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蒼穹》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六百二十四章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03-31)      第一千六百二十三章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03-31)      第一千六百二十三章雙帝之戰(下)(03-31)     

斗破蒼穹1144 離去

  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離去
    暗勁送出。閱讀最新章節請鎖定蕭炎也來不及察看對辰閑所造成的傷勢,手中重尺幾乎是條件反射般,猛的后甩而出,旋即與那怒撲而來的白姓老者磅礴掌風重重的撞擊在一起。
    “嘭!”
    掌尺相撞,一道低沉悶聲頓時響徹而起,兇悍的勁風宛如風暴般的席卷而開,而蕭炎則是腳尖一點虛空,身形急退,腳掌在天空上連踏幾步,每一次腳掌的落下,都是會令得那片空間一陣蕩漾,如此好幾步之后,方才強行將身形穩住,白姓老者這含怒一擊,威力也是相當之強,若是任由其攻擊落在蕭炎毫無防備的后背上,今日恐怕后者也定然會出現不小的傷勢。
    腳掌連踏虛空,然后穩住身形,蕭炎的目光,卻是略顯陰沉的轉向了宋清身上,因為先前那突然出手阻攔他擊殺辰閑的人。正是他。
    見到蕭炎那陰沉目光望過來,宋清倒是沒有什么懼色,以他在丹塔的地位,可絲毫不懼蕭炎,當下便是沉聲道:“蕭炎,辰兄已加入了我們這暫時的聯盟,你不該對他出殺手,現在的每一分力量,都將會成為我們打敗萬藥山脈那兇獸的本錢,你這般作為,可是不想讓我們這些人通過此次選拔?”
    這宋清倒是頗為的陰狠,一席話,便是將蕭炎立在在場眾多煉藥師的對立面,不過至于能取到多大的效果,便是不得而知了。
    “照你這樣說來,就只能他對我下殺手了?”聞言,蕭炎嗤笑一聲,道。
    宋清眉頭微皺,淡淡的道:“宋兄只是讓人擒住你而已,現在你還好好的,不就是證明么。”
    “你這人顛倒是非黑白的能力倒是不弱,他口口聲聲說著要讓我生不如死,難道在場的就你沒聽見?”蕭炎笑了笑,斜瞥了一眼宋清,懶散的道:“你也別盡說廢話,這里的人都不是傻子,你那種話也無人會理會。你要真不爽的話,盡管出手便是,我都接著。”
    宋清一滯,目光掃了一下周圍,果然是見到那些煉藥師皆是一股袖手旁觀的模樣,并未因為他的話,為表lou對蕭炎過多的敵意。
    “這些老油條...”見狀,宋清心中也是無奈,能夠參加丹會的人,哪個會是尋常之輩,想要挑撥他們與人為敵,倒并非是什么容易之事。
    “煉藥師的本事,可不是打打殺殺,你真要有本事,我在丹會上等著你...”大庭廣眾下,宋清也自然不可能服軟,目光望著蕭炎,冷笑道,或許比拼戰斗力,他不會是蕭炎的對手,但煉藥術。他卻是極有信心!
    到時候,他會讓得蕭炎知道,什么狗屁的五大家族考核冠軍,在他眼中,一毛不值!
    對于宋清這番狠話,蕭炎倒是不置可否,目光瞥了一眼遠處正被地妖傀糾纏動彈不得的另外一名玄冥宗長老,心中傳出一道命令,地妖傀便是化為一道銀芒閃掠而回,最后面無表情的立于蕭炎身側,宛如最忠實的護衛。
    那名玄冥宗長老見到地妖傀退開,這才與白姓老者身形一動,出現在那直接被蕭炎震昏獲取的辰閑身旁,手掌搭著其手臂,急忙探測他的傷勢。
    “混蛋,你震斷了少宗主的經脈!”
    這一探測,立刻便是令得兩人眼中掠過暴怒,抬起頭來,如同怒獅一般的瞪著蕭炎,咆哮道。
    經脈,斗氣修煉中最為重要的運輸之道,若是經脈出現了什么問題,很容易令得人變成不能修煉斗氣的廢物,雖說一些高階丹藥有著修復經脈的作用,但那也是得看傷勢輕重,如今那辰閑體內的經脈,卻是在蕭炎先前那一擊之下,寸寸斷裂,這般嚴重的傷勢。想要痊愈,希望渺茫...
    而失去了斗氣支撐,辰閑,也將會成為廢人一個!
    聽得老者的咆哮聲,宋清臉色也是微變,他沒料到,蕭炎下手,居然狠到了這種程度。變成廢人,這對于辰閑來說,恐怕比直接殺了他還要讓人難受...
    半空中,蕭炎面無表情,并未因此而有絲毫的動容,辰閑幾次三番想要致他于死地,若非他手段眾多的話,恐怕也早已變成一具冰冷尸體,既然辰閑能對他下下手,那么在動殺心的時候,也應該知道一些日后所要承受的后果...
    “事情已經這樣了,誰也沒辦法挽回,經脈斷裂,并非無救,事后或許可以向丹塔尋求幫助,說不定能夠醫治好他。”在眾人沉默間。曹穎終于是蓮步輕移,酥酥柔柔的聲音令得人有種著迷的沖動。
    見到曹穎開口,那兩名玄冥宗長老也是逐漸的冷靜了一些,憑他二人的實力,還攔不下有著地妖傀相助的蕭炎,如今之計,是得尋找一切辦法救治辰閑,不然的話,回到玄冥宗,他二人必然會承受玄冥宗宗主的暴怒。
    “不過不管怎樣,當下之事。還是得先將任務品弄到手,將這一次的選拔通過。”曹穎美眸停留在天空上那道削瘦身影上,卻是突然嫣然一笑,道:“不知道蕭炎先生是否有興趣?大家一起的話,擊敗那頭兇獸也是將會多上一些把握。”
    聽得曹穎居然開口邀請蕭炎,一旁的宋清面色卻是一變,低聲道:“現在蕭炎得罪了玄冥宗,再邀請他怕是會得罪辰閑他們啊。”
    曹穎淡淡一笑,并未理會宋清的話,而是美眸徑直的盯著蕭炎。
    半空上,蕭炎目光在曹穎這妖嬈的美人嬌軀上掃了掃,卻是搖了搖頭,道:“多謝曹小姐盛情邀請,不過我獨來獨往慣了,并不喜歡與人成群結隊,所以抱歉了。”
    話音一落,蕭炎身形剛動,卻是察覺到一道異常目光在其身上掃過,而在這道目光的掃視下,蕭炎渾身汗毛居然都是有種豎起來的沖動。
    這般變化,令得蕭炎心頭猛然一凜,視線不著痕跡的在下方掃視一圈,但卻沒有半點所獲...
    “難道是錯覺?”
    蕭炎眉頭微微一皺,剛欲收回移動的視線,目光卻是陡然一凝!
    他目光所凝固的地方,是山丘的一片邊緣,在那里,一名黑衣男子,正負手而立,而似是察覺到了蕭炎的目光,他嘴角,卻是緩緩挑起一抹詭異笑意。
    在其嘴角詭異笑意浮現那一霎,蕭炎眼瞳也是微微一縮,這神秘的黑衣人,給他一種很是壓抑的感覺,而這種感覺,他只是在一些斗尊強者身上感受到過...
    “這丹會果然是藏龍臥虎。沒想到還有這等強悍的存在...”
    察覺到這神秘黑衣人的強悍,蕭炎心頭也是忍不住的一沉,有這些家伙在,想要搶奪冠軍,可不容易啊。
    在蕭炎因為黑衣人的詭異而失神間,下方的曹穎,也是因為他的拒絕微微蹙了蹙黛眉,旋即有些牙癢癢,這家伙,似乎從來就沒給過她半點面子...
    至于一旁的宋清,倒是在此刻松了一口氣,嘴上連忙低聲道:“算了,穎兒,既然他這么不識好歹,那便別熱臉貼冷屁股了,到時候他吃癟了,自然會來求著聯手...”
    對于宋清的話,曹穎倒是不自覺的撇了撇嘴,從先前蕭炎所展現而出的本事來看,這里能勝過他的人還真不多,說不定他還真是有著一些把握獨自將任務品給弄到手。
    “今日的事,便到此為止吧,告辭。”
    蕭炎也不理會兩人間的交談,目光深深的看了一眼那神秘的黑衣男子,然后對著曹穎等人一拱手,轉身便走,因為那黑衣男子的緣故,他并不想在這里做過多的停留,因為從那人身上,他總是感覺到一種淡淡的不安。
    這種感覺很是虛無飄渺,但卻如同一根刺般,懸在蕭炎心口,他也不得不多加提防。
    話音一落,蕭炎手掌一揮,便是將地妖傀收入納戒,然后便是對著萬藥山脈之內暴掠而去。
    “小子,傷了人就想一走了之么!”
    見到蕭炎要走,那兩名玄冥宗的長老頓時怒了,一聲怒喝,兩人齊齊升空,對著蕭炎滿身殺氣的暴掠而去。
    對于這兩位陷入暴怒中的玄冥宗長老,蕭炎倒是未多加理會,腳掌之上銀芒閃爍,低沉雷鳴聲響徹,只見得幾道殘影駐留虛空,而其身影,卻是瞬間消失在了山丘上所有人的目光注視之中。
    望著一眨眼便是不見人影的蕭炎,那兩名玄冥宗長老也只能氣得暴跳如雷,不斷的出聲喝罵。
    山丘邊緣,那名黑衣男子望著蕭炎消失的地方,嘴角再度xian起一抹詭異笑容,低低的呢喃聲,悄無聲息的帶著一股陰冷,緩緩傳出。
    “蕭炎...你跑不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