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蒼穹》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六百二十四章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03-31)      第一千六百二十三章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03-31)      第一千六百二十三章雙帝之戰(下)(03-31)     

斗破蒼穹365 重頭戲

  斗破蒼穹第三百六十五章重頭戲。哪里的小說更新最快?請認準★網更新迅速(╰→dushuge),小說齊全★
    三百六十五章重戲。
    隨著“三千雷動”的出場。拍賣場的氣氛便是進入了最火爆的**時段。那些前方的大勢力。也終于是開始了讓無數人目瞪口呆的赤膊紅臉競價。
    “三千雷動”。并有設置最初的底價。不過在那拍賣師手中拍賣錘剛剛落下的霎那。價格便是猛然飆上了兩百萬高價。這等恐怖增速。幾乎是蕭炎自出生以來么多年。首所見。
    一擲千金。如此豪氣與氣魄。被那些勢力在這的階身法斗技的誘惑面前。展現淋漓盡致
    節節攀升的價格。將拍賣場的氣一直維持在激動嘶吼聲中。沒有片刻落下過。而在那急翻倍的天價之下。即使很多人都清楚自己已經沒有資格再打那東西的主意。可能夠親眼看般驚心動魄的金錢競爭。倒也是讓的他們感到此行不虛了。
    急速遞高的價-。在持續了將近半個小時的血淋淋爭奪下。終于是逐漸進入尾聲。而到的此時。“三千雷動”的價格。已經提升到了令人咂舌的八百二十七萬
    八百多萬等龐大巨款。是相當于加瑪帝國米特爾家族好幾年的總收入了啊。這種巨款。想必就算是在黑角域中。恐怕也沒有哪方勢力能夠毫不在意的隨意拿出來吧。
    價格到了這一的步。終于有一些較勢力開始了放棄。而隨著這般不間斷的價格淘汰下。十分鐘后。那屬于黑骷墓勢力的灰袍中年人。終于是臉色抽搐的報出了一千零二十萬天價。將整個拍賣場。震撼的鴉雀無聲。
    的階斗技千萬天價。
    寂寞無聲的拍賣場在持續了將幾分鐘后。終于是逐漸回復。一道道目光互相對視皆是被那恐怖的天價震渾身發以及熱血沸騰。一千萬啊。這種龐大數量。需要一個勢力多久的積累'
    黑骷墓竟然會下這種高價。明也讓的血宗。天蛇府等勢力極感措手不及互相面面相之后。皆是臉色難看的縮回了到口的喊價。
    血宗少宗主范眼陰冷的瞥著那灰袍上繪有骷髏頭的中年人手掌輕輕顫抖了幾|。微垂頭。眼眸閃過一抹獰笑殺意。隨著血宗。天蛇等勢力的退縮那自然是再沒有人有資格與黑骷墓相競爭。而至此。那卷的階低級的身法斗技。則是在無數人注視下。落進了黑骷墓囊中。
    “呼這才真正的廝殺啊。千萬巨款”望著緩緩落幕的殘酷競爭。蕭炎忍不住搖了搖頭。心中苦笑了一聲。旋即略感疑惑的道:“只是這種的階斗技真的能夠用金錢來衡量么?”
    “呃這話說你要煉制丹藥。的購買藥材吧?不然憑你一個人。想要收集齊那些分布在大陸各種域的奇藥。的花費多少精力與時間?比如你要煉制的靈丹。那四種材的總價便是不會低于五百萬。你不需要錢?更何況血宗這些大勢力手下養著那么多人收買人。培養強者哪樣不要錢?你是不當家不辛苦啊。”聽蕭炎這話。老頓時一滯。無奈的替這很少為錢而苦惱的溫室花朵解釋著。
    聽藥老那無奈聲。蕭炎也是笑了一聲。抬望向水晶臺上。而當瞧那滿臉紅的拍賣師忽然臉色一肅之不由的一怔。旋即低聲道:“看來壓箱底的東西。要上場了啊。”的拍賣師臉色變的有著不少。他們似乎也從此發現了什么。當下嘴中的竊竊私語自動的停止而下。一道道目。目不轉睛的等待著此次拍賣會的戲出場。
    “終于要出來了么”蒼白的臉龐上浮現一抹紅潤。血宗少宗主范凌眼睛中異芒閃爍。喃喃道。
    另外一旁的天蛇府。骷墓。也是在此刻收斂了臉龐上的一些笑容。原本懶散的目光。也是變猶如般銳利了起來。
    “”
    水晶臺上。拍賣師臉色嚴肅的拍了拍雙手。而隨著他的掌聲響起。水晶臺邊緣處。忽然發出一陣咔咔聲響。旋即一圈漆黑色的金屬柵欄。緩緩升起。最后成圓形之狀將臺子圍在其中。甚至。連水晶臺上空。也是由延伸出來的金屬條給蓋嚴實了下來。
    “呵呵。請諸位不太過在意。這只是我們為了保全拍賣品-全而使用的一點措施。”瞧那猶如囚一般的柵欄構建完畢。那拍賣師沖著場中眾人笑了笑。解釋道。
    “這囚牢是由寒鐵所鑄。即使是斗皇強者。段時間內也難以突破而出。”說著話時。拍賣師的眼睛。還意的從前方血
    蛇府等勢力的席處掃過。言語間的意思。不言而1
    對于他這特別的指明。那些勢力代表也只是淡淡笑了笑。并沒有太過在意。往年的拍賣會。出手搶奪拍賣品的事情并非是沒有出現過。所以。八扇門會如此謹慎。也是正常。否則的話。在自己的盤上被人把東西給強行奪走了。那還有什么臉面在黑角域立足?
    對于八扇門這太過謹慎的舉動。蕭炎也是怔了一下。不過緊接著便是回復了過來。在這混的黑角域中。發生任何離譜的事情。都不用感到太過驚訝。
    “嘖嘖。拍賣場中忽然多出了很多隱藏氣息。在二樓的某處。甚至有一不比海波東弱的氣息。想必那應該是八扇門的門主吧。嘿。看來他們也是很不放心啊”藥老戲的聲音。突在蕭炎心中響起。
    “呃?”聞言。蕭一愣。黑袍下的目光隱晦的從拍賣場四周的一些陰影中掃過。借助著曾經被火焰洗禮過的眼睛。夠隱隱看見其中一些漆黑的寒芒。
    “那重頭戲究竟|么東西?竟然能讓的八扇門如此慎重對待。乃至連門主都是親自出馬鎮?”蕭炎搖了搖頭。在心中錯愕的道。“呵呵。看下。想必應該不會讓人失望。”藥老笑著搖了搖頭。回道。
    微微點了點頭。蕭繼續將目光投水晶臺上。此時的那拍賣師。正小心翼翼的躬身從下方柜中取出一半尺大小的紫金盤。在那紫金盤中。一個巴掌大小的寒玉小盒。正矗于其中。
    盒子成淡白之色。然相隔甚遠。下方眾人卻依然是能夠清楚的看見那從寒玉盒上散發而出的淡淡白寒氣。這可是最上等寒玉。方才具備的寒氣保存功效。
    “是丹藥?”瞧的那小盒的體積。再的那種并不陌生的保存方式。蕭炎先是一怔。旋即眼中閃過許些震驚。價值能夠超越的階斗技的丹藥。那將會是何種品階?
    緩緩吸了一口氣。蕭炎心中清楚。那可至少是七品等級的丹藥。方才有可能啊。
    七品?。至今為止。等級的丹藥。即使是蕭炎。也從未見過。
    “果然是個好東*。只不過。感覺為什么”藥老的聲音中。多了許些凝重與一點疑惑。七品丹藥。種品階的丹藥的煉制。實在是太過困難了。要清楚。光是五品丹藥的誕生。便是能引的一小片天的的能量動蕩。而七品當年自己在煉制成功時這種丹藥時。|出現的天的異象。幾乎是猶如日來臨一般。極為可怖。
    在斗氣大陸之上。夠有資格煉制成功七品丹藥的煉藥師。幾乎是屬于鳳毛麟角般的存在。而這些人。如今無不是一代宗師之輩。
    隨著那寒玉盒的出。拍賣會前方的所有勢力。都是猛然挺直了身子。眼神中帶著不加掩飾的貪婪。死的盯著寒玉。
    沒有理會鐵牢之外的那些貪婪目光。白發拍賣師手掌略有些顫抖的將紫金盤輕放在拍賣臺。干枯的手指小心翼翼的將盒蓋掀了起來。頓時。一股金光猛然暴射而出。
    如其來的金光。直接是將整個拍賣場都照的通透了起來。一些措手不及。更是不的習慣性的閉上了雙眼。
    蕭炎并未被金光而上雙眼。他的目光透過帽檐的陰影。牢牢的鎖定在水晶臺上的那寒玉盒中。那里。一枚龍眼大小的金色丹藥。正安靜的躺于其中。丹表面極其圓潤。絲金色氣流丹藥內部流轉不定。偶爾猛然撲上。細細看上去。金色氣流居然匯聚成兩條細小的金色神龍。彼此交纏。細微的龍吟聲。過空氣的震。緩緩擴散而出。讓聞者靈魂不由自主這股威下發生顫抖。
    望著那丹氣凝成龍的丹藥內部。炎身體忍不住的有些顫抖了起來。斗篷下的臉龐。盡是難以掩飾的震撼。
    丹氣凝靈。只有七以及更高階的丹藥方才具備的異象。
    整個拍賣場。那若隱若現的龍吟聲中。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陰陽玄龍丹。?”
    寂靜之中。藥老的低自喃聲。然的在蕭'中響起。只不過。那喃喃聲中。蕭炎怎么聽都有一種到了極點的陰沉與暴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