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蒼穹》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六百二十四章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03-31)      第一千六百二十三章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03-31)      第一千六百二十三章雙帝之戰(下)(03-31)     

斗破蒼穹338 養傷

  斗破蒼穹第三百三十八章養傷
    三百三十八章養傷
    樹聳立的密林之中。閱讀最新章節請鎖定茂密的枝葉將熾熱的陽光遮掩而下★網更新迅速(╰→dushuge),小說齊全★偶爾有著一些光斑從枝葉縫隙間射將而下。星點點的照在面上。組成一幅渾然天成的光斑圖案。霎是美麗。
    叢林之中。一片安靜。偶爾有著一道悠遠且不知是何種魔獸所發的低吼聲。穿過密林阻擋。在林中徘徊不散。
    “唆”
    安靜的森林間。一處樹叢忽然一陣抖動。旋即一道黑影暴射而出。雙腳輕點一處橫移出來的樹枝。然后騰身掠上那離的米高的樹干上。鷹般銳利的目光在|方仔細掃過。松了一口氣時又有些疑惑的低聲喃喃道:“云嵐山之后的山脈。連接著魔獸山脈。|來說。現在的我。也是闖進了魔獸=脈中吧?可什么到現在卻有遇見任何魔獸阻攔?”
    “那是你袖中吞蟒的緣故”蒼老的笑聲。在蕭炎心中響起:“吞天蟒可是上古異獸。一般魔獸。嗅到它的氣味便是由心恐懼。更何況現在的吞天蟒也是有著斗王級別的實力。平凡魔獸。怎敢現身在它面前?”
    “原來是虧這小伙的福。
    ”聞言。蕭炎這才釋然。輕拍了拍袖子。笑道。
    “不過那些來追尋你的云嵐宗隊。則是沒了這般好運。在我的感知中。僅僅是這段距離。他們便是受到了不下三波魔獸的襲擊。雖然對他們并沒有造成什么傷。可追擊速度。卻是遲緩了許多。”藥老幸災樂禍的笑道。
    蕭炎冷笑了一聲。目光再度掃四周。卻依然并未發現最好的隱藏的點。當下眉頭微皺無奈的搖了搖。腳尖輕點樹。身體猶如那展開翅膀的大蝙蝠一般穿過樹枝橫布的密林。繼續朝前逃竄。并且尋找最好的避險的點。
    在滿是巨樹以魔獸的森林中。想要尋找到一個不受打擾的避險之所。無疑是有些困難。不過蕭炎也算是好運在天逐漸暗下來時。他總算是尋到了一處好的方。
    穿過一大片的'林一處寬約近十多米的險惡山澗。出現在了蕭炎視線之中。減下身速。蕭炎緩步來到山澗邊緣低頭望了一眼下面那幾乎望不見底的黑暗。再緩緩抬頭。目光在對面那陡峭的山壁上掃過。片刻后。陡然停在了一處幽幽的山洞處。這個山|離山頂足有幾十米的距離。看上去并不象是人工制作。反而更象是某種有著尖利爪牙的魔獸強行開辟出來的。
    “這個的方。倒是一個絕妙之處有霧氣遮掩。即使是天空上有人飛過。那也很難瞧出端|。”蕭炎臉帶喜色的望著那個黝黑山洞。在那陡峭山壁處。類似這種黝黑的山洞其實并不少。只不過唯有那一個山洞的位置最是絕妙站在山澗邊緣。一眼對著那處山洞望去若不是仔細看的話。還真是會被山澗深處蔓延而出淡淡薄霧給遮掩了。
    目光掃過身后。蕭炎肩膀輕抖。寬大的紫云翼頓時彈射而出。騰身一躍。身體便是跳下了=。耳邊狂吹過。雙翼振。蕭炎迅速來到那山洞之前。懸浮在前。可卻并立刻進去。這魔獸山脈危險絕倫。處處蘊著危機。若是不小心對待的話。怎么死的恐怕都不知道。
    袖袍輕抬。吞天蟒閃掠而出。蕭手指對著山洞指去。前者頓時明了。一陣嘶鳴。便是化為一道七彩閃電。徑直射進山洞。
    的吞天蟒閃進山洞。蕭炎也是忙退后了一段。然后安靜的等。
    等待僅僅維持了將近不到一分鐘。那山洞內。便是一股腥風迎面撲來。旋即巨大的黑影暴射而出。一頭長相兇惡的飛行魔獸。從中驚恐的飛掠而出。旋即發出難聽的嘶鳴聲。沖天際。最后消失在天際之邊。
    “呼好家伙。竟然是頭獅獸。這可是能與大斗師相抗衡的三階魔獸*”愕的望著那沖天而的巨大魔獸。炎搖了搖頭。苦笑道:“還好有吞天蟒所助。不然的話。憑現在我的狀態。想要將它走。恐怕的消耗好大的氣力。”
    在獅翼獸逃竄之后。吞天蟒便是從山洞內飛射而出。盤旋在蕭炎面前。對著他嘶嘶的吐著蛇信。
    抬手將吞天蟒收進袍中。蕭炎才放心的振翅飛進山洞中。腳步落在堅硬的山石上。旋臉色涌上一抹蒼白。劇烈的咳嗽了幾聲。隨著他的咳嗽身。蕭炎背后紫云翼。也是自動的化為紋身。縮回了后背。
    “果然受傷不輕啊。這才僅僅使用了幾分鐘紫而已。體內便是翻騰成這模樣。”抹去嘴角溢流而|的一絲血跡。蕭炎輕聲苦笑道。
    緩步走近這內部頗為寬敞的山洞。雖然那隱隱殘留的腥臭之味。讓蕭炎皺了皺眉頭。不過此時正面臨四面圍剿的他。自然沒多余
    來管這些小事。指輕彈。幾枚月光石從納戒中彪穩穩的落在山壁縫隙間。頓時。淡淡的毫光。便是將山洞照的通透了起來。
    望了望洞內的通明火。蕭炎再看了一眼外面已經完全黯淡下來的天色。沉吟了一會。來到洞口處。使勁將一塊大石推了過去。剛好是將洞口堵了個大半。這樣。也不至于使的這個有著燈火的洞口。在黑暗中太過顯眼。
    將這些一切做的完畢后。蕭炎這才長長的松了一氣。頓時。逃亡了將近一天的疲倦。自心底緩緩攀升而出。竟然是讓他的眼皮有些沉重了起來。“現在可不是休息的時候。”就在蕭炎忍不住要一頭栽在的面沉睡過去時。藥老的輕喝聲。忽然響起。將蕭炎嚇的一個激靈。即將疊起的眼皮。急忙睜了開來。笑了一聲。趕忙退后兩步。尋了個干凈石臺。盤腿坐了上去。
    在蕭炎坐下時。漆戒指微微顫抖。藥老那虛幻的。緩緩飄蕩而出。
    “老師”著出現藥老。蕭炎捎了捎。訕訕笑道。
    無奈的搖搖頭。老手一招。蕭炎指上的納戒。便是脫手而出。最后懸浮在藥老手掌上。
    “你先調理一下紊亂的體內。我煉一點給你療內傷的丹藥。你必須以最快的速度恢復。不然的話。實在太危險了點。”藥老靈魂力量掃過納戒中。嘴中吩咐道。
    “嗯。”點了點頭。蕭炎也不再,話。雙在身結出修煉印結。眼眸緩緩閉上。原本有些急促的呼吸。也是逐漸平穩。悠長。
    瞧這般快速便是棄雜念入修煉狀態的蕭炎。藥老略感滿意的點了點頭。屈指輕彈納戒。頓時。一株株藥材便是從中閃躍而出。最后懸浮在藥老身旁。
    “還好這小家伙著不少藥材。倒是省去了我去尋藥的麻煩”望著懸浮在身旁的那些藥材。藥老微微點了點頭。手掌一搖。頓時。森白色的火焰。瞬間騰燒而起。手指揮動。一株株藥材。被他有條不紊的迅速投進。與蕭炎以前的煉制丹藥時的手法相比。藥老那行云流水般的煉制。方才是讓的人清楚的明白。何為煉藥宗師
    月光石的淡淡光。將洞外的黑暗阻攔在門口處。安靜的洞內。唯有藥材在火焰中崩裂。方才發出細微聲洞內的兩人。分工明確的干著自己手中的事物
    安靜的修煉將近持了兩三個小時。緊閉眼眸的蕭炎。這才略微顫抖著睫毛。緩緩睜開了眼睛。經過三小時的調理。原本蒼白的臉色。也是多出了許些代表活力的紅潤。
    長長的吐出一口盤在胸口處許的悶氣。蕭炎|色越發光潤了一點。抬頭望著那早已煉制完畢。此時正站在洞口。注視著洞外動靜的藥老。輕笑道:“雖然受傷不輕。不體內紊亂的局勢。倒是被壓制了下來。老師所說不假。現在我體內氣血上浮不定。的確是實力提升的前奏。”
    藥老笑著點了點頭。轉身屈指輕彈。一枚猶如翡翠般的丹藥。對著蕭炎射將過去。后者趕一把抓住。
    “把它服下吧。這體內傷勢應該便是能夠徹底痊愈了。你前段時間所服用的那三紋青靈丹。藥效太強。你卻根本沒有完全吸收。更多的藥力反而是沉淀在體內。這般淤積下去。對身體并不好。這丹藥被我摻雜了骨靈冷火。服下后。或許會有些痛楚。不過卻能將你體內淤積的藥力蒸發出來。這一次。你便借機吸收吧。至于實力升多少。便看你自己的造化了。”藥老搖了搖頭。道:“我這段時間不在。你體內出了不少毛病。那烙毒也個狠東西。等你先將傷養好后。我再想辦法幫你解決吧。”
    的藥老這絮絮叨叨的一大段話。蕭炎心中略感暖意。微微點了點頭。有了老師在身邊。他終于是能夠放心許多。那感覺。就如同一個孩童找到了可信的依靠。人心安。
    丹藥塞進嘴中。蕭炎再度閉目。心神沉入體內。開始這一次的大突破。
    望著蕭炎閉目再度修煉。藥老也是笑著點了點頭。在洞口處坐了下來。手指隨意的刨動著那枚從蕭炎手上取下來的納戒。半晌后。手指猛然一頓。嘴中發出一道低的輕咦聲。
    “'”
    手指一彈納戒。一塊殘破的黑色玉片。忽然出現在了藥老手中。手掌緩緩的撫摸著這塊殘玉片。藥老的視線。有些|不轉睛了起來。
    這塊黑色玉片。赫是蕭炎煉藥師公會淘寶來的便宜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