一下公眾章節,謝謝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