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蒼穹》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六百二十四章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03-31)      第一千六百二十三章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03-31)      第一千六百二十三章雙帝之戰(下)(03-31)     

斗破蒼穹16 蕭寧

  望著緩緩行過來的少年,蕭媚幾人都是止下了腳步,嬉笑的聲音,也是逐漸的弱了許多。哪里的小說更新最快?請認準
    蕭媚身旁的幾位清秀少女,睜著大眼睛望著這位曾經被認為是家族榮耀的少年,小臉上的表情,說不出的惋惜還是其他。
    蕭媚頓在原地,心頭有些糾結,在心底,其實她也想和這位曾經讓得她傾慕不已的少年暢聊,不過,現實卻是告訴她,兩人間的差距,現在是越來越大,再將心思放在一位廢人身上,明顯是有些不智。
    彎彎的葉眉輕皺了皺,旋即舒展開來,蕭媚在心中有些無奈的暗道:“打個招呼吧,不管如何說,他也算是自己的表哥。”
    并不知曉蕭媚心中的念頭,蕭炎雙臂枕著后腦,意態懶散的行了過來。
    望著近在咫尺的蕭炎,蕭媚俏麗的小臉上剛欲露出笑容,可少年的舉動,卻讓得那抹還未完全浮現的笑容僵在了小臉上,看上去顯得有些滑稽。
    雙臂枕著后腦,蕭炎旁若無人,目不斜視的徑直從幾位少女身邊走過,沒有表現出絲毫的留戀。
    微張著紅潤小嘴望著少年的背影,蕭媚有些愕然,以她的容貌,何時受過這種待遇?心頭略微涌出一股莫名的羞怒,忍不住的喊了一聲:“蕭炎表哥。”
    腳步微微一頓,蕭炎并未轉身,淡淡的語氣,猶如陌生人間的對話:“有事?”
    平淡而生疏的語氣,讓得蕭媚一滯,吶吶的搖了搖頭:“沒…”
    蕭炎眉尖輕挑了挑,再懶得理會,搖了搖頭,繼續邁步前行。
    望著那消失在小路盡頭的背影,蕭媚有些忿忿的跺了跺小腳,旋即也是跟著同一條路走了上去。
    轉過一道彎,蕭炎抬頭望著眼前那寬敞的房間,房間的牌匾之上,繪有斗技堂三個龍飛鳳舞的血紅大字。
    聽著斗技堂中傳出來的吆喝聲,蕭炎有些意外,這里平日一般都少有人來,今日怎么如此熱鬧?
    聳了聳肩,蕭炎只是隨意的轉了轉念頭,便將之丟到了一遍,邁步進入斗技堂。
    一進斗技堂,陣陣少年少女的歡呼喝彩聲,便是滾滾的傳了過來。
    斗技堂中,分為東西兩部分,東部分是存放家族斗技之所,而西部分,卻是一個規模不小的訓練場,此時,不少人頭,正簇擁在訓練場之上,興致勃勃的望著場中比試的二人。
    “看蕭寧表哥出手的斗之氣濃度,恐怕已經有八段斗之氣了吧?”
    “嘿嘿,兩個月前,蕭寧表哥就已經晉入了八段斗之氣。”
    “雖然他有八段斗之氣,可薰兒表妹卻是九段斗之氣了,看來,蕭寧表哥想要贏,還真沒什么可能。”
    “薰兒表妹加油!”
    聽著人群中傳出的驚異喝聲,蕭炎腳步這才頓住,目光在訓練場中掃視了一圈,最后饒有興致的停在了那身著淡紫衣裙的美麗少女身上。
    “這妮子今天怎么有閑情和人比試了?”心頭嘀咕了一聲,蕭炎在大堂東面停下了腳步,隨手抽過旁邊架子上的一只黑色卷軸,然后緩緩攤開,攤開后的卷軸,背面上出現了幾個黃色大字。
    黃階中級:碎石掌!
    悠閑的靠在書架上,蕭炎一邊讀著這碎石掌的修煉之法,目光也偶爾瞟向戰況激烈的訓練場上。
    寬敞的大堂,猶如被分割成了兩個世界,西邊喧嘩不斷,東邊卻是安靜平和。
    薰兒的對手,也是一名少年,不過他的年齡,應該在十七八左右,模樣頗為英俊,和那日所見的加列奧相差無幾。
    少年名為蕭寧,是蕭家大長老的孫子,修煉天賦也是不錯,年僅十七,便已修至八段斗之氣,在家族之中,也唯有薰兒能夠壓他一頭。
    蕭炎對這位自己的表哥沒多大的印象,偶爾間見面,也是生疏的打聲招呼便各自離開,或許是因為其爺爺和自己父親間那有些不和諧的氣氛,蕭炎總能感覺到,這位表哥,似乎對自己并不太滿意,而又或許是因為前幾年自己所表現出來的頹廢的因故,所以,這位表哥,在三年中,也沒有專程來找過自己麻煩…
    淡淡的笑了笑,蕭炎甩開腦中的回憶,繼續研習著手中的碎石掌。
    訓練場之上,薰兒猶如一只淡紫蝴蝶一般,優雅而敏捷的躲開了蕭寧的迅猛攻擊,精致清雅的小臉上,始終保持著古井不波的平淡。
    小手有些無聊的卸開蕭寧的一次近身攻擊,薰兒目光隨意的在大堂內轉了一圈,片刻后,忽然猛的頓住。
    望著大堂東邊那靠著書架埋頭的少年,薰兒淡然的小臉上,露出一抹清雅柔和的淺淺笑意。
    在少女這猶如曇花一現的清雅笑容之中,附近圍觀的少年,都是不由得傻了過去。
    “薰兒表妹,小心!”就在薰兒略微分神之時,人群中忽然傳出少年的急聲。
    感受到身后兇猛襲來的勁氣,薰兒秀眉輕挑,目光卻是再度掃向書架下的少年。
    與此同時,蕭炎也是抬起了頭,望著場中忽遭偷襲的薰兒,眉頭一皺,無奈的搖了搖頭,目光中透露著隱晦的擔心。
    瞧著蕭炎眉宇間的那抹嗔怪與擔心,薰兒俏皮的眨了眨美麗的大眼睛,然后身形突然向左小小的橫踏一步,只此一步,卻是有些詭異的將蕭寧的攻擊不偏不倚的避了開去…
    腳上在移動之時,薰兒如玉般嬌嫩的小手,涌出淡淡的金芒,猶如穿花奪葉一般,透過了蕭寧雙掌的封鎖,最后輕飄飄的落在了蕭寧胸膛之上。
    腳尖在青石地板輕點,薰兒曼妙的轉了一個圓,化去反推的勁力,淡淡的望著那急退了十多步,最后一腳跨出訓練場的蕭寧。
    瞧著一掌擊敗蕭寧的薰兒,訓練場周圍微微一靜,旋即猛的響起了贊嘆的喝彩聲。
    “呵呵,薰兒表妹不愧是家族中年輕一輩的第一人,真是越來越強了。”被薰兒打落下臺,蕭寧卻依舊滿臉和煦的笑容,走上前來,微笑著柔聲道。
    定定的望著面前那美麗如青蓮的少女,蕭寧眼瞳中的愛慕,幾乎難以掩飾。
    雖然名位表兄妹,不過蕭寧卻是知道,家族之中,大多人都并未擁有近親血統,而蕭薰兒,與他更是沒有絲毫的血緣關系。
    似是沒有感受到蕭寧那熾熱的目光,薰兒禮貌卻又生疏的微微搖頭,輕聲道:“蕭寧表哥謙讓了。”說完,不待蕭寧繼續套近乎,便是對著大堂東部那埋頭于卷軸中的少年笑吟吟的行去。
    作為大堂中的焦點,薰兒的舉動自然是被所有人察覺,一雙雙目光,順著薰兒的路線前行,最后停留在了書架下的少年身上。
    對于滿訓練場那滾燙的目光,少年恍如未聞,依舊沉醉著自己的世界之中。