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蒼穹》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六百二十四章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03-31)      第一千六百二十三章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03-31)      第一千六百二十三章雙帝之戰(下)(03-31)     

斗破蒼穹1052 療傷

  第一千零五十二章療傷
    山澗之旁。小說盡在粘稠的鮮血灑滿周圍的亂石,濃郁的血腥味不斷的散發而出,一具具冰涼的尸體橫七豎八的倒在亂石之旁。
    這里的一切,都是顯得寂然無聲,唯有著那難以消散的血腥味久久殘留,顯示著先前此地所發生的慘烈大戰。
    這般寂靜持續了許久,方才突然被天際之邊傳來的一道道破風聲打破,片刻后,眾多白影從遠處飛掠而來,而當他們見到地面上那些尸體之后,臉色皆是猛的一變。
    一道蒼老身影緩緩的落在一塊巨石上,看其模樣,正是守在那落神口處的那名冰河谷老者。
    這位冰河谷的老者落下身來,臉色震驚的望著那滿地尸體,旋即身形一動,出現在一塊巨石后,眼睛難以置信的盯著面前的三具老者身體,半晌后,深吸了一口涼氣。
    “冰閑長老...”
    一名臉色同樣是有些蒼白的冰河谷弟子落在老者身旁,咽了一口唾沫,低聲道:“前往落神澗搜尋厄難毒女的冰河谷精銳的所有尸體都在這里。包括...包括冰符三位長老。”
    被稱為冰閑的長老聞言,眼睛不由得微微閉上,再度睜開時,已是滿眼森然:“將所有人的尸體都搬回去,我要立刻回冰河谷!”話音一落,冰閑轉身便走,臉色,顯得異常的陰森。
    那名冰河谷弟子默默的點了點頭,看了一眼面前那三具蒼老的身體,心頭不由得泛起一陣寒意,這可是三名斗宗強者啊,誰居然能有這等恐怖實力,將他們盡數擊殺?
    不過他雖然不知道兇手確切是何人,但也是能夠知道,今后的日子,這丹域,恐怕不會再平靜了,以冰河谷的實力,絕對不會坐視三名長老被殺而毫無動作!
    ....................................................
    在這些冰河谷弟子收拾殘局時,那遠離此處的落神澗深處,一個隱秘的山洞之中,蕭炎輕輕的將小醫仙放下,從納戒中取出一些月光石彈射在山洞內壁,柔和的光芒,頓時灑下,將山洞內的陰暗盡數驅逐。
    欣藍站在小醫仙身邊,見到她那蒼白的臉色。連忙從納戒中取出一些柔軟皮毛,然后鋪放在地上,輕聲道:“小醫仙姐姐,先休息一些吧。”
    小醫仙沖著她微笑著點了點頭,在那柔軟皮毛上坐下,抬起美目,望著一旁的蕭炎,似是想起了什么,突然道:“一年不到的時間,你居然也是突破到斗宗了...那你體內的魔毒斑可解決了?”
    聞言,蕭炎不由得無奈一笑,道:“現在可還不是管那魔毒斑的時候,還是先管管你自己的身體吧。”
    小醫仙玉手托著香腮,彎彎的睫毛眨了眨,因為虛弱聲音顯得很是輕柔:“我還好啊,休養一段時間就沒事了...”
    對于她的性子,蕭炎卻是極為的了解,當下也直接無視她的這話,蹲下身來,一把抓住小醫仙雪白柔荑,一縷靈魂力量小心翼翼的傳進其體內。在細細的探尋了一番后,方才緩緩收回。
    而隨著靈魂力量的收回,蕭炎有些難看,此刻小醫仙體內情況極遭,不少地方都是有著不小的傷勢,而且最令得蕭炎心頭陰沉的,是那所謂的冰尊勁,他居然未能察覺到在何處,但隱隱間,那潛藏在小醫仙體內的冰尊勁,又是在不斷的散發著冰冷溫度,逐漸的想要將小醫仙體內的血液,經脈給凝固...
    “欣藍,你知道冰河谷那冰尊勁么”蕭炎偏過頭,望向欣藍,問道。
    聞言,欣藍沉吟了一會,道:“據我所知,這冰尊勁乃是冰河谷獨有勁氣,而且唯有斗宗強者方才能夠修煉出細小的一絲,但這種冰尊勁若是與人交戰時,侵入對方體內,那卻是將會變得極為的棘手,所以不少強者與冰河谷的人交手時,都是會極度謹防他們的冰尊勁...但至于那驅逐之法,我也不太清楚...”
    蕭炎眉頭微皺,望著小醫仙那蒼白的臉色,不由得有些心痛,手掌輕輕撫過后者那一頭雪白長發。這冰尊勁必須盡早驅逐,不然的話,小醫仙的傷勢,也永遠不會痊愈。
    “這冰尊勁的確詭異,但也并非是如那冰符所說,必須由冰河谷谷主出手方才能夠驅逐。”
    再度將靈魂力量侵入小醫仙體內,蕭炎再次感受了一下那冰尊勁的特性,眼眸徐徐睜開,皺眉陷入了沉思,如此將近半個小時后,緊皺的眉頭方才略微舒展而開,手掌一揮,一個木盆便是出現在山洞中,屈指一彈,納戒中準備的一些淡水也是溢流而出,將木盆盡數灌滿。
    做完這些,蕭炎手掌一握,一團碧綠火焰涌出,屈指連彈,一株株藥材從納戒中掠出,然后竄進火焰,在迅速蒸發間,化為一些赤紅色的粉末以及液體。
    將這些粉末以及液體盡數灑進木盆中。那其中的清水頓時變幻成赤紅之色,而且在那水面上,甚至還有著水泡翻騰而起,猶如沸騰一般...
    伴隨著這些眾多粉末液體的撒進,木盆之內的清水之內,頓時充斥了熾熱的火屬性能量,這些火屬性能量濃郁,但奇異的是,卻是顯得格外的溫和。
    “欣藍,將小醫仙衣衫去了,扶她進入盆中吧...”
    待得最后一種藥材被投入盆中。蕭炎卻是突然轉過身來,淡淡的道。
    聞言,欣藍與小醫仙皆是一怔,后者那本來蒼白的臉頰,頓時涌上一抹動人的緋紅。
    欣藍目光與小醫仙交織了一下,然后她方才蓮步輕移,行至小醫仙身旁,在后者緋紅如桃花般的臉頰下,輕輕的將其衣衫褪下。
    隨著衣衫褪下,只見得那具完美如白玉般的光潔嬌軀,便是這般暴露在了冰涼的空氣之下。
    “噗通!”
    聽得那細微的入水聲,蕭炎也是輕松了一口氣,轉過身,便是見到小醫仙正蜷縮在木盆之中,只將那小腦袋給露出水面,俏美臉頰上,盡是動人羞紅。
    “吸收里面的能量,然后運轉全身每一處!可能會有些痛,但忍忍就好。”
    蕭炎輕聲道,然后十指連彈,十縷碧綠火焰突然射出,然后如碧綠水蛇般,嗤的一聲,便是竄進了木盆之內。
    “咕嚕咕嚕!
    隨著琉璃蓮心火竄進木盆,頓時那水面就猶如沸騰了一般,不斷的冒起無數的水泡,而身處其中的小醫仙,喉嚨處也是傳出一道低低悶哼,那種滾燙的感覺,讓得她如處火海般。
    “雖然會有些痛,但異火會令得藥力更完美的滲透進你體內,同時也會抑制那冰尊勁的擴散...”
    見到黛眉緊皺的小醫仙,蕭炎連忙道。
    小醫仙貝齒緊咬著紅唇,微微點了點頭,雙手在水面之下結出修煉印結,然后忍著那種滾燙之感,迅速的吸收木盆之內那濃郁的火性藥力。
    木盆之內的水面。在小醫仙的吸收下,逐漸的出現一個水旋,一縷縷赤紅色的能量,以肉眼可見般的速度,不斷的對著小醫仙體內涌去。
    而伴隨著這越來越多的赤紅色能量涌入小醫仙體內,她那蒼白的臉色,居然也是逐漸的變得紅潤,而奇異的是,在其鼻間,一邊出來的是一股冰寒至極的寒氣,而另外一邊,則是淡淡的紅色熾熱氣息,看上去分外奇異。
    “真的有效果!”
    一旁的欣藍見到這一幕,頓時驚喜的道。
    蕭炎心中也是輕松了一口氣,還好小醫仙體內的那種冰尊勁并不多,不然的話,即便他有辦法,沒有個十天半個月,怕也是無法將之清除。
    “欣藍,你對丹域比較了解,所以我想請你幫我一個忙。”見到小醫仙體內的冰尊勁逐漸被驅逐,蕭炎轉過頭,望向欣藍,沉聲道。
    “嗯,蕭炎大哥盡管說便是。”
    “你出落神澗,幫我將這些藥材收集齊全...”蕭炎從納戒中取出一張白紙,其上寫滿了一些藥材名字,這些都是為天火尊者煉制軀體所需要的材料,如今他殺了那么多冰河谷的人,想必與他們是結下了死仇,所以蕭炎必須有所準備!
    接過白紙,欣藍看了一番,不由得有些咂舌,這上面的那些藥材,有些連他都是未曾聽說過,但她依舊是點了點頭,道:“蕭炎大哥請放心,若真是湊不齊的話,我便回家族為你拿!”
    蕭炎默默點頭,屈指一彈,地妖傀閃現而出:“這一路,它會保護你,不過在出落神澗前,你最好在它身上套一些衣衫,免得惹人注意。”
    欣藍鄭重一點頭,她能夠猜到此事對蕭炎的重要性,當下也不多留,將白紙小心翼翼的收入納戒,然后便是快步行出山洞,其后,地妖傀緊隨而上。
    望著欣藍消失在洞口的身影,蕭炎也是收回目光,投向木盆中的小醫仙,眼中有著寒芒閃動,冰河谷...這事,可不會如此輕易的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