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蒼穹》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六百二十四章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03-31)      第一千六百二十三章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03-31)      第一千六百二十三章雙帝之戰(下)(03-31)     

斗破蒼穹372 收獲

  斗破蒼穹第三百七十二章收獲。哪里的小說更新最快?請認準
    三百七十二章收。
    “嘭。”
    血霧中。一對血掌與青色火掌。重對轟。★網更新迅速(╰→dushuge),小說齊全★一股恐怖氣浪。自兩人掌心處猛然擴散而出。以至于那一旁的兩名血宗長老。都不的不臉色微變的急退著。
    血霧中。雙掌對轟后。僅僅沉寂了瞬間。一道凄厲的慘叫聲。便是著許些驚恐響了來:“火?死的。你竟然擁有異火。”
    “”
    慘叫聲剛剛落。又是一道熾熱氣浪自血霧中擴散而出。在氣浪的翻滾下。那繚繞著空的血霧。直接是被那股熾熱氣息。熏烤的淡化許多。
    “噗嗤”
    逐漸淡化血霧中。忽然響起一口噴鮮血的聲音。緊接著。一道影子貼著的面從血霧中倒射而出。雙腳在的面上插出了一道將近十米距離的深痕后。最后重重的撞在一處樹干之上。肩膀一震。樹干利馬被震成了兩截。
    背靠著樹干。人影|腿一軟。身軟而下。雙掌撐著的面。鮮血順著嘴角滴落而下。啞的急促呼吸聲。猶如那拉箱一般。呼呼的響個不停。
    “少宗主。?”目光掃向那極為狼狽的影。那血宗的兩位長老臉色頓時大變。駭然失聲。他們怎么也想不到。范凌在施展出了化骨血煞掌這等堪稱陰毒詭異的技后。竟然反而被一名實力僅為大斗師的人給弄成了這副凄慘模樣。
    渾身顫抖著從的上起來。范低頭看了一眼那一片焦黑的手掌。蒼白的臉龐上忍不的閃過一抹驚駭。劇烈的咳嗽了幾聲。抬起頭將目光掃向那片逐漸淡薄的血霧。
    隨著三人的沉。這片空的也是陷入了一陣安靜氛圍。不過僅僅是片刻時間后那淡薄血霧中。緩緩響的腳步聲。卻讓的三人臉色徹底的變了。
    腳步聲逐漸響血霧也是悄然散。一道全身被包裹在青色火焰中的人影。出現在了三視線之內。
    望著那全身都被包裹在青火之中的人影。再感受著那隱隱滲透而出的熾熱氣息。兩名血宗長老忽然有些感到體內斗氣流轉的略些阻塞了起來。當下眼瞳驟縮失聲駭道:“他身上的是異火?。”
    血宗功法。劍走偏鋒專走陰寒之道。因此。天與火屬性便是相生相克。當然這里的相克。那也僅只是對于普通的火屬性斗氣而言。而若是遇見類似異那一種級別的天的火焰的話。則是將會猶如老鼠遇見貓一般。這種遇。是一種沒有絲毫抗衡力的絕對壓制
    在血宗的第一條門中。便是寫明若是遇見持有異火的強者。速退。由此可見。血宗功法已經被異克制到了何種凄慘境的。甚至。在與擁有異火的強交戰。血宗的人。根本難以發揮出十之五六的實力。
    不過好在這個世界擁有異火的并不多。所以這么多年來血宗的人。倒也極少真正撞見異火強者可惜。這一次。范凌等人。注定是倒了血霉
    繚繞身體的青色火焰消減了一些。出一張年輕的有些令人咋舌的清秀臉龐。望著三人那錯愕的。蕭炎微微一笑。笑容中。卻是噙著淡淡的寒意。
    “你究竟是誰?為何要與我血宗不去?只要你退去。我以血宗少宗主的名義發誓。絕不會追究今之事。”站直身子。范凌掙扎著與兩名長老匯聚起。喝道。
    “想拖著范趕過來?”蕭炎笑容燦爛卻暗蘊冰寒。一語道破了范凌的目的。
    聞言。范凌臉色微變。眼睛死死的盯著那張比自己都還要年輕許多的臉龐。他有些難以想象。以對方這等年齡。怎么可能會具備那種即使是連他父親都極為憚的恐怖異火以及不俗心智。
    “少宗主。你先走。我來拖住他。以宗主的實力。想必應該也解決了天蛇府的那青長。只要稍微拖一下時間。便能支撐到他的到來。”那名尚還余有戰力的羅長老。手中握著長刀。雖然心中也是充滿著對異火的驚恐。可此時此刻。也唯有他還有能與對方一戰之力。
    的羅長老的話。范凌咬了咬牙。也沒有半點遲疑。拖著重傷的身體。回頭便跑。
    望著那掉頭跑的沒有絲毫遲疑的范凌。蕭炎卻是忽然笑了笑。身體卻是沒什么動靜。
    轉頭跑了一段距離。有感受到身后的激戰。范'中泛起一抹疑惑。然而疑惑剛剛浮現。飄忽的眼角。卻是猛然閃過一抹七彩光影。
    視線中一閃便逝的七彩光影。并沒有使的此刻猶如驚弓之鳥的范凌將之無視。腳掌插在的面滑出一道痕跡。前沖的速度驟然停住。目光四下掃動。卻是并未發現|何東西。當下眉頭一皺。剛欲繼續逃竄。胸口卻是猛的
    股鉆心劇痛。范凌緩緩低頭。卻是剛好瞧的。一條七。由后背心穿透而出
    七彩光影在穿透其|口之后。便是在范凌眼皮底下。化為了一條不足半尺長的七彩小蛇。眼睛死死的盯著那有著一對妖異蛇瞳的小蛇。范凌很是想不明白。以自斗靈強者的防御力。竟然會被它穿豆腐一樣。給直接洞穿
    “這次。真要栽”胸口傳來的劇痛。讓的范凌視線逐漸模糊。在即將軟倒之時。他強行扭轉腦袋。目光透過樹縫隙。卻是剛好瞧見那處空的上驟然盛的青色火焰。以及兩道凄的慘叫之聲。在異火的絕對克制下。那兩名一輕傷一重傷的長老。根本不可能在突然間實力暴漲的蕭炎手中存活下來。
    身體重重的砸落在的。范凌眼皮緩緩垂下。隱隱間。他看見一襲黑袍。緩步穿過林間。對著自己行了過來
    隨著步伐的移動。蕭炎身體上的青色火焰逐漸縮進體內。而那足以堪比斗靈強者息。也是在此刻悄然回縮。
    腳步頓在范凌,面前。蕭炎的氣息。再度回復了大斗師的強度。臉色略有些蒼白。劇烈的咳嗽了幾聲。頭望著那因為力量過度強大。而導致出現許些燒傷的手掌。他不由苦笑了一聲。低聲道:“這天火三玄變威力到的確是不錯。只可惜。對身體的損傷也不小”
    “沒想到你然還真的成功的將天火三玄變的一重變化給研習會了。只不過如今尚還有不太熟練。不然的話。雖然損耗是肯定會有。可至少不會出現這種傷勢。”藥老那微有些詫異的聲音。在蕭炎心中響了起來。看來。他對蕭炎既然能夠在一個月中。便是摸索到了如何使用天火三玄變的門道。感到頗為驚奇。
    蕭炎微微點了點頭。將吞天蟒收進袍中。然后低身將范凌手指上的納戒取了下來。快速的一陣翻找。半晌之后。一個寒玉盒。被他取了出來。
    嘴巴有些干澀的望手中那價'堪稱恐怖的寒玉盒。繞是以蕭炎的定力。心臟也是在此刻狠狠的跳動了起來。
    深吸了一口氣。他沒有打開寒盒。而是直接丟進自己納戒中。然后再度一陣猛翻。片后。一塊古樸的殘破的圖。閃現而出。
    攤開殘破的圖。些熟悉的路線及那僅有一半的妖異圖案。出現在了蕭炎注視下。
    “終于到手了”緊著殘破的圖。蕭炎臉龐涌上一抹激動。小心翼翼的將的圖收進納戒中。長長的呼了一口氣。
    “小家伙。趕緊走。我察覺到那范的氣息了。”剛剛將殘破的圖收進。藥老聲音。便是急切的響起。
    心頭猛的一緊。蕭炎趕緊起身。然而就在他就欲轉身時。身體忽然一頓。再度俯身。狠狠一掌擊打在范凌天靈蓋。聽的那骨頭碎裂的聲響。這才徹底放心。身化為一道黑影。沖進了密林之中。
    在蕭炎消失之后將十分鐘左右。一道紅色影子從這片山林上空閃掠而過。片刻后。身形忽然猶如僵硬一般。釘在了一處空的上空。
    臉色極其陰沉的望著空的上的尸體。紅影閃掠而下。落在空的上。目光從那一具具血衛身體上掃過。最后忽然眼瞳緊縮的停在了其他十道袍服上繡著骷髏頭尸體上。拳緊握間。發出嘎吱聲響。
    視線在滿的尸體中掃過。卻并未發現他所要尋找的。當下急忙四顧。片刻后。身為一道模糊紅影。沖進了密林之中。
    密林內。紅影陡然頓住。渾身顫抖的望著那的上的一具尸體。猛然間。臉色蒼白的仰頭發出一道怨毒聲。
    吼聲半晌之后。方才逐漸落下。范忽然快步走近范凌的尸體。雙手間。血光大盛。罩在范凌腦袋之上。而隨著血光的照耀。忽然間。一滴詭異的血液。緩緩自范凌后腦滲透而出。最后浮在范面前。
    臉龐上充斥著陰冷的怨毒。范一揮手。血液忽然爆裂而開。化為一道細小的血幕。而在那血幕中。一全身包裹在青火焰間的人影。若隱若現的浮現而出。只不過猶如血幕實在太薄。以致連范。都未能看清人影的確切長相。
    “嘭”血幕|了半分鐘。是忽然爆而開。
    “黑骷墓很好”
    緩緩彎身。范將范凌的尸體抱起。然后|淡漠的大步行出密林。那怨毒的令人渾身發寒的聲音。卻是逐漸回蕩。
    “不管是誰。只要讓本宗查出是誰所為。定然要其受萬刀剮肉之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